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呵呵,林逸同学你可能不太清楚,我教务处肩负整个学院的考评权责,为保公平公正,一切都只能靠实打实的证据说话,至于所谓的常识推理?不好意思,常识也是会出错的。”

唐治远似笑非笑的看着林逸,纯粹就像在看一个笑话。

程序正义,只要搬出这套说辞,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哪怕之后林逸真的拿出吕人王尸体,也无法因此攻讦于他,落在外人眼里反而还要评价一句他办事较真。

林逸不由失语,无论对方是不是故意为难自己,这一手确实打中了他的软肋。

吕人王如今已是他的盟友,此刻应该已经蛰伏起来疗伤自愈了,上哪儿找他的尸体?

“没话说了?那就请回吧。”

唐治远嘴角勾起了一个得意的弧度,转身背手而去,走了两步忽然停住:“哦对,按照规定你还有一次补考机会,这次可别玩砸了,该有什么证据就把什么证据带回来,别总想着能够蒙混过关,我江海学院可容不下歪风陋习。”

说罢哼着小曲扬长而去。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陪在一旁的前台学姐尴尬的笑了笑:“林逸学弟你不用太泄气,直播我看了,你的实力很强,虽然一般来说补考难度会大一些,但你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好好准备吧。”

“多谢学姐。”

林逸想了想问道:“以学姐你的经验,其他人像我这种情况一般会是什么评价,也是不合格吗?”

前台学姐左右看了看,小声道:“这种情况其实很多,以往都没问题的,这一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你闹的动静比较大,唐主任想抓一个典型吧,说实话挺倒霉的。”

林逸顺势又问道:“他一直都这么严格?”

前台学姐眨眨眼睛:“那也不是,唐主任在我们教务处内部的风评,一直都是五个字,对上不对下。”

“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一直都只对上级那些顶层领导负责,我们这些下面的人,他基本不会跟我们说话,就算有工作上的事情,也都是让我们自己处理,一般不太管的。”

前台学姐说起来还有些难为情,林逸这事儿她要是刚才自己处理了,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样的话她就属于越权,上头不追究还好,一旦追究起来,少说也得是一次记大过处分。

听话听音,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逸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明摆着是幕后有人给这位唐主任打招呼了,说白了就是不想让自己轻松过关。

更大的可能性是人家已经安排好了更凶的杀招,就等着自己补考呢。

真要是如此,林逸还真有点头大。

他能摆平吕人王,一部分靠强大的个人实力,让对方认可了他有说话的资格,另一部分其实是靠着不为人知的嘴炮,否则真要是玩命死磕,他能不能活下来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万一人家吃一堑长一智,在补考阶段安排一个加强版的吕人王,咋整?

另一边,唐治远神色轻松的回到自己办公室,迫不及待拨出一个电话:“李总,林逸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我进贵集团董事会的事您看?”

“放心,只要让我那侄子高兴了,一个董事而已,少不了你的。”

“那我可就等着您的好消息了。”

唐治远一脸喜色。

李氏集团背靠城主府这棵参天大树,如今乃是江海首屈一指的商业巨无霸,单论江海本地份额,连中心集团那样的过江龙都逊色三分。

一旦进入董事会,单单每年的分红就是天文数字,他可是眼馋很多年了。

只可惜那是真正的权贵俱乐部,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其中学院高层虽然不少,可放眼整个教务处也就教务处长和两位实权副处长有这个资格。

不过从今往后,名单上就要多写一个他唐治远的大名了,这可是人生巅峰啊!

“林逸啊林逸,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正当唐治远得意的哼着小曲之时,电话忽然响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微微一变。

江海天驰飞梭集团总裁,沈天阳。

唐治远连忙接起电话:“喂?沈总,您可真是稀客啊,好久没有联系了,您是想了解一下令公子沈一凡的情况吗?放心放心,我都盯着呢,令公子底蕴深厚,一点小任务难不住他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豪的中年声音:“唐主任,我儿子随便他折腾,我不关心,我这次打电话来就是想问下林逸的事情,直播我看了,这个年轻人可了不得啊,怎么我听说他评测没过关?”

“这个……学院有学院的规矩,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

唐治远尴尬不已,沈天阳可不是普通的学生家长,白手起家一手创建其偌大的天驰飞梭集团,这人在整个江海都是数得上名号的。

之前为了给家里亲戚安排工作,他没少上门舔人家。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再说了规矩又不是教条,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就去卡人家一个孩子,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是是,我们这边也还在研究,不会故意为难他的。”

说了一通场面话,好不容易将沈天阳敷衍过去,没等唐治远松一口气,又一个电话进来。

江海卓越传媒集团总裁,卓宏兴。

唐治远一愣,这位份量丝毫不比沈天阳差,麾下乃是无可争议传媒巨无霸,他小小一个教务处办公室主任,平常跟人连句话都说不上,今儿是吹的哪门子风?

收拾心情接通电话,结果没等他好好寒暄两句,人家开门见山就提了一个名字,林逸。

唐治远已经懵了,沈天阳替林逸出头还勉强可以理解,毕竟他儿子跟林逸是室友兄弟,这卓家跟林逸八竿子也打不着吧,怎么也来替林逸说话?

关键对方掌控着舆论平台,唐治远还真不敢有半点得罪,万一惹到人家,别人甚至都不需要怎么刻意构陷,只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某些负面消息传播不予管控,就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