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那还不错,也就是你跟他大致旗鼓相当?”

林逸松了口气,这样至少不会随随便便就真成了炮灰。

结果韩起撇了撇嘴:“你少美了,实话跟你说了吧,剩下绝大数都是骑墙派,掌握在我手里的只有不到百分之十,就这都还不完全是死忠,随时可能有人反水,要不然我会饥不择食的来拉你一个外人?”

“那岂不是毫无胜算?”

林逸无奈扶额,这种时候为求自保上船不是不可以,但总得上一条像样的吧,上这么一条快要沉底的沉船算个什么鬼……

“胜算这种东西不是算出来的,是靠拳头打出来的,不到最后,谁知道谁赢谁输?”

韩起抬眼看着林逸道:“以你的处境,除非找到更大的靠山替你强出头,否则风纪会这一关你必须得搭上一边,而除了我之外,你无论搭哪一边最后都可能被卖给姬迟,卖给姬迟就是卖给姜子衡,好好考虑一下?”

“那我还考虑什么……就跟你干了。”

林逸果断下定决心,一方面是真没有别的选择,另一方面,面前这个假小孩行事看似天马行空不太着调,可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狠角色。

以他的经验,在这种狠角色身上押注,赔本的可能性极低。

韩起大喜:“好,我果然没看错人,以后你就是我麾下直属暗部督察队的一员了。”

“暗部督察队?”

“风纪会主要分三块,一是明面上的督察队,编制了数量最多的督察员,刚死的那俩就是,负责监察整个校园内外,算是风纪会最核心的势力,如今主要掌控在姬迟的手里。”

“二是内务处,负责整个风纪会的内部架构运转,掌握了最主要的财权和人事权,这部分山头派系林立,姬迟虽然没有完全掌控局面,但拉拢了不少盟友,影响力不算小。”

“最后就是暗部督察队,专责监督风纪会内部,这部分人数最少,但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且对内有着极大的权限,归我直属领导。”

林逸听完眼睛一亮:“这么说起来,局势也没那么糟糕啊?”

“是没那么糟,但是,也许比你想象中还糟。”

韩起说完就开始赶人:“行了你先走吧,以后有事我自会找人叫你,记住了,暗部督察队的身份不能随意暴露给外人知道,真有必要的时候,才能亮明身份。”

林逸愕然:“我怎么亮明身份?连个证件都没有?”

“不是给你了么?那指尖陀螺就是,所以别没事拿出来玩,分分钟暴露。”

林逸听得一头黑线,谁特么跟你小孩一个样,一天到晚玩陀螺。

不过事情到此总算告了一段落,接下来且不说姜子衡那边会怎么反应,至少风纪会这边应该会稍微消停一下了。

哪怕只是为了展示实力,这位前任会长也必须将事情压下来,至少绝不能波及到自己头上。

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那还玩个屁啊。

从鲜为人知的分部出来,林逸给王诗情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那边小丫头当场乐得人仰马翻,而至于唐韵,听到林逸的声音后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出来了就出来了呗,有什么好一惊一乍的。”

结果被王诗情无情戳穿:“唐韵姐姐,你自己可是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比我还紧张呢。”

“我……我那是给家里报平安,跟他有什么关系!”

唐韵红着脸一把抢过电话挂掉。

听着电话那头的盲音,林逸会心一笑,唐韵果然还是那个唐韵,连个瞎话都不会说,神特么打十几个电话给家里报平安,你家又不是住在火星……

回到宿舍,发现除了沈一凡之外,又多了两人。

其中一人身高超过两米,肤色黝黑,体型雄壮如牛,看到林逸推门进来瓮声瓮气的主动自我介绍:“我叫严中原。”

另外一人相貌则要平易近人得多,圆圆乎乎跟个弥勒佛似的,笑起来憨态可掬:“我叫孙布衣。”

林逸连忙笑着跟二人打招呼,彼此都是年轻人,性格也都不错,日后又是室友,几句话下来便打成了一片。

“另外还有两人呢?还没到吗?”

沈一凡笑着解释道:“我之前问过咱们辅导员了,那两位其实老早就来报到了,但因为是特招进来的专项人才,平常都泡在研究所,在咱们这儿只是挂个名而已,一般见不到的。”

林逸一愣:“特招生?咱们学校还有这个?”

“当然有了,我听说特招生待遇可比咱们好多了,不仅不用交学费,学校反而每月都要给他们大把的补贴,光是初始学分点就天差地别,我们一人一百点,他们至少五百点起步!”

“行啦行啦,你们流口水也没用,特招资格可不是那么好拿的!那全是千万中无一的超级天才,没个钻石级宗师的牌子在手,根本连报名参加特招考试的资格都没有。”

林逸闻言不由暗道失策,早知道就参加特招了。

钻石级宗师的牌子对别人来说难如登天,可是他有啊,而且还不是一个。

四个新室友首次聚齐,自然是要出去戳上一顿,鉴于学分点太过宝贵,而校内用灵玉结算又实在是太坑,在沈一凡提议下定在了离学校不远的一家特色酒楼。

中心酒楼。

看着那闪烁的四个招牌大字,林逸一阵无语。

不得不说中心这帮人是真会做生意,关键无论插手什么行当还都能弄得有声有色,这一点不服不行。

作为地主的沈一凡带头走在前面:“哥几个快点,这里我来吃过两次,招牌菜那可真是一绝,在别的地方根本吃不到的!”

身后林逸三人纷纷来了兴致。

出示过贵宾卡,沈一凡带着三人来到一处雅间,还别说,地方虽然不大,但内部氛围确实相当可以。

等到菜品一端上来,更是令四人赞不绝口。

一脸憨厚的孙布衣连自己舌头都快咬掉了,连连赞道:“可以可以!不瞒哥几个,我这人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爱好,平生就只爱一件事,吃!”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沈一凡笑道:“这么说老孙的志向是美食家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