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老妇人马上表态:“有法子就行,无论任何代价,只要我们凌家拿得出来,就绝无二话!”

“老夫人真是痛快人!那晚辈就不客气了!”

欧阳家主辈分上低了凌盈盈祖母一辈,所以自称晚辈,客气的拱手一礼,然后是毫不客气的狮子大开口,索要了一笔巨大的酬劳。

“老夫人,晚辈不是白要凌家的东西,最后拯救凌兄的方法,就是以我的神识为引,去接触凌兄的元神,这其中的凶险不必多说,稍有不慎,我们俩都会没命。”

“即便一切顺利,晚辈需要消耗的神识也会相当恐怖,而且不是短时间就能恢复的量!搞不好还会伤了我自己的元神根基,如此冒险,也就是凌兄了,换了旁人,哪有资格让我冒险?”

好处要了,欧阳家主自然要哔哔哔的说一堆这好处物有所值。

“老身明白,辛苦欧阳家主了!”

老妇人没什么情绪波动,正常的说了一句,就抬手请欧阳家主出手救治。

“应该的!不过晚辈事先说明,即便是拼着损耗元神,此事也未必能成,若是事有不协,还请老夫人莫要责怪晚辈。”

欧阳家族动手之前先给自己留了条退路,免得失败之后说不过去。

本来嘛,都是已经被放弃的人了,能有一线机会就很不错了,真要救不回来也是天意,不能怪出手施救的人!

“不会不会!请欧阳家主放心出手,一切听天由命!”

老妇人连忙承诺道。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欧阳家主心中一定,当即开始动手施救:“面对疾风吧……嘿哈!”

反正就是,装模作样咔咔的一顿操作猛如虎,然后把自己整的很虚弱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欧阳家主尽力了,绝对没有划水摸鱼。

不过,这一番操作之后,床上躺着的中年男子的脸上真的多了些血色,确实要比之前好了不少!

虽然,他的眼睛依然是闭着的,但是看起来整个人明显是多了许多的神采。

“幸不辱命,已经完成了!”

欧阳家主深吸了一口气,一副很虚脱但是很满意的样子,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压根不存在的汗水:“接下来,凌家主只需要好好调养,应该就能慢慢痊愈了!时间方面,我估计大约需要两三个月吧,老夫人你们也不用太着急!”

“啊,那真是太好了,天见可怜啊!”

老妇人此刻也是激动不已,双手合十,对着欧阳家主不住的作揖:“多谢欧阳家主仗义出手,我们凌家都记在心里了!”

凌盈盈的大哥此时也是一脸的傲然,有些得意的看着不远处的凌盈盈。

毕竟欧阳家主是他请来的,可比凌盈盈那两个江湖术士强多了。

凌盈盈虽然也很高兴,但是心中却有些叹息,白白折腾了司马逸一行人这么一趟!

“也是凌家主他运气好啊,有老夫人如此疼爱他!”

欧阳家主呵呵一笑,继续假装虚弱的擦拭着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表示他治疗很辛苦。

老夫人那是人老成精,顿时心中明了,赶紧回身吩咐道:“彬小子,你要好好感谢欧阳家主!这次多亏了他,你父亲才能救回来!欧阳家主有任何需要,都尽力满足。”

彬小子就是凌盈盈的大哥,大名叫凌彬彬。

凌彬彬躬身领命,然后对欧阳家主感激道:“欧阳家主辛苦了,家父此次能够康复,全是靠着欧阳家主仗义出手!凌盈盈,你还不快来谢过欧阳家主!”

凌盈盈虽然和大哥有些不对付,对于刚才的事情也略有不满,但父亲确实在欧阳家主的治疗下有所好转!

她不是不懂事的小女孩,当即顺从的向欧阳家主行礼道谢。

“免礼免礼,都是

老夫分所应当的事情,老实说,老夫没做之前也没有太大把握,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凌家主此刻能好转,说明他命不该绝啊!”

欧阳家主一挥手,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心里却想着你们都别哔哔了,赶紧把说好的酬劳拿出来!

光这么口头上道谢,老子又不会多块肉。

结果欧阳家主正这么想着呢,床上躺着的凌盈盈父亲忽然浑身抽搐起来!

一瞬间,他的胸口猛然鼓胀,嘴巴一张,竟是飙出一口黑红色的鲜血。

原本已经恢复了些血色的脸上顿时惨白如纸,整个人的气息也是一下子就虚弱到谷底,竟是有随时嗝屁的可能。

“父亲!”

凌彬彬和凌盈盈两兄妹大吃一惊,齐齐扑到床边,想要抓住他们父亲的手,却又怕影响到他的情况,一时间都有些手足无措。

老夫人毕竟是多吃了几十年饭,心中即便惊慌,也能稳住情绪,忍着手上的颤抖问道:“欧阳家主,这是怎么回事?我儿刚才不是有所好转了么?为什么会突然急转直下?还是说这本就是康复所需要经历的一道关口?”

欧阳家主也是有些懵逼,他之前都以为治疗有效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

莫非刚才的好转,是回光返照?

“老夫人,凌兄的情况看来比晚辈想象的还要严重许多,是晚辈低估了其中的难度!”

欧阳家主也是个老狐狸,面上丝毫没有露怯,挤出满脸沉重的模样:“本就是尽人事听天命,本以为能抢救回凌兄的性命,如今看来是老夫失算了!真是很对不起!”

欧阳家主不承认自己有什么失误,只说凌盈盈父亲已经病入膏肓救不回来了。

言下之意就是,人死了也不关他的事情,他已经尽力救人了,救不回来是病人该死!

“欧阳家主,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有没有办法再救一下我儿?”

老夫人袖中隐藏的手抖得厉害,全然不是面上那般沉稳的模样,老太太看着欧阳家主的眼神中都带着些哀求。

这是唯一的希望,她只能尽量抓住!

欧阳家主却是断然摇头,长叹一声道:“老夫人节哀,正所谓药医不死病,如今凌兄已经是到了药石无医的地步,再做什么都是增加他的痛苦……还是好好安排凌兄的后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