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司马逸,你不要太过分了!老夫亲自前来和你话,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你还想怎么的?还要蹬鼻子上脸了?”

院长老头心里的怨气很重,他巴巴跑过来,坐都没得坐,茶水也没得喝一口,就被连着往外赶。

土人都有三分火气,何况是他也有土属性!

结果他话一出口,林逸还没表示,旁边的花飒却直接炸了!

“你谁蹬鼻子上脸啊?你个老不要脸的才蹬鼻子上脸!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还敢冒犯司马会长?!”

花飒是看出便宜了,这时候出头帮林逸话必然能刷一波存在感和好感,还能顺便打击打击这个老对头:“你们盟立院很金贵么?请司马会长去当导师好像还是司马会长求着你一般?想多了吧,什么玩意儿!”

连这么天才的人你们都敢往外推,真是有眼无珠之极!

实话,花飒现在是很高兴的,甚至想谢谢盟立院的有眼无珠,才把林逸给赶了出来!

要不然,盟立院的崛起还有谁能抵挡?

他也没机会邀请林逸成为扶摇炼丹院的荣誉会长了!

“你知不知道,我们扶摇炼丹院已经邀请司马会长担任荣誉院长了!请司马会长授课,还需要提前预约,你们算什么玩意?一句话就想让司马会长回去给你们当导师?都咋想的啊?!”

花飒一边一边暗中观察林逸的表情,见对方没有反对的意思,心下顿时大定:“就冲你这种冒犯司马会长的言行,信不信以后炼丹协会一颗丹药都不给你们盟立院了?”

他是炼丹协会的荣誉副会长,确实有这方面的建议权,只要不是太大的事情欧阳常青也会给面子。

但今天这事情有点大,成不成可不是花飒了算。

毕竟,盟立院也有自身的关系网。

缺一半丹药配额还好,但是一颗都不给,估计直接会反弹了!

但,别忘了,花飒不是一个人!

加上林逸这位炼丹二部的会长,那盟立院真就有可能颗粒无收了!

盟立院得罪林逸,林逸不给丹药,完全得过去嘛……

找谁都没有,反弹死也没有用。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院长老头登时有点傻眼。

他完全没有想到,林逸居然会成为扶摇炼丹院的荣誉院长,还要预约才会去那边上课。

花飒是什么人,院长老头最清楚不过了,无利不起早有点过了,但绝对是精明之极的老狐狸,怎么可能会无的放矢?

对方这么看中林逸,肯定有道理啊!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院长老头也不傻,一下子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因此而开始反思自身……

是不是,他真的对林逸有什么误解?

“司马逸……老夫问你一句话,还望你能如实作答!你当初进入盟立院,是不是走后门搞的幕后交易?”

追本溯源,一切都是从林逸进入院的第一天开始,院长老头看林逸实力低微,认定了对方是走后门进来的关系户!

由此,就走上了针对林逸的不归路!

所以,回过头来,院长老头觉得有必要搞清楚这一点。

林逸再怎么走后门,也不可能直接成为两个协会的会长吧?

再怎么走后门,也不可能让花飒聘请为扶摇院的荣誉院长吧?

这得多大的门子啊!

“这个我可以回答你,我是凭实力登上的榜首!若是有黑幕,那些新晋导师岂会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认为我在武盟可以一手遮天么?”

事关声誉,林逸也就如实回答了一句。

不过,院长老头连这点都想不明白,真是枉为盟立院的院长啊!

一旁的花飒听后,也是冷笑不屑:“你真是越老越糊涂,看看司马会长的能力天赋,人家还需要走后门吗?武盟全力栽培的人才,却被你弃之如敝履,简直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这……

院长老头满头冷汗,一时间犹如醍醐灌顶,顿时恍然。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确实是他之前一叶障目,钻进牛角尖出不来了!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他误解了!

可为什么当初就看不明白呢?

若林逸真是个走后门进来的水货,秦梦真这位高傲的公主会屈尊拜其为师?

马辟京和屠阁厦会甘心转投其门下?

他们又能因为林逸,而义无反顾的退?

连那几个小家伙都能看明白的事情,他这个堂堂盟立院院长,却看不明白,真是可笑!

确实可笑!

“是老夫错了!老夫一直都错了!有眼无珠的就是老夫啊!”

长长的叹了口气,院长老头脸色落寞。

不过,他为人虽然古板,却也能勇于认错:“司马会长,老夫向你道歉,之前一直都误会了你!实在是对不起!”

“这是真心诚意的道歉,并非是我为了丹药配额的敷衍!当然了,丹药配额的事情,老夫依然要拜求司马会长成全!”

院长老头姿态彻底放低,真的摆出了求人办事的谦卑样:“除此之外,老夫想邀请司马会长回盟立院,担任院副院长一职,不是虚衔!”

“我们盟立院,需要你这样的俊杰来振兴,这是老夫的真心话,还请司马会长能好好考虑,并相信老夫的诚意!”

“啥玩意啊就诚意了!区区一个副院长,还得为你们盟立院卖苦力,哪有我们扶摇炼丹院的荣誉院长来得清贵?!”

花飒听后顿时很不满。

他就觉得林逸的才能应该来他们扶摇炼丹院才是最合适的,去盟立院有毛用啊!

难道盟立院也想转型炼丹么?

“一个副院长的职位,就想把司马会长带去你们盟立院,然后还想弄到丹药配额,你这老头不要脸的功夫可是越发精深了啊!”

“你闭嘴!别在这里随便打岔!”

院长老头心里那叫一个火大,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个老几把灯的事儿:“司马逸,你本就是我们盟立院的导师,只是因为一些误会才暂时停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