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悬疑 > 青龙图腾最新章节 > 第67章 孝敬
于阗王愣了,莎达丽公主也愣了,娇美容颜瞬间惨白。

“是吗,”皇帝欣然问:“伏闍雄?”

于阗王虽然胖,却是个思维和反应都很快的胖子,短短瞬间的错愕后立刻心一横,高声道:“是的,伟大的陛下!我愿将女儿敬献给您,以示于阗永世归顺大唐之心!”

皇帝朗声大笑,上前亲手把于阗王扶了起来。

莎达丽泪水在眼眶里转,却硬忍住了没掉下来,细弱蚊蚋地唤了声阿爸。紧接着她回头望向单超,烛火中一双眼眸灿如明珠,泪水终于从柔嫩的脸颊上滚落。

单超波澜不惊地与她对视,然后收回了目光。

·

“皇帝都近天命之年了,竟然还主动开口要芳龄二八的于阗公主,真是……”

宫宴结束之后,群臣纷纷散去,谢云和杨妙容并肩穿过了广阔的长乐宫广场。

前面提着宫灯引路的侍女离得较远,加之风寒露重,并不能听清杨妙容的喟叹。谢云环顾周围没人,才道:“天后如今懒得对付小姑娘了,嫁给皇帝比嫁给我们那位太子幸运得多,你少说两句罢。”

杨妙容奇道:“当太子良娣有什么不好?”

她半天没等来回答,抬头一看,只见昏暗中谢云的脸色有点微妙。

“……哎,怎么不说了?”

“太子殿下身有弱疾,近年来每每咳血,圣上几次意欲禅位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不能行的。前两年圣上去东都,令太子在长安监国,结果所有大小政事全被交给了东宫心腹戴至德、张文瓘,太子竟然完全不过问……”

杨妙容打断谢云:“你的意思是嫁给太子可能会当寡妇?”

“可能会……”谢云顿了顿,说:“守活寡。”

杨妙容的脸色登时十分古怪。

“太子妃裴氏嫁去东宫两年无所出,宫中便传言太子不能人事。圣上听后也生出了疑窦,前不久才赐给太子八名宫女,就是想看看传言是不是真的……”谢云收敛了话音。

“但即便太子身体不好,也比嫁皇帝好啊!”杨妙容唏嘘道:“皇帝的年纪跟于阗国王都差不多了,太子的弱疾能调养好,皇帝的年纪又不能时光倒流!”

谢云原本心事重重,听了这话也不由觉得好笑,顺手戳了戳她的头:“你也读过书,难道不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四海之内皆为王臣?九五至尊生杀予夺,想要什么人不是手到擒来,哪有反抗的余地?即便身份尊贵如属国公主,一旦面对皇命……”

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话音登时一顿。

“我白感叹一句罢了,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呢。”杨妙容笑道,不经意间回过头,突然诧异道:“你怎么了?”

只见谢云的脸色非常难看,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沉浸在某种思绪里,杨妙容又唤了他两声,他才骤然回过神。

“没什么,”谢云淡淡道,“想起来以后……一些事情。”

杨妙容认识谢云半年多,还从没见到他这样的神色,当即还忍不住要问一句时,突然前面引路的宫人脚步停了。

一个高大俊朗的身影站在路边,转过身来微笑道:“谢统领,杨姑娘。”

杨妙容猝然止步,只见月光下那散发着无形压迫感的,赫然是刚才在席上向她遥遥敬酒的单超!

谢云冷冷道:“你干什么?”

杨妙容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觉得谢云全身肌肉似乎都绷紧了,脊背甚至凸出了非常凛冽的线条。

如果这感觉没错的话,那应该是见到了深为忌惮的宿敌才会有的表现,然而单超却表现得彬彬有礼甚至很有风度:

“回京后还没正式登门拜访,因此特来拜见,请师父和……未来的师娘恕罪。”

说着他竟然真的一俯身,行了个礼。

谢云没答言,单超也没起身。

周围鸦雀无声,空气似乎都凝结住了,令人连呼吸都困难。

杨妙容看看单超又看看谢云,感觉十分无措,半晌小心翼翼道:“忠武将军……不必如此多礼,快请起身吧。”

单超从善如流地直起身,那张英俊的面孔上竟然带着微微的笑容——他剑眉星目,神色冷硬时令人心生畏惧;但只要稍微有一点缓和,就显得非常有男性魅力,让人很容易生出无限的好感来。

“夜深露重,我就不打扰了,请师父师娘回府路上小心。”

杨妙容目光微斜,谢云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寒冰似的面颊纹丝不动。她只得颔首笑道:“外子多饮了两杯,就不留将军说话了……将军请先回吧。”

单超理解地点点头,欠身微笑而去。

“谢云?”杨妙容担忧地轻声道。

谢云肩并一松,沙哑地、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在夜色中凝聚成转瞬即逝的白雾。

“走吧,”他沙哑道。

·

从长乐宫二层高台向下望去,清瘦俏丽的女子背影挽住了谢云的手,夜风拂起两人的衣裾,在一柄宫灯的引领下,缓缓穿过广场,隐没在了宫门外深沉的夜色中。

武后收回目光,只听身后心腹侍女颤抖着低声道:

“太子说:那相见恨晚四字,杨姑娘该不能否认了吧?杨姑娘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有些伤心,两人站在梅园里相对无话……”

武后从鼻腔里冷冷地笑了一声。

侍女吓得不敢言语,只觉寒风直往自己脖颈里灌,令她骤然打了个寒颤,良久才听武后慢条斯理道:“谢云这眼光……也真是够呛。”

“谢、谢统领久居北衙,成天面对的都是男子,对女人看走眼了也是有的……”

“挑男人他的眼光也一般得很。”

侍女登时不敢说话了,只见武后淡淡地挥了挥手,吩咐道:“去把我妆奁下那个朱漆洒金雕凤凰的匣子拿来。”

侍女连忙应声,疾步去了。过了一会儿再登上高台,双手奉上那只精致绝伦的妆匣,武后不知在哪里按了一下,机括便弹出最底下的一个夹层。

那夹层中垫着丝绒,上面赫然放着一红一黑两个小拇指肚大的蜡丸。

“八年前谢云在奉高行宫养伤,明崇俨照料了他整整一个冬天。后来明崇俨回京,本宫召见他,问他以后到底打算效忠于谁,圣上、本宫还是四圣世族?他就将这两枚作用完全相反的丹药献了上来,以示他的忠心。”

武后取出那枚红色蜡丸,转手递给了侍女。

“原本是打算用来对付另一个人的……如今却不得不提前用了。”

侍女战战兢兢接过,只听武后道:“你拿去给内侍省黄子源,让他交给专门为东宫寝殿进献香料的宫人,他知道该怎么做。”

侍女强压下内心的惊恐,躬身应了声是。

·

翌日,禁军统领府。

昨夜回府已近三更,杨妙容十分困倦,就径自去睡了。第二天醒来听下人汇报,才知道谢云洗漱后又一个人在庭院中坐了大半夜,自斟自饮、沉默不语,直到很晚才歇下。

明明是不相干的两件事,杨妙容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昨夜那个在月光下转身离去的男人,以及他临走前似乎十分温文有礼的微笑——她下意识摇了摇头,说:“知道了。”

紧接着她又思忖片刻,吩咐管事娘子:“去请个太医过府为谢统领把脉——不,就说是我身子不爽利,别说是来看谢统领的,也别惊动了旁人。”

管事娘子内心不由对这个未过门的夫人刮目相看,连忙应声退下。

此刻杨妙容还只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已,结果她洗漱完,前去花厅用早膳,刚进门就迎来了今天的第一发晴天霹雳——

花厅里恭恭敬敬跪着一排下人,全是陌生面孔,看样子都不是谢府的。

这些下人动作整齐划一,所有人双手高举乌木描金捧盘,盘子里各色黄金宝石、珍珠翡翠、玩器字画应有尽有,将原本就已经十分尊贵清雅的谢府花厅更映照得珠光宝气,简直耀得人睁不开眼。

杨妙容早已在谢府内库中见惯了珍宝,此刻也不禁目瞪口呆,满头雾水愣在了原地:“这是——”

管家正满面焦急地跟来人商量着什么,一见杨妙容,登时如同见到了救星,忙扑过来行礼:“杨姑娘!姑娘来得正好,隔壁忠武将军府上一大清早送过来这些东西,非要我们先挑,您说这简直是……”

大半年前,谢府中管事的贴身侍女锦心离府去了北衙,新提拔上来的管家就有些不老练,情急之下连话都说不明白。杨妙容颇感无奈,正想令他歇口气慢慢说,便只听身后传来一声疲惫的:“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一回头,谢云正跨过门槛,长发随意在身侧一束,脸色有一点宿醉后的倦意。

刚才跟管家说话的那中年人眼前一亮,连忙上前深深施礼,神态极其恭敬:“请谢统领安!可算是见着您了!——小的是忠武将军府上二管事,鄙姓陈;今早鄙府承蒙天皇天后厚恩,接到了宫中赐下的诸多田地财物。将军看过后便说,自己行军打仗,如何用得上这许多家产?就令我们送来贵府请谢统领先挑,权当是弥补将军这些年远离长安,无法在您跟前伺候的缺憾——您看!”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陈二管家在众人悚然的目光中一转身,从身侧一名下人手上接过一个蒙着红绸布的捧盘,笑容满面掀开。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暗暗响起,只见那捧盘中赫然是厚厚满堆文书,全是土地田契!

谢云没有发话,也没有动。

如果说昨晚他的脸色只是阴晴不定的话,那么此刻就真的一丝晴都找不到了。他就像是一尊毫无瑕疵而又极度阴郁的雕像,甚至连眉角眼梢的弧度,和长长覆盖下来的睫毛,都无法掩盖眼底令人畏惧的寒意。

“你们将军吩咐,”他从齿缝间一字字缓慢而清晰地说,“让我先挑?”

陈二管家缩了缩脖子,胖脸上堆出了满面笑容:“是是是,没错儿!——将军说请随意挑拣,只要能稍微称您心意,即便全留在谢府也无妨,反正都是一样的!您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