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悬疑 > 青龙图腾最新章节 > 第45章 降禅
翌日,正月初三。

奉高县城门轰然大开,圣驾缓缓驶出官道。

明黄仪仗一路蜿蜒直上社首山巅,巍峨门楼高达十丈,降禅坛高耸入云,九十九层汉白玉阶一眼望不见尽头。

文武百官齐齐俯身,帝后二人在太子恭送下登上门楼,既而整装等待吉时,预备向降禅坛顶端进发。

门楼下。

百官前列是一长排专供重臣跪拜的石亭,纱幕飘舞、宫人环绕,当朝重臣戴至德、张文瓘、裴炎等人皆跪坐在祭祀台后。

谢云转过头,视线越过身后熙熙攘攘的人头,望向山坡另一侧——

在那里,神鬼门设下了十二道关卡,每道关卡都有高手把关;其分布从山脚下一路延伸到社首山巅,广迎中原武林名门前来挑战。

任何人打通所有关卡直上山巅,便能成为天下武林之主,八山正派四大名门,都需俯首任其差遣。

“中原武林人人喊打的神鬼门大开擂台,你知道来了多少挑战者吗?”

谢云转回视线,尹开阳站在他身侧,正悠然望向前方随风飘舞的明黄色帷幕。

“……”

“不到二十个,”尹开阳微笑道。

“……所以呢?”

“权力是个好东西,人人都想得到它,所以在神鬼门大肆吞并门派田庄时所有人都跳出来高声喊打;权力也令人畏惧忌惮,所以当这些人发现神鬼门与皇权有关时,他们都畏缩了,只敢将门派内年少轻狂的年轻人送出来竞选所谓的天下武林盟主,自己却捏着傀儡线躲在重重幕后。”

“我若是在肃然山设立擂台,挑战者起码能比现在多十倍,现在却连二十个都凑不齐,”尹开阳遗憾地一叹:“白费了我做的那么多准备,安排去看守关卡的高手都不止二十个。”

他们说话声音并未刻意降低,旁边重臣偷偷侧目而视,但目光触及尹开阳时,都立刻收了回去。

谢云反问:“那又如何?即便你今天能当上武林盟主,日后那些门派就真会听你号令?”

“会的,”尹开阳淡淡道,“总要给他们时间。”

尹开阳眉眼被面具遮住了,从下半张脸及身形体格上看不出年纪,只觉坚实沉稳,完全没有任何岁月带来的颓态。

他周身有种渊渟岳峙的威压,那感觉竟颇似庙堂上居高临下的金身巨像,仿佛只要金刚怒目、反手一压,便足以将脚下众生碾得粉身碎骨,令人下意识地震慑降服——而谢云知道那其实是尹开阳修炼“兵道”心法,与玄武印祖传的摄心术配合,才会导致的这种效果。

兵者,诡道也。

谢云收回目光,只听尹开阳几乎无声地笑了下。

“——开始总会有些反抗的,但也有人随波逐流,有人趋炎附势,更有人扪隙投机……后者数量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扩散,因为人总是善于被统治和被管束的,千百年来都是如此。”

“何况我也不打算去如何统治他们,”尹开阳漫不经心道:“我已向圣上提议,收复中原武林后,将针对各大门派实行募兵制、均田制,仅此已足够改变这天下江湖各自为政的状态,否则你以为圣上为何对我如此鼎力支持?”

谢云眉心微微一跳。

尹开阳这话,倒像是在暗指自己没有给圣上下傀儡术似的。

“……但仅仅募兵制这一条就足以改变中原武林立足的根基,你遇到的障碍和阻力不可能小,到时候又打算怎么办?”

尹开阳一笑,反问:“阿云,当年你年纪小的时候总想反抗暗门,我是怎么办的?”

谢云有刹那间的凝滞。

“那么……”半晌谢云再次沙哑道,声音如寒冰般坚冷:“当你用悖逆者死的方式镇压住各大门派,统一天下武林之后……下一步又是什么呢?”

尹开阳不答,抬眼望向远处的门楼。

九层楼顶,皇旗猎猎,盛装大礼的帝后正并肩站在封禅坛高耸入云的玉阶之下。

那是江山社稷九五至尊,普天下权力与财富的巅峰。

“不用以这种眼神看我……”尹开阳在谢云难以言喻的注视中慢悠悠道,“你应该很清楚,这天下最了解你我的人,便正是我们彼此……”

“正如我当年把你从黔州荒原上带回长安,是因为寄望于百年后,将这些都交于你传承下去……”

谢云张了张口,却没有对这句话做出任何反驳。

很久后他才吸了口气,声音轻得随风而去:“——那你知道当初我为了脱离暗门,甚至不惜令自己流放漠北数年是为什么吗?”

尹开阳偏过头看向他。

谢云牙关咬得很紧,唇角却浮现出一丝隐含恶意的弧度:

“因为我长大了,而你还没死。”

巍峨门楼上。<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吉时已到——请圣上登坛——”

长长尾音未落,宫人已将皇帝身上层层叠叠的礼服理好,太常卿亲自躬身在前引路,太子奉送圣上登坛,武后也举步随行。

谁料就在这时,驻守在坛下四周的卫士中突然有几人上前,一言不发地挡在了武后和皇帝之间。

皇后一眼瞥见这几人都铁甲蒙面,就知道是暗门武士,心中当即咯噔一下:“你们干什么?”

“禀皇后殿下,”一名武士低头抱拳,语气却平平地不怎么客气:“为安全计,掌门进谏请陛下先行祭地,封禅完毕降坛后,再请皇后另行登坛。”

“这是什么时候说定的?本宫如何不知道?”

“禀皇后殿下,掌门今日清晨觐见,圣上已经同意了。”

“封禅大礼,事事自有太常卿率百官定好流程,怎能当着天下人的面说改就改?”武后语气骤然转厉,不容拒绝道:“——陛下,您说呢?”

皇帝回过头,似乎也有些游移和不确定。冠冕垂下的层层玉珠之后,皇帝眼底似乎非常浑浊涣散,半晌才迟疑地张开了口。

武后却没等到他发出声音,便咄咄逼人地再次询问:“再者,圣上封禅阅读祭文时需要有人手捧玉策等物伺立身后,本宫不一同登坛的话,难道要圣上亲自来做这些事情不成?可笑荒谬至极!”

“……”皇帝的目光转向暗门武士,犹犹豫豫道:“……朕觉得皇后此言,似乎也很有道理……”

“陛下,”太子突然出声道。

本来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太子,突然被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集中,顿时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产生了一种极大的忐忑——特别是他被自己母亲极度威严冷静的目光盯住时。

那目光贯穿他的童年,他年岁越大,那目光便越冰冷,越多了一种芒刺般令他胆怯畏惧的东西。他本能地想要挪开视线,但电光石火间脑海中浮现出另一道成熟坚毅的身影,在自己羡慕的目光中负剑执酒,俊朗落拓:

“江山广阔浩大,但一个人退缩之地不过方寸……若是一味束手待死,岂不是死得更加窝囊?……”

“启禀陛下,”太子咬了咬牙,顶着母亲的目光单膝跪地:“——儿臣受封东宫,理当禀明天地神灵,祭告山川社稷。儿臣愿意侍奉陛下登坛封禅,以全人子之心、储君之礼,往陛下恩准!”

说罢他纳头便拜了下去。

现场的空气仿佛凝结了,太子脊背犹如针刺,鬓角渗出了密密的冷汗。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像仅仅眨眼般的工夫,他听见皇帝如释重负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太子此言甚妥!如此,便令太子随朕登坛吧。”

武后戴着镶宝护甲的手指猝然握紧,衣袖中,黄金定魂针刺破了她的肌肤。

与此同时,远处山林中一片参天古木连起的树冠中,单超半跪在枝丫顶端,一只手习惯性搭在七星龙渊剑柄上,狐疑地眯起了眼睛。

他箭术精湛,自然目力非凡,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仍然能清清楚楚地看见,皇后凤冠霞帔的背影并没有随着圣上一同登上九十九层汉白玉阶——倒是太子随同皇帝,在夹道跪拜中举步缓缓往封禅坛而去。

难道是……谢云安排的计划出现了破绽?

单超的第一反应是握紧剑柄,全身肌肉绷紧如时刻准备出击的猛禽——随即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自嘲地笑了笑,松开了长剑。

他抬手时,透过衣袖隐约可以看见,结实光滑的手腕上赫然缠着一根朱红缎带。

同一时刻,门楼脚下的石亭中。

重臣在礼乐中齐齐叩下头去,只有谢云望着十丈门楼顶端,瞬间发觉有什么不对,当即拔脚向前。

——下一刻,只听“锵”一声铮然撞响,他被胸前横来的长刀硬生生挡住了脚步!

那长刀皮鞘鲜红如血,触之冰冷刺骨,黑金篆刻了三个笔画繁复的字:新亭侯。谢云顺着刀身延伸而来的方向望去,尹开阳正含笑盯着他,摇了摇头。

“报——”

禁卫疾步奔来,不顾阻拦直接入亭,在谢云身后砰地重重跪地:“报统领!崆峒掌门江元闯至第八道关卡,被暗门雷使雷中塘重伤,不支下场;华山副掌门王冲和闯至第十一关,被暗门首座弟子景灵击中颅顶,现不知死活,其余人等皆已落败!”

“——你看,”尹开阳似乎感觉很有趣,“我就知道会拼命的只有崆峒华山两家,其他人果然是点到为止了……”

谢云面沉如水,当着他的面用两根手指将新亭侯从自己胸前一寸寸压了下去:“现在神鬼门中,有多少人练了那邪功心法?”

尹开阳饶有兴味地收了刀,并不回答。

谢云断然转向身后的禁卫:“传令马鑫,携太阿剑闯第十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