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悬疑 > 青龙图腾最新章节 > 第11章 袖手灯
长安,大明宫。

夜深银汉通柏梁,二十八宿朝玉堂。

一声尖锐的鸟鸣划破夜空,寝殿中,正微阖双目听内侍念书的皇帝突然睁开了眼睛。

片刻后一个襕衫太监跨过门槛,快步走进大殿,手臂上赫然停着一头小鹰!

“圣人,”太监躬了躬身,继而上前将鹰腿解下来的一只银管双手奉上,低声道:“请看。”

皇帝接过银管,却不急着打开,端详片刻后才露出一丝不明显的冷笑:

“暗门信鹰,真是好几年不见了……原来他们还记得朕这个主子。”

太监深深欠下身体:“一日是主子,终身都是主子,圣人所言甚是。”

周围静悄悄的,内侍早已收了书,低眉顺眼地退在一旁,偌大寝殿中只能听见远方夜虫鸣叫遥远的声响。

半晌皇帝终于从鼻腔中轻轻哼了声,从银管中抽出纸卷,打开来一看。

“圣人,”内侍从门口匆匆上前:“皇后殿下来了!”

香风中裹挟着细微的珠翠撞击远远拂来,环佩叮当、裙裾及地,一级级登上白玉阶,大步穿过中庭。这偌大帝国的皇后仅带着随身宫女,于寝衣外披了件毛氅,便疾步来到了紫宸后殿前,在宫女们徐徐拜下的同时弯了弯腰,朗声道:“陛下。”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武后虽年逾四十,却依稀仍有青年时的容颜。多年来权力巅峰杀伐决断的经历让她看上去并无任何妇人娇弱,反而有种硬朗、得体、又从容不迫的,极有魅力的风韵。

皇帝打量她半晌,淡淡道:“皇后何事前来?”

武后道:“侍卫报宫中有信鹰飞过,我以为前线生变,才匆匆赶来,望陛下勿怪。”

这些年来只要是在内廷中,武后在皇帝面前一向是以我自称,所有人都习以为常了。

“你消息倒灵通。”皇帝叮当一声将银管丢在案上,突然问:“——禁军谢统领呢?”

武后眼底神情微变,没有直接回答:“禁军统领无令不得出京。”

“是吗?”

“是。”

“那谢统领人呢?”

“今夜不当值,理应人在统领府中。”

寝殿中沉寂数息,皇帝冷冷道:“既如此,命人出宫急宣谢统领入内面圣。来人,赐皇后座,上茶!”

武后满腹疑窦,上前坐了,片刻后只见寝殿门外暗红色衣衫于无人注意处一闪——竟是个侍卫亲自将茶送来门口,被一个小宫女接了,低眉顺眼地穿过内廊,来到皇后座下。

“皇后殿下,请。”

武后一抬眼,只见小宫女目光向下,嘴巴却微微张开做出了几个字的口型——

杭、州。

雪、莲、花。

武后霎时变色,起身来到皇帝座前深深一礼:“陛下!”

皇帝正召来内侍继续念书,闻言抬头问:“怎么?”

“我刚有一事隐瞒,请陛下恕罪。陛下可以将派去统领府上的人召回来了,谢云已奉我手令出京,只是我刚才心内迟疑,才没有立刻吐露实情……”

皇帝面上划过一丝不信任的神色:“他去做什么了?”

“去南方,”武后镇定道,“寻找为太子治疗用的雪莲花。”

皇帝挥手令内侍退下,双手交叠搁在身前,过了很久才皱眉问:“刚才为何不说?”

殿内唯剩心腹宫女和侍卫,武后眼角余光瞥了眼,一掀裙摆,咬牙跪在了地上:

“陛下且听我一言。自从东宫中毒以来,陛下就甚少涉足清宁宫,我知道陛下因我之前几次责备太子的缘故心内有所怀疑,但——虎毒不食子,弘儿毕竟是我与陛下的亲生长子!”

“陛下可记得,弘儿是我还在感业寺时怀上的?回宫后内有废后王氏,外有韩瑗来济,关陇旧族虎视眈眈,何等的惊心凶险!那时陛下与我如何殷殷期盼弘儿的出生,如今想来,历历在目,我如何忍心亲手毒害自己的孩子?!”

皇帝面上略微有所动容,半晌问:“你想为太子寻药,直说就是,为何密令谢云出京?”

“陛下!”武后抬头颤声道:“若我当初直说,陛下心里会怎么想?一旦起疑,处处皆疑,陛下若在心中认定我是奸吝狠毒之辈,那岂是一两句话解释得清的!我只想速速寻得解药医治弘儿,届时陛下对我的疑心,不就自然洗清了么?”

“陛下与我夫妻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陛下难道还不清楚吗!”

寝殿内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了,连金炉袅袅散发出的龙涎香烟,都无声无息地定在了那里。

“……”

过了很久很久,皇帝终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起身上前亲手把武后从地上扶了起来。

“你也莫怪朕多心……弘儿中毒这些日子以来,朕心里也乱得很……”

武后心下微松,反手扶住皇帝,夫妻二人一起走去面对面坐了下来,互相注视着彼此。

初秋的夜风穿过紫宸殿,拂动重重玉钩冰绡,犹如无数蝴蝶翩跹飞舞,将远处太液池内睡莲的清香飘散在整座大殿。

“谢统领技击之术独步寰宇,一向有他的江湖路子,如果能打探到雪莲花的消息,自然是一件好事……”

皇帝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但禁军统领不得出京,这是太宗皇帝设立北衙之后定好的规矩,内里自有它的道理——朕看此事不如这样办。明日一早你传令谢统领让他即刻回京,南边打探雪莲花的事交由暗门接手处理……”

武后奇道:“暗门?暗门不是已经——”

皇帝点点头,却没给太多解释,只道:“若是对暗门不放心,朕再令骁骑大将军宇文虎带兵马南下接应,只要拿到解药,便立刻飞马回京。宇文虎的忠心朕是信得过的,如此一来便可万全了,皇后觉得呢?”

夫妻二人微笑对视,仿若世间一对鹣鲽爱侣。

武后迎着皇帝的目光微微颔首,柔声道:“我亦觉得甚好。”

半个时辰后,清宁宫前。

内侍放下肩舆,武后挥退了前来搀扶的宫女,自己一步便踏上地面,冷冷道:“你们统领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宁宫正殿前早已跪了两个暗红武袍的大内禁卫——其中一人眉眼深刻、面容俊美,尤其下颔线条和谢云极度酷似,竟然就是当初在谢府书房和宇文虎对话的影卫!

“回皇后殿下的话。我们统领确已在半个多月前出发南下去探访雪莲花的踪迹,但那是因为雪莲花实在难寻,绝非有意违抗殿下的指示!马鑫等人日前从南边传来消息,统领那边进展顺利,已经——”

武后怒道:“为何不告诉我!你们统领连对我都有所隐瞒了么?!”

两个禁卫一齐磕头,那影卫急起来连声音都和谢云有些相像:“皇后息怒!实在是统领离京事发突然,之前完全没有想到!随行的只有慈恩寺僧人信超,连马鑫都是三日后才带人马从京城出发的,来不及向清宁宫通报消息……”

武后示意禁卫起身跟上,自己也转身往大殿内走。走了两步突然觉得不对:“等等,慈恩寺僧人?叫什么名字?”

“回皇后的话,叫信超。”

“……”

皇后的脚步突然停下了。

“殿下?”

武后回过头,如果细听的话此刻她声线是有些微微不稳的:

“……那僧人多大年纪,长什么模样?”

两个禁卫不明所以,互相对视了眼,吞吞吐吐形容了下信超僧人的长相、身高和年纪,又补充道:“此人是两年前被智圆大师收留的,在寺内一向安分,并无任何恶评。其实统领碰上他也是机缘巧合,概因东宫中毒那日这僧人也在现场……”

武后微微喘息,退后了半步。

“为何……”她喃喃道,涂着上好胭脂的红唇竟有些止不住的颤抖。

“为何他……还活着……”

·

江南,锻剑庄。

别庄虽然地处后山,距离正房大院位置较远,却也精巧华丽、花木苍郁。时值傍晚黄昏时分,一行十数人把前厅坐得满满当当,待丫鬟一一上过茶后,老夫人才铁青着脸,不情不愿吩咐:“去内室把小姐请出来吧。”

谢云打开茶盅看了看,骤然失笑,轻声对单超道:“大师,托你的福,我们连口茶渣子都喝不上了。”

只见那杯子里的赫然竟是白水,还连点儿热气都没有——单超打开自己的茶盅一看也是如此,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

前方一年长弟子看周围没人注意,回头不引人注意地对单超拱了拱手,轻声道:“在下青城周誉,今日有幸得见大师,实在敬服至极。”

单超不知如何应答,只一点头。

周誉哪里在意单超略显冷漠的回应,只愤愤道:“没想到锻剑庄昨晚连夜把傅大小姐送来了这儿,倒是个隐蔽之地。只可惜大师料事如神通晓阴阳,坏了锻剑庄的好事,如今他们只能再来把大小姐死而复生地接回去了——可见是白忙活一场,还赔上了无辜百姓的性命!”

单超说:“在下不敢当。”

他顿了顿,又沉声道:“此事无论如何都不能私了,待他们接回傅大小姐后,在下定会——”

他声音蓦然停住了。

定会怎样呢?

报官?伸冤?还是令武林世家高高在上的少庄主、老夫人,为他们用钱买回来的粗使丫头赔命?

——纵然能赔,那以百两纹银卖了亲生女儿的父母呢,又该怎样处置,又能怎样处置?

江湖风雨,世事飘摇。多少不公平不合理又偏偏无时不刻发生着的事,多少白布遮盖不住黄土掩埋不了,却又理所当然众所周知存在着的冤魂。

——这就是世道。

每个人都生活着的,扪隙发罅、奔走钻营,从中努力汲取一点微不足道的快乐和满足,又习以为常吞下更多苦闷与块垒的,世道。

单超长长地、彻底地出了口气,然而某种郁结的硬块却堵在喉咙口,吞又吞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半晌他才在青城弟子殷切的目光中笑了一下——至少那短暂的笑容是安定、沉静和坦荡的。

“在下定会尽力而为,”他这样道。

去内室请小姐出来的丫鬟走了许久,前厅中人人都等得有些焦躁。景灵尤其不耐烦,用指关节一下下扣着桌面,咚一声把茶盅掼了下去:“——怎么去了那么久,别又是玩什么花样吧?”

这下可把厅中所有人的心声问出来了。傅文杰只得忍耐道:“景公子请稍等片刻,许是舍妹需要点时间收拾停当,我再遣人去催一催……”

景灵冷冷道:“你们锻剑庄再敢玩任何手段,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傅文杰忍气吞声连道不敢,又命人去催傅想容出来。谁料下人刚应声要去,突然内室传来惊恐的尖叫,紧接着乒乒乓乓,脚步声踉跄奔来,丫鬟尖叫:“来人啊!有、有鬼!”

“小姐,快来救小姐——!”

前厅人人愕然,老夫人霍然起身:“怎么了?”

几个丫鬟冲进门,瞬间踉跄摔倒一地,连滚带爬呼喊:“不、不好了,快快快去救小姐!”

“小、小姐自缢了——!”

老夫人双眼一插,当头摔倒,然而这时已经没人顾得上了。傅文杰失声吼道:“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话音未落,陈海平、景灵、单超等人已经闪电般冲出厅门,向后院疾速掠去!

咣当一声重响,内室门被硬生生撞开,所有人在触及屋内景象的同时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房梁上三尺白绫,傅想容悬于其上,果然已经实实在在的没了生气。

而可怖的不止是这个,而是傅想容脚下的地面上,赫然有一具沾满了泥土,但依稀仍可辨认出原本是素白色的小襁褓——

那襁褓里,竟是一具小小的,早已腐烂殆尽了的婴尸!

陈海平退后一步,结结巴巴道:“不、不可能,这是,这是——”

单超骤然明白了什么,厉声问:“是你表兄一年前难产而亡的孩子,对吗?”

陈海平整个人剧烈发抖,半晌才哆嗦着点了点头,说:“是……是!”

·

一大一小两具尸体蒙着白布,摆放在前厅地上。

老夫人醒来后大哭大骂了一阵,又精疲力竭昏过去了,已被丫鬟们扶到后屋休息。剩下所有人围坐在前厅,周围一片死寂,空气中仿佛流动着某种沉重、粘稠而冰凉的液体,从每个人的毛孔间颤栗爬过。

不知过了多久,才响起谢云轻淡的声音,却是吩咐侍女:“天晚了,去把灯点上。”

四角灯火陆续燃起,这才仿佛打破了某种静默的魔咒,众人齐齐打了个哆嗦。

“这、这孩子在拙荆难产时夭折,收敛后和他母亲葬在一起,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傅文杰声音嘶哑颤抖,似乎至今仍然非常不可接受:“这怎么可能,难道真是孩子冤魂不息,显灵报复,所以……”

一股凉气登时从所有人心底升起,却只见谢云一手支颊倚在案边,微笑道:“夭折的孩子报复姑姑,恕在下孤陋寡闻,还是第一次听说。”

景灵冷冷回答:“可能姑姑只是第一个呢,锻剑庄里一个接着一个,保不准最后谁也别想逃掉……”

“是吗?”谢云漫不经心道,“若锻剑庄真的鸡犬不留,那最有可能得益的是神鬼门,说不得最终就只能怀疑景公子你了哦。”

谢云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一向躲在单超身后,存在感非常淡薄,这还是第一次开口说话,言辞就如此锋利,当即让所有人都非常意外。

景灵也愣了下,随即哼笑起来:“本大爷要下杀手,还用得着这种装神弄鬼的假把式?”

“那当然,神鬼门之名就取自‘装神弄鬼’一说,你不知道么?”

这话一出,很多人都同时捏了把冷汗——这姑娘怎就如此胆大?凭景灵这样冷酷桀骜的个性,必定不能放过这个势单力薄的弱女子!

谁知景灵只悠悠看了谢云一眼,语气里半点发怒的意思都没有:

“是吗?那要是神鬼门果真获益最大的话,看在‘龙姑娘’你如此美貌诱人的份上,在下定分你一半以作聘礼,不用谢了。”

众人勃然色变,单超终于抬手按剑喝道:“住口!”

景灵目光从单超手中包裹着层层布条的剑柄上瞥过,略微眯了眯眼睛,转过头去什么都不说了。

灯火劈啪作响,阴影晃动着投在两具白布蒙盖的尸体上,恍惚间尸体似乎还在微微起伏一般。

傅文杰颓然坐在他妹妹身边,喘息了半晌,突然下定决心般抬头道:“祖坟就在后山不远处,我想要去看看……”

“不可!”离他近的几个青城弟子当时出声反对,周誉怒道:“少庄主!天色已快黑了,你又行动不便,如何能去坟地?!”

“但我唯一的孩子陈尸在此,总要知道他是……是怎么来的!若有人在傅家祖坟捣鬼的话……”

景灵凉凉道:“怎么来的?自己爬过来的也说不定。”

这次是不少人同时转向景灵怒目而视,胆小的当即就哆嗦成一团,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胆大的发着抖怒斥:“别说了!”“子、子不语乱力怪神之事!”“快不要再提!”

“我们谁也不能走,”单超蓦然开口道,声音沉沉地压住了所有人。

“在下一贯不信鬼神,尤其不信鬼神杀人。若傅小姐真是自缢的话还好说,但婴儿总不会是她自己跑去坟墓里挖出来抱回来的。若是其中有人捣鬼,甚至是有人下了毒手的话,真凶现在一定还离我们不远。”

他说:“现在我们应该待在一起,切忌分散开来,给任何人造成可趁之机。”

众人面面相觑,大部分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也有少部分人胆怯地看看那小小婴尸,什么都不敢说。

傅文杰却用力摇头,突然嘶哑着嗓子厉声道:“不,什么都别说了,我必须要去!”

周誉不赞成道:“少庄主!”

“留在这里就没有危险了吗?若真是冤魂索命,冤魂现就在你们眼前,你们难道要留他在这里过夜?!”

众人同时一哽,只听景灵适时地插了句:

“那是。祖坟那边还有个妈吧,人家孩子在这里,指及不定夜里当妈的也得找过来,到那时候……”

他在摇晃的烛光下露出一个笑容,眸光森寒刺骨,雪白利齿隐约可见,所见者都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内心纷纷开始松动。

“现在还不算很晚,我们将孩子送回祖坟,快去快回,半个时辰都不用,刚才说话的这会功夫就已经回来了!”傅文杰坚持道:“就算真有凶手作祟,我们这么多人,一路都紧挨在一起还怕什么?我竟不知各位武林同道,都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胆小鬼!”

傅文杰真是被刺激得疯了,这话最后已经有点发狂之态。他周围一圈人都不约而同向后挪了挪,为难地互相对视着。

“这……孩子放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一个崆峒派弟子迟疑道。

“万一真有冤魂作祟……”

“锻剑庄祖坟离这里真不远吗?”周誉忍不住招手叫过一个大丫鬟问。

大丫鬟也被吓狠了,哆哆嗦嗦挤在这前厅里,说话都带着哭腔:“不、不远,确是半个时辰路程以内就能到,孩、孩子能送回去吗?”

傅文杰砰砰砰用力拍桌案,吼道:“来人,上轿舆!现在就出发!”

单超终于也无可奈何了,看了眼外面的天色,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暮色四合后的苍穹略有些阴沉,风中带着细微的水汽,似乎要下雨了。

所幸傅文杰所言不虚,祖坟离这里的确不远——后山别庄原本就是为了方便锻剑庄祭祖时供人小住的。只是山路算不上平坦,个别处还有些崎岖,陡坡下全是茂密的树丛和灌木,据说更深处是锻剑庄早年废弃的冶炼场。

十数个青城、崆峒和华山的弟子,加上傅家、神鬼门、陈海平、单超谢云等近二十个人,沿着山路经过祠堂,终于在天色真正黑下来之前抵达了坟地。傅文杰也是硬气,不要任何人替他,自己亲手拿布裹了那具婴尸抱在怀里,被人抬到墓地前,当即泪水就下来了。

“我的儿啊……”

只见那两个墓坑连在一起,一大一小,只有一座刻着锻剑庄傅文杰之妻的墓碑,显见是难产夭折的婴儿随葬了母亲。本地原来没有这个风俗,难产夭折都是母子放在同一棺木里的,不知傅文杰当初是什么想法,才将妻子和孩子分开来埋葬。

兴许是他潜意识里,也有这不祥之子害了自己的妻子,才令她难产而亡的想法吧。

婴儿的小小棺木已兀自从土里冒了出来,棺盖上赫然有个洞,恰好能容婴儿爬过。众人拿灯笼一照,登时只觉寒意从心头激灵灵直升起来,不知是谁没忍住低声说了句:“妈呀,真是自己爬出来的……”

周誉好歹是青城大弟子,年纪稍长一些,还勉强撑得住:“别乱说!”

只有单超上前一步,低头望着那小小的棺材,仔细盯着裂口边缘,眉心微微皱起了起来。

正当这时他眼前一亮,偏头只见谢云宽衣广袖,站在身侧,提着一盏灯笼为他照明。

在这阴沉黑暗的天空下,诡谲冷清的坟地里,只有谢云的身影笼罩在橙黄色温暖的光晕中,温润眼底如同明珠辉映,向他微微浮起一丝笑意。

单超心中怦然一动。

一种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酥软微麻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升起,顺着血脉流向四肢百骸。

“大师?”谢云低声笑问。

单超有点慌乱地收回视线,咳了一声,起身退后半步道:“没什么,随便看看。”

“可看出什么来了?”

“像是被人从外面砸开的。”

谢云点点头,单超正要说什么,突然身后有人喃喃道:“不好,要下雨了!”

众人纷纷抬头,只见夜幕初降的天空中果然阴云密布,远方云层中隐约传来电光,在初秋的季节里,竟然罕见地出现了要下雷雨的势头。

“山中雨夜不能露宿,埋葬好立刻回去!”单超当机立断:“来几个人帮忙,快!”

傅文杰犹有不舍,但几个人同时过去,七手八脚把土刨开,外袍塞住棺盖,将小棺材埋葬回去,重新草草掩埋上土。傅文杰腿脚不便,他家下人赶紧把他扶上轿舆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走了不到几步,才踏上一段格外崎岖滑腻的山路,突然眼前骤然一白——

电光将周围景物映得雪亮,既而世界陷入黑暗,身后墓地阴风四起:

“不……要……”

“不……要……走……”

所有人瞬间颤如颠筛,胆小的当即尖叫起来,几个扛着轿舆的傅家家丁差点软倒在地。

单超脱口而出:“稳住!”

轰——隆!

就在这个时候,雷声来得猝不及防,几乎是贴着众人的头皮打了下来!

“啊啊啊——”仓促惊叫声中,不知是谁先脚一滑摔倒在地,当即在人群中产生了连锁作用,那几个家丁被推得前扑倒在地上,当即把轿舆摔了出去!

“小心!”

“少庄主!”

傅文杰猝不及防,整个人向前冲出,在陡坡上打了个滚,一头冲着山下的密林摔了下去!

岩石陡峭尖锐,下面的密林潮湿黑暗,傅文杰要是真掉下去,焉能还有命在?

惊|变瞬间炸起,所有人大喊出声。就在这无比混乱的刹那间,一道黑影闪电般向前纵跃,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一刻,毫不犹豫地跟着傅文杰跳下了陡崖!

陈海平靠得最近,失声惊呼:“大师?”

——只见那纵身下去救人的,赫然就是单超!

陈海平咬牙就要跟跳,突然肩膀被人一扣,紧接着后颈就抵上了冰冷的刀锋。

他愕然偏头,却只见一个神鬼门手下正盯着自己:“不准动。”

与此同时谢云大步穿过人群,走到断崖边,突然脚步顿住了。

夺魂钩锋利到极致的内侧弯刃正从他侧颈伸来,无声无息挡在了咽喉前,只要再前一步,便会轻易切开他的气管。

景灵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龙姑娘,站住。”

“姓景的你想干什么?”“住手!”

众人这才从慌乱中回过神,纷纷发出怒斥,周誉暴怒吼道:“把兵器放下!对一弱女子动手算什么本事?!大家伙快趁雨没来前下去救人!”

然而一片怒骂声中,景灵持钩的手都未偏移半分。

“今天这里谁都能走,唯独你不能。”红发杀手对周围所有人都视若无物,唯独直视着谢云的背影,冷冷道:

“一个和尚的生死不重要,但如果你坚持下去的话,那我保证,他真的就不得不死了。”

“……”

谢云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动。半晌他缓缓抬起两根手指,抵着自己咽喉前方的弯刃,将它一寸寸推开。

众目睽睽之中锋刃切进指腹,鲜血顺着指关节汩汩而下,但他的动作却极其平稳,甚至都称得上是十分优雅的。

“就你也来拦我。”

他笑了下,声音舒缓犹如闲话家常:

“——你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