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悬疑 > 青龙图腾最新章节 > 第9章 欢喜佛
景灵盯着谢云,半晌露出一个带着邪气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行,”他凉凉道,目光虽锁在谢云脸上,话却是对傅想容说的:“傅小姐放心,你暂时还是武林第一美……女。”

傅想容登时又惊又怒:“为什么?!”

“因为……”

景灵身侧的手倏而翻转,劲风弹出,疾射而过,闪电般迫到了谢云面前——

当!

千钧一发之际,单超仓促出手,连鞘带剑,在暗器离谢云左眼睫末梢仅有寸余距离内,重重挡下了这一击!

咚一声暗器跌落在地,大厅瞬间哗然。

所有人齐刷刷望去,只见那赫然是一枚小拇指肚大的金弹!

单超一低头,只见包裹七星龙渊的碎布已经被气劲撕裂,露出了一点白色的鲛皮剑鞘——那坚硬厚实的鲛皮表面甚至都留下了细微龟裂,可见如果这一弹打入眼球,会是怎样头颅爆开脑浆迸裂的惨况。

谢云抬眼瞥向单超,柔和道:“——多谢。”

从金弹出手、迫近左眼、到剑鞘紧贴他鼻尖横入挡住暗器,这整个过程中他未有丝毫躲闪,面色未变半分,甚至连眼睫都没有动一下!

“……”单超盯着他,缓缓反手回剑:“姑娘客气。”

“你这红毛鬼!”这时大厅中已有年轻弟子再也按捺不住,拍案怒道:“人家姑娘惹到你了吗,至于这么出手伤人?!”

“心狠手辣!猪狗不如!”

“邪教,果然是江湖邪教!”

……

景灵充耳不闻,只抱着结实的手臂,冷冷打量着单超。那目光如同他鲜红的发色一样隐含血腥,单超却毫无畏惧地直面他,单掌合十作了一礼:

“这位公子见谅。龙姑娘是贫僧带来锻剑庄的,也定要完完整整一根头发不少地带走。若公子一定要找这位姑娘的麻烦,今日在这堂上,贫僧就只好请你切磋一下了。”

出乎意料的是景灵并未动怒甚至出手,目光由单超移到谢云脸上,片刻后不怒反笑:“很好。”

说着他竟没再管单超那边,径直转回傅文杰:“少庄主怎么说?”

气氛无比凝重,危机又回到了傅家这边。傅文杰和老夫人对视片刻,嘶哑道:“我竟不知家妹有何好处,引得神鬼门这般苦苦勒逼……”

“想多了,”景灵嘲弄道:“人想得多容易早死。”

傅文杰转又望向傅想容,小姑娘惊惶瞪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头发玉簪都乱了,无比狼狈又可怜不堪。

——不论再如何跋扈,也只是个十多岁被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而已。

傅文杰艰难道:“在下就只有这一个妹妹……”

“江湖中也就只有一个锻剑庄。”

景灵环视大厅中敌意深重的众人,笑道:“各位可能有所不知。当日黄海帮也曾一力拒绝将土地田庄售出给神鬼门,细算不过前年的事,如今江湖中大概已经没人能记得曾有个黄海帮的存在了;崆峒派非说那劳什子玉印是他们的,还派了个帮中元老上门讨要,如今那元老全身经脉被废,应该还躺在床上。”

“我今日虽孤身上门,但神鬼门本来就是杀手集团,眼下已有不少高手潜入了淮南。各位都是名门子弟,锦绣年华大好前程,我也觉得若是轻易就将命丢在了这里,未免有些……”

他如电的视线从大堂中每一张或义愤,或激怒,或胆怯,或瑟缩的脸上扫过,缓缓道:

“……不划算。”

“你!”堂下崆峒派弟子霍然起身,怒道:“你还有脸提!我掌门师叔……”

锵!!

——他身边不远处,陈海平拔剑起身,箭步上前,只听当头巨响,硬生生格挡住了神鬼门两名蒙面杀手砍下的刀锋!

而在他身后,那名崆峒弟子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张着嘴僵硬在当场。

紧接着,陈海平手中剑身发出可怕的龟裂,猝然被压断了!

只听轰然一声,陈海平在剑身飞旋而出的同一时间闪避、拉住崆峒弟子,两人同时避过了神鬼门杀手顺势斩下的刀锋;紧接着两人也同时失重,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刀锋左右交叉,电光火石间,从陈海平面前一擦而过!

傅老夫人惊呼:“海平!”

大厅中数人纷纷起身:“住手!”

景灵懒洋洋道:“所以说人要是多嘴,也容易早死。”

“够了!”傅文杰用力拍打桌案,铁青着脸怒吼:“够了,景公子!让你的人立刻住手!”

大厅中人人起身,满地狼藉,所有神鬼门杀手腰间刀锋拔出过半;一时满堂剑拔弩张,空气紧绷得一触即炸。

似乎只要有人再稍微动作半步,整个局面就会陷入不可挽回的境地里。

景灵却是很闲的。

他那张脸明明漂亮得让小姑娘脸红,眉梢眼角却满是杀伐惯了的,漫不经心的冷酷。

“少庄主有什么话想说?”

“……”傅文杰胸膛剧烈起伏,半晌涩声道:“神鬼门提亲之事,实在事关重大,想容好歹是我唯一妹子……”

“锻剑庄暂时无法立刻应答,请景公子在庄内暂住,三天之内,锻剑庄定能拿出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答复。”

景灵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闻言只挑眉看看傅文杰,继而目光移向老夫人、傅想容、陈海平、以及大厅中表情僵硬的众人,如毒蛇舔信般缓缓扫过单超,最终钉在谢云深潭般毫无波澜的侧脸上。

“好,”他居高临下地挑起嘴角,说:“就三天。”

·

经过神鬼门上午这一闹,单超原本打算立刻动身离开锻剑庄这是非之地,但谢云却告诉他不能走。

单超从小在漠北长大。大漠孤烟,万里长河,驼铃穿越白云声声,第一没见识过女人,第二没领教过江湖。

他空有绝佳的天赋、绝佳的根骨,两把传说中得之即可得天下的上古神剑,还有一个只在无数深夜梦回中出现过的师父;然而不论天子朝堂还是江湖武林中,最基本的东西,他都是完全不知道的。

“锻剑庄眼下强敌在前,随时有灭门之虞。大师要是现在就走,事后若锻剑庄灭了,你就是束手旁观的罪人;锻剑庄没灭,你也是临阵脱逃的小人。”

“而锻剑庄是没胆量在下个月武林大会召开前和神鬼门正面冲突的,因此必然会想法子拖。拖过这一阵,危机解除,才是大师与我离开的时机。武林白道喜欢彼此‘抬轿子’,互相吹捧互相烘托,日后这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出去后,与锻剑庄携手御敌的美名自然少不了大师一份。”

谢云负手站在池塘边,随手丢点鱼食下去喂大红锦鲤,惹得水面鱼儿争相上浮。秋风穿过金桂树梢,把他鬓发轻轻拂去耳后,柔黑的头发、素白的脖颈,颜色分明又调和,娓娓道来如聊天一般。

单超眉心动了动。

似乎很久远之前,在他如一头离群幼狼般苦苦挣扎又凶狠好斗的少年时代,也曾有一个人这样镇压他,安抚他,再谆谆善诱地教他。

然而那只是种熟悉又飘渺的感觉,他的意识如浩瀚深海,连一丁点具体的片段都难以抓住。

“大师?”

单超骤然回神:“是。”

谢云轻描淡写道:“大师与我朝向时,不用如此紧张。”

单超沉默了会,眯起眼睛,看着面前风流闲适身形削瘦的“龙姑娘”,缓缓说:“……有时我感觉,你有些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你执念太久了,年轻人,”谢云挥手把鱼食向池塘一洒,淡淡道:“看谁都像你师父。”

·

是夜,锻剑庄四下俱寂,屋檐、长廊、树影和池塘都笼罩在浓墨般化不开的夜色中,微风在昏暗处掀起窗帘,无声无息。

重重纱幔中,谢云突然睁开了眼睛。

一个结实精悍的少年身影正站在榻边,月光从窗棂外移过,映亮了他血红的头发,和俊秀妖异的侧脸。

“云使,你醒了。”景灵微笑道,眼底闪动着狼瞳在月夜下森寒的光。

谢云目光向侧边一扫,只见房里黑影憧憧,东南西北角上起码还守着四五个神鬼门杀手。

他轻轻出了口气,说:“你认错人了。”紧接着要坐起身。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但下一刻景灵手持夺魂钩抵着他的咽喉,把他硬生生推回了榻上:“天涯何处不相逢,你不先问问我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谢云问:“干什么?”

景灵脸上满是恶意,他俯下身对着谢云的耳边,低声说:“干你。”

谢云笑了起来,戏谑道:“若偷香窃玉也分品,阁下这该算最末一品了。我以为你好歹是神鬼门首座弟子,不至于干这么没格调的事……”

景灵问:“何谓分品?”

“夜探香闺,剖白心迹,你情我愿能算上品;虽用药用强,但温柔小意,鱼水之欢巫山共享,能算中品。”

“至于你这种连强上都不敢单枪匹马,还得找几个手下在边上看着的……下品都不能算,估计得是下下品了。连首座弟子都失败至此,看来神鬼门如今江河日下得厉害啊。”

月光从景灵背后映照进来,穿过重重纱簟,将谢云半边身体晕染在银白色的光影里。

景灵慢慢眯起眼睛:“——那你通常算几品?”

“我不干这种事,”谢云懒洋洋道,“这世上跪着求我看他们一眼的人太多了。”

“哈哈哈——”

景灵倏而大笑,只是那声音里却毫无半点笑意,听着只让人心胆俱寒:

“说得好!果然心思狡诈这四字断语不是假的!——你们下去吧。”

景灵一挥手,屋子角落里的黑衣杀手齐刷刷欠身,随即在黑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即他笑容一收,如猫捉耗子般紧盯谢云,一字一句问:“那如果我告诉你,这不叫偷香窃玉,而是叫——报复——呢?”

谢云说:“我不记得在这方面哪里得罪过你。”

景灵漂亮的脸上带着那种毫不掩饰的,混合着狡黠和残忍的神情,夺魂钩轻轻一挑,便把谢云胸前白绡衣袍纽襻撕开,露出了锁骨到胸前的光裸皮肤。

紧接着他伸出手,却没有碰其他地方,直接按在了谢云耳后。

那一小块肌肤柔软温热,透过指尖可以感知,脉搏正一下下稳定地跳动着。

景灵心下难以遏制地掠过一片狐疑。

——竟然空空荡荡,没有一丝内力。

·

怎么可能?

景灵脸上阴晴不定,片刻后突然手指顺着谢云侧颈往下移,直至按在他咽喉上:“你这是被人封了气海劫持来的,还是又走火入魔了?”

谢云诚恳道:“搞错了吧少侠,我什么时候走火入魔过,在下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唔……”

景灵卡在他咽喉上的粗糙有力的拇指骤然下按,谢云立刻失声,片刻后面色开始渐渐发红。

“你说,要是你这副模样搁在神鬼门会怎么样。”景灵饶有兴致道:“我该不该先好好消受你一下,然后再把你弄回去神鬼门,试试看会发生什么事?”

“……”

谢云眼底似乎汪了水,昏暗中粼粼泛光。

景灵呼吸有些急促,慢慢俯下身来。他眉宇间夹杂着桀骜的狠色,月色下精悍的身躯带来一种难言的压迫感,靠近便传来火热的体温。

谢云垂下眼睫,搁在身侧的手无声无息抬起。

啪!

景灵耳侧遭受重击,头脑瞬间一麻,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软倒——那只是刹那间的事,他反应也极快,当即提气撑住身体,但电光石火间手上夺魂钩已被谢云抽去。

景灵闷声一哼,五指成爪反手去夺!

然而谢云似乎早已预料到他的动作,在躲避的同时,顺着他的手臂经络啪啪啪点了数处大穴——景灵手臂瞬间一沉无法抬起,登时大怒,张口就要厉喝,下一刻谢云已翻身跨坐在了他脊背上,钩尖闪电般对准了他后颈!

“现在是谁消受谁?”谢云戏谑道。

“……”

景灵微微喘息。刚才那一系列反击简直可以用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来形容,连他这样精于暗杀的老手都能着道,简直是……

“这叫什么?”景灵问:“刚才那一招?”

这次轮到谢云俯身在他耳边,笑道:“叫实战经验。年轻人,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他说话时气息带着一点点的,略微潮湿的温热。

景灵深吸口气,突然嘶哑地笑了声:

“前辈,不管再丰富的经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没用的,你不知道么?”

谢云目光微紧,下一刻景灵突然提气、内力暴吐,刹那间背部肌肉绷紧拧身,在钩尖划破他后颈皮肤鲜血溅出的同一时刻,伸手攥住了谢云手腕!

咔!

谢云毫无内力护身,腕骨咔擦错位,夺魂钩脱手而出。

景灵当空接住铁钩,硬生生冲破穴道钳制,轰然一声重响把谢云按回在了榻上!

砰——!

那一按重量简直能把人全身骨骼震碎,谢云眼前发黑,耳朵里嗡嗡震响,大股腥甜涌上咽喉,足足有半晌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那感觉真是跟魂魄离体了差不多,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失去意识,或者已经昏厥过去然后又被剧痛刺激醒了。

足足过了很久他才勉强听见耳边有人说话,那声音忽近忽远,但其实是因为他耳朵里充了血的缘故:

“没想到还真有这一天……”

“……想想早年在神鬼门的时候,前辈你自己也预料不到吧……”

谢云胸膛急促起伏,手腕颤抖,似乎想抬起手指,但紧接着被景灵抓住手指握在掌心里,如同猫抓耗子般渐渐使力,直到指关节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咯咯声。

“我猜这该是下品。”景灵遗憾道,俯下身。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窗棂轰然巨响,整块碎裂,一道黑影在漫天木屑和玉珠中飞进房内,咣当摔倒在了地上!

箱柜摆设被稀里哗啦撞翻一地,景灵骤然回头,只见地上狼狈不堪的赫然是自己现在守在屋外的手下。

紧接着门被一道剑气劈开,门板当空横飞过来,被景灵一拳击得粉碎。透过无数碎裂的木块,只见森寒剑光当头向自己劈下——

锵!

千钧一发之际,景灵拧身振臂,夺魂钩横劈而出,重重挡住了迎面斩来的刀锋!

金属交激的巨响震人欲聋,内力碰撞、火星迸溅,两把兵器都因极度僵持而微微颤抖,刀身上映出了景灵阴沉的双眼:

“和尚,佛祖没教过你少管世人寻欢作乐?”

单超迅速瞥了眼他身后榻上的谢云,只见“龙姑娘”勉强拢着衣襟坐起身,心中定了定,冷冷道:“施主,你爹没教过你寻欢作乐应该是两个人,只顾自己一个是要挨揍的吗?”

景灵大怒:“你!”

那一声未尽,他猛然发力,只听刀锋与铁钩剧烈摩擦,钩尖竟在刺耳的声响中硬生生划过了刀脊。

——长刀是单超刚才从神鬼门手里夺的,被夺魂钩一划,竟然瞬间龟裂,哗啦一声断成了几节!

单超连吭声都没有,直接弃刀后掠,整个人瞬间就退出了门。果不其然景灵是杀手出身的个性,半点都没犹豫就紧追着冲了出去,直至庭院中单超再无可退,景灵整个人如猛禽当空扑下,直逼到他面前,同时反手从脊背上取下了另一把夺魂钩。

双钩交错,直钉喉头,如死神的弯镰凌空而下:

“给我去死——!”

当!

其实应该是两声,但因为时间分毫不差,所以听起来只有一声而已。

景灵瞳孔微缩,眼底映出两把长剑,正左右抵住了自己的夺魂钩——

刚才千钧一发之际,单超回转双手,抽出背后交叉的龙源太阿,稳稳架住了自己力可破碑的一击!

双剑外破布被尽数震裂,露出了里面大片的白鲛皮剑鞘,那样子看上去甚至有点滑稽。然而景灵却能清晰感觉到从皮鞘中传来的剑意冰凉透骨、苍劲遒炼,如晨钟暮鼓般震人发聩,又如长河奔涌般永无止境,正一波紧接着一波,向着自己心脉直逼而来。

景灵呼吸窒住,心知不好,咬牙撤钩飞速退后:“——你不可能是和尚!”

他“当!”一声将铁钩重重砸在地上,借此稳住身形,喝道:“你到底是哪门哪派出来的?!”

与此同时,房内。

谢云抓住自己手腕,喀拉一拧,腕骨正位。

他精疲力尽地呼出一口气,然而那口气没完全出来就化作了一阵猛烈巨咳。半晌咳嗽终于在眩晕中勉强止住,谢云喘息着翻身下床,定了定神。

虽然手指尚在轻微颤抖,但他仍然仔仔细细地、一丝不苟地把衣袍腰带系了系紧。

神鬼门那倒霉杀手还躺在地上人事不知,谢云从他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拔鞘后一看锋刃带蓝,明显淬过毒,便顺手抹了那杀手的脖子,起身走向门口。

——咯!咯!

他每走一步,身形就相应发生一处变化:腿骨变长,肩膀变宽,胸肋、腰胯都相应增长;整个人似乎舒展开来,凭空变高了数寸!

最后一步落在门前时,他脊椎处咔的一声,仿佛最后一块骨头定了型。

大内第一高手、禁卫军统领谢云深吸了口气,冷漠的侧脸在月光中深邃分明,一只手抬起,伸向通往庭院中正相互对峙的单超和景灵的房门——

“来人啊!走水啦!”

宅院骤然灯火大亮,无数脚步响起,人群惊呼惨叫声此起彼伏:

“走水了走水了!”

“快!快救火!大小姐在里面!”

“不好啦!快来人,大小姐被烧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