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娇冠京华最新章节 > 166.番外四
等下车时,辜七就有些腿软,被抱着小团子的裴池扶了腰往前走。这二人姿容卓绝,站在一处就已经是世间少见的一双璧人,更何况还带着了粉雕玉琢的小人,更是引了不少行人投来艳羡的目光。

辜七被那一众目光盯得脸色羞红,私底下用手肘推了推裴池,示意他别跟自己这般的亲昵。

真是没良心,她脚软站不稳时就要叫人扶着,现在又要让他离开自己远些了。真是有股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意味。

裴池也不是事事都依着她,就好比现在,完全不予理会。“这可是你要出宫的。”

一句话是完完全全将辜七忧怨都给堵了回去,她是险些忘记了曾经裴池上京时也引得满城轰动,心念一转又道:“你也不怕教人认出来?”

相较起前头的街道,这巷子已经算是僻静的了,沿着走不多远便是杏林春的后门。

可她的话未免也太灵验了些,说完当即就迎面碰上了一故人。那人也是一愕,随即朝着他二人颔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辜七见那人是个光头和尚,显然一副认识裴池的模样,心中微有讶然。转了视线又看身侧的裴池,他只是轻轻点了下头,面色波澜平静,并未出声言语。隔了片刻,只等人就这么过去了之后,辜七这才从他背影上收回了目光,问道:“那是什么人?”

“……原先认识的一个故人。”

哪有这样敷衍人的,辜七愤愤不满,不过这时候被小团子的张牙舞爪给岔开了心思,便又将此事给揭了过去。

这人便是圆勿了,他同辜七倒真还是有些渊缘的,不过辜七却始终没有见上他的面。所以这会就算是迎面而来,也认不出。而他走远了两步则又驻足了下来,稍稍转过身回看了一眼,良久才垂眸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她成了皇后,而他彻底在世间消失了。这大概,就是宿命了——一荣一损,不可共同。

圆勿想起了那一日在昌平行宫,那人曾经问过自己如何才能破解此命理,他回的是:“无解,天命不可破。”他二人,永远不可能共荣,必然要有一死。圆勿还记得,当时那人脸上的震怒和不信。

可命理这种事,就好像冥冥之中全注定了,不可以人力抗拒。圆勿叹了两声便再不耽搁,转身继续往相反方向离开,凡尘事理不清,他也该避世了。

再说辜七和裴池这边。两人正当要入那小门,却见有个姿容艳丽的女子从小巷远处追着跑来,“你等等我!你别跑了!……”她喊出的声音跟要哭了一般,从他们身边风一般的跑过去。

辜七一面跟着裴池往那里头去,一面在想自己到底在哪见过这女子,倒是有几分眼熟的。“是……是春风楼的花魁!”她终于是想了起来,拿目光询问身边人。

“不认识。”裴池回。

辜七撇了撇嘴,觉得他说这话实在不老实,想当初他二人未成亲前,外头曾传过他为在应觉寺募捐的春风楼花魁豪掷千金。当日那传闻沸沸扬扬,至少也是轰动京城的,他怎可能不记得。辜七随即便将这事搬了出来,末了还问:“这下可有印象了?”

裴池知道她这是醋劲上来了,难为这些旧事她还能记得这样一清二楚,露出些许恍然来“哦”了一声。“倒是有这回事,不过那都是谣言,我在应觉寺也未见过她。”说着这话,他将搁在辜七腰畔的手搂得更加紧了,“不过七七,有你在,旁的那些人就都是我眼中的过眼云烟了。”

这样的话真是让辜七无比受用,当即也就不在这事纠结。可脑子灵光一现,后知后觉的惋惜道:“原来之前过去的那个是圆勿大师。”她可是早就在京中时报上见过这两人的事情,阿琊姑娘追着去那和尚自然就是圆勿了。辜七很有些痛心,倘若她之前要知道那人身份,非得要拉给小团子看看才好。

裴池不以为然:“宵儿是储君,日后自是要继承大统的。”言下之意就是不用算了,他护着他们的孩子,那宵儿自然就是平安喜乐的长大。

辜七想了想,这还真是如此,倘若宵儿日后不顺遂,那天底下只恐怕也就没有顺遂的了。不过,感情上的事情则又是另说了,“可以给宵儿算算姻缘呢?”辜七一本正经的嘀咕,毕竟如此盛名在外的得道高僧可不是总能巧遇见到。

可宵儿如今才多大,亏得她能将事情想得这么长久,裴池忍不住笑。

上了杏林春里最大的楼阁的三楼,从敞开的窗户便能望见底下开设搭建的高台,视野极佳。台子四周已经围满了人,而在台上头也有角儿在开唱了。

这名伶大赛是京中近来最热闹的大事,是夫人小姐间最爱谈论的时新,捧什么角儿拿什么名次也就都暗含了几分较量在其中。辜七只觉得这事有趣,所以魏夫人何氏同她说时,她也随意指了个人投了银子。没想到那角还真是一路晋级到了决赛,而辜七也就更加觉得有趣了。

“那底下是谁在台上?”辜七问。

随伺在侧人恭敬回了一声。

辜七默然片刻,忽的又转过身问裴池:“我之前投银子的那人叫什么?”

小团子跟着下面咿咿呀呀,裴池却是拿她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先前她一笔接一笔的投银子,他还以为她是沉溺在了这事里头。为此,裴池还敲打了魏决,叫他回去管束何氏。谁知辜七此刻竟会问了他这问题,可见她还是无聊至极了才会做的这事。

裴池念了个名,没想到竟还是他比这个豪掷千金的人更清楚些。

“噗”,辜七自己都被逗笑了起来,转下头时目光不经意在人群中扫见了一人,正是她许久不见的唐笙。

去年的时候,唐笙就离开京城远嫁去了南边,若不是这次正好见到,辜七也不知她回京了。她在高处看着她,看见她侧过身同身边的夫人说话,小腹微隆,显然是怀了身孕了。辜七看了许久,总觉她跟之前是不一样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人总是要变的。

“你要见一见吗?”裴池问。

辜七摇了摇头,前几次宫中设宴时唐夫人列席,她回回都要问及过唐笙的现状。她若是想见自己,大约一回京就该入宫的。可她避而不见,显然还是为着一年前的事情没有释怀。现在,唐笙终是如她四哥所愿,开始了新的生活。$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不见了。”辜七轻轻叹了一口气,只怕她二人见了面,必又要让唐笙想起辜黎了,而辜黎还远在边塞。当日军械案牵涉大房,一行人等被判流放至风丘行苦役。辜荣是早在狱中就被折磨死了的,而王氏也途中病亡。后来等裴池入京登基后,辜七曾跟他讨过一个恩典,可辜黎却不愿意回来,仍旧是选择留在了苦寒之地。

这两人,终归是错过了。

辜七心下复杂,将头枕靠在了裴池的胸膛,缓缓的叹了口气。

裴池也看到了下头这一幕,唐笙和辜黎之间的事他也都知道。此刻低下头,在辜七的额头上亲了下,越有种失而复得的庆幸。被他抱着的小团子不知生了什么,眨着漆黑的眼这两人,吐着粉红的小舌头。

底下的气氛也一下安静了下来,高台上的角儿已经演到了最关键处,叫底下看众全全神贯注不说还隐隐约约传来了哭声。

“……又可恨又可气,到头来还是可怜的。”

“错了还怎么补救?付出了永生永世为代价就为了不断轮回那一世去挽回,值得吗?”

“哎,都是傻的。”

看戏的人小声议论,或悲或泣,全是不能自拔。

可这声音到底传不到阁楼上来,辜七心思早就全被移开了,所以也不知道这一场台子上的角儿到底在演什么。恰这时,她正对着的远处天空忽然炸开了璀璨绚丽的烟花,整个夜空都被照亮了。

辜七的眸里映着那些光亮,叫她也整个人都熠熠生辉起来。

裴池一面抱着欢腾不已的小团子,一面目光凝着她的侧颜,愈的神色柔软。终于,他在她耳畔低温声唤:“七七……”

“嗯?”辜七以为他是要跟自己说什么就侧过了头,谁知刚好被他吻住了唇——

世间最好的事莫过于,真心不被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