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爱或不爱没关系最新章节 > 平静的生活开始了?
周二开始上班,我们也开始短信联系。

昨晚我才知道杨宪奕做什么工作,我看了别人给他的短信,英文的中文的我以前都见过,只是没好好看。

有人在短信里叫他“杨工”,有人叫“yi”,有人什么不叫,语气很随便。我才知道他工作和地产有关,他不是大老板,但是他帮大老板拿主意,他弹性的工作,为了我昨天推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会议。

我坐在关浩办公室外间,一上午除了几件简单的公事都在想杨宪奕。我没这么和人一起过,我以前只是来回暧昧,关系不挑明,我喜欢的特别压抑,现在我可以明目张胆的喜欢杨宪奕但是他的身份工作,我又不敢随便给他短信表达出来。

我们是从手机开始的,我想着短信也想到了昨晚。昨天我玩他的我那些穿内衣的照片去哪了,他打死也不说,我怎么问都不说,我给他看真人版卡通内衣他还是不说。

我没办法了,跟他做饭吃饭,洗碗刷筷子,靠在沙影。他给我削水果,我心里还有小傻子的伤口,也有内衣照片的怨念,看得一点都不投入。

他喜欢看男人电影,国家宝藏刚找到一半线索,我就歪沙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他还在寻宝藏,两只犯错的狗趴他脚旁边,我躺他怀里,问他几点了。

天还不晚,我们还能接着看,可我想说说话,我们除了疯就是闹,我们了解的还不多。他还是解了我的卡通内衣让我睡舒服,但是他的手也舒服了,我靠在那让他搂着,亲昵又不过火,慢慢聊天。

我问他部门有多少人,公司哪天开例会,他一般什么时候会出差,他们现在在做的项目在哪几个区。

他主动告诉我工资是多少,银行密码是什么,我没问这些呢。我撇撇嘴,他揉揉我笑了,接着讲我想知道的内容。他知道我想知道,我们聊了很多,聊得很舒服。我想不出来问什么了,就开始背《尔雅校注,还拿过遥控器关了电视和影碟,让他专心听我背。我背的已经很流利了,参赛的时候我准备在台上大显风采。

我说五十句,杨宪益几乎一句也不明白,隔行如隔山,他跟我说工程项目上的专有名词我也头大。两个人在一起总要有共同语言,背着背着我们谈到兴趣爱好。他问我喜欢什么,我说,“买书,听音乐。”

他问我什么书,我说了很极端的两类,要么都是学术的,要么就很流行。

他皱皱眉说,“以后你跟我健身去吧,多运动运动就不会老这么累。别学防身术了,摔来摔去的都摔坏了。我给你报个瑜伽普拉提什么的。”他不舍得我摔,也不舍得我让教练扛来弄去,我已经看透他多霸人了。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看看吧,有没有时间。你有假期吗?我想出去玩。”我已经好几年在家浪费了大好的寒假暑假,有了他我想出去转转。

“年底吧,顺便把婚结了。”他每次提结婚都特顺便,我觉得他不很看重婚姻仪式这些东西,只是在乎伴侣。他过去的婚姻并不短,但伴侣总不在身边,也怪可怜的。我其实一直对他的前妻充满好奇,只是不便开口问他。和他一起之后,我又兴起了写那篇报告文学的念头,但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日子跟爸爸妈妈商量吧,我还是想出去玩。”

“好。”他想拿回遥控器,我不让,我继续开始背《尔雅校注》,他就按下性子听,我背差不多了,刚要结尾,他突然问我,“周末见我家里人紧张吗?”

“什么!”我一下精神百倍,狠狠把他的狼爪拍开,这么重要的事他不提前告诉我,他来突然袭击,我当然紧张。我还没进过别人家门呢!

“没什么,我家里绝对没有意见,就是让你见见他们,他们知道你有好些日子了,就是见不到,都好奇呢。”

我没想到他早和家人说过我,我有相当长时间都跟他敌对着,也许是他认定我早,反正我一时适应不来,紧张的心里打小鼓,也很期待。我第一次进男朋友家门,我几个月后就嫁他了,我以前不幸运吧,这次我又走大运了。

他看出我的不安来,也不让我背书了,开始给我一点点讲他家里的人,他家里的事,和我商量周末见家人的细节。我很喜欢听,但我感觉都是正面的,积极向上的,没有负面信息,这点让我不踏实。我总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预知一切可能再动手做事。我不会找不齐善本资料就开始编目录,也不可能只编经史子集,民间散书我就不管了。我把见家人的事记在心里,我让他想到什么随时短信我。我怕自己哪里不妥。

他送我回家以后马上短信跟我联系,告诉我车开到哪了在等红灯,晚上睡觉前他先给我了告别短信,说“晚安,睡个好觉。”,后面写着对我的爱称。

下车时他叫我咪咪,他太喜欢c罩杯了,也喜欢我赖他的感觉。我想着小傻子就接受了这个新称呼,在甜蜜的晚安短信里睡着了。

可今天已经快中午了,除了早上他问我吃饭没有一直没联系。我拿捏不好短信的频率,我不想耽误他工作,但我又想他,到午饭以后我没忍住还是给他短信问他做什么呢。

一下午除了去关浩办公室件和上洗手间,我三分钟拉开抽屉看一次静音的手机,等着他的短信。到了下班也没等来。

前一晚我们亲得什么似的,现在他不回我,我总有些忐忑不安。一段感情要学习的太多,我让自己踏踏实实等,好在走到校外的林荫路上等来他的电话。

“中午没吃,开会去了。你干吗呢?”

我看着远处的车站,想着这是以后我们无数日子的开始,平复了很多焦虑不安,“下班了,回家吃饭,你呢?”

我希望他说一起吃饭,或者见面,但是他只是嘱咐我好好吃饭,说晚上要加班就挂断了电话。

我们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从未频繁的联络,见面了要么剑拔弩张要么**,我其实不踏实,我知道这不是平淡凡俗的生活。我想要安稳妥帖,我想好好谈恋爱。但他毕竟三十六七了,有忙碌的工作,他不能时不时拿着手机给我短信,我必须适应,必须坦然接受目前的一切。因为我选择了杨宪奕,也选择了这样的恋爱方式。

我正在车站犹豫要不要晚上去他家等他,身后有人拍拍我的肩。我看见冯纶的脸,好像什么都没看见,转过头继续等车。

“戴若,最近好吗?”

我没说话,往一边挪了几步,开始在心里背《尔雅校注》,当做什么都没听见。我知道冯纶还在几步之外,我猜到他可能分手了,但这些和我无关。我早不会为一个演讲迷惑自己的人生轨迹,我已经有了杨宪奕,其他人我谁都不要。

晚上我在方睿慈家吃的饭,通过她老公了解了不少杨家的大情小事。他父母都安好,爷爷奶奶也在,是长房长孙,有个小两岁的妹妹,早嫁人了。

我突然转念想到别的,问杨正奕,“你认识他前妻吗?”

杨正奕脸色微变,给我把杯子里倒上果汁。他的举动很小,我看在心里却觉得惊涛骇浪一般。他前妻是谁?为什么杨正奕不说?是不能谈的话题吗?

我讨厌禁忌,我跟他一起之后我要知道清楚他过去的种种。

“我随便问问。”我缓和些语气,方睿慈的手抚在我手上,像是一种安慰。我们又聊了很多别的,我隐隐约约试探,最后杨正奕正色问我“你听说过陈家棋吗?”

我一脸茫然摇摇头,来不及想也来不及继续问,杨宪奕把电话打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