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唯剑永尊最新章节 > 第465章 龙有逆鳞 触之必死
温热鲜血滴撒在常曦脸庞,女子胸前胸后被骨刺贯穿,不知气机之上还有气数一说的凶手大势已去,被紧随而至的严字营战士们愤怒的大卸八块,让被稀眉名宿困在灵兽袋里的大青重见天日。阿光脱下头盔,见到大人怀里几乎被刺成两截的曦儿姑娘,顿时脑袋嗡得一下一片空白,双目无神的跪倒在黄沙里,被父亲教导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他掩面而泣。

常曦没了平时的泰然自若,双手叠在曦儿胸前,手忙脚乱的给她止血,气若游丝的曦儿容颜凄美,断断续续道:“常…曦哥…曦儿终于能帮上你的忙了。”

风行甲内衬里的回春符自动激发,但奈何曦儿胸前的伤势过于骇人,回春符散发出的生机绿光没有办法愈合伤口,而且曦儿的贯穿伤口中还有着迥异与鲜红的淡淡紫黑色,显然是某种能够阻碍修士自愈的歹毒巫术。

“曦儿乖,别再说话了,有哥在,你不会死!”常曦自己没有发现,他的嗓音因为恐惧和害怕而满是颤音。

曦儿小脸苍白如纸,听话的点了点头,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异常艰难,旋即她仿佛倦了,再没有声息。

常曦没有半分犹豫,迸指成剑,一剑刺进心头,取出一滴被修行人视作第二条性命的心头精血,小心翼翼的抹在曦儿舌尖。龙族精血的澎湃生机大量涌入,使得曦儿的苍白脸色顿时涌上一抹红艳,但伤势依旧没有好转。

沉睡中的小药被常曦唤醒,火急火燎的现身,瞧见主人怀里几乎被穿刺成两截的可怜人儿,顿时模糊了双眼,搬起曦儿就准备带她进入了药圃空间中,小药抹去眼角泪花说道:“药圃空间中带有自成一片天地,可能对愈合伤口和拔除巫毒有些裨益,只有在那里我才能试着救回曦儿性命。”棉々花糖小说网々WWw.miANHUAtANgtXT.CoM

常曦点了点头,目送她们回到手上戒指中,站起了身子。

在周遭严字营战士们的感知里,大人就仿佛是一头满腔滔天愠怒的巨龙,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常曦看向远处有战士正在收起已阵亡的袍泽尸身,仔细看过身旁每一张染血的脸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无比肃穆的缓缓抬手,认真行了一个独属于他们洞幽部的庄严军礼。

所有围过来的严字营战士们激动的看着大人,同样把手齐眉行军礼,这是对他们最好的褒奖。

大青依旧是小蛇模样,伤势是自他跟随常曦以来头次这样严重,常曦将他也送进药圃空间中疗伤。

世人只知他明面上纣绝阴天宫宫主身份,但却少有人知道鬼帝授予他的大阿修罗王名号。

修罗二字,每一笔一划都是用鲜血饱蘸出来的。

常曦一脚踏碎了稀眉名宿的脑袋,红白之物四溅开来。尸块中有一道颜色黯淡的元婴想要趁机逃离,被他一把紧攥在手里,连问都不问,直接将起捏碎,其余的尸块血肉被无形的力量震碎成肉糜,继而被彻底碾成齑粉。

胸膛间已经水漫金山的血海中,第二人格伫立在龙首上,脸色说不出的可怕狰狞。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此事这位大阿修罗王的眼中再没有一丝怜悯,一眸令人心悸的金黄,一眸让人胆颤的银十字星,煞气纹路沿着脖颈攀附在脸庞上,并在他身后展开两束宛如实质的光翼。

有细心的战士注意到大人的脸颊上,多出了些许仿佛鳞片一样的物事。只刹那间,常曦原地的身影似乎变得模糊不定起来,继而在鬼门关前卷起一阵直冲天际的风暴,常曦因极度愤怒而超越极限的身法快到让所有人为之窒息,竟连续瞬移出十几里地,径直来到那名年迈名宿的身前。

局面顷刻间演化成生死危机的关头,年迈名宿虽不及那已死的年轻名宿招式刚猛,但胜在路数圆滑,在林长风和严坤的两头夹击下还有余力。但见到如同鬼魅般瞬息横跨十几里的常曦时,不禁心头大骇,鼓荡气机震开两人,欲反手推开来者不善,却不曾想他那杆联通经脉的白骨大戟刚刚横过胸前,就被那人双手攥在手心,只双手蛮横一绞,就将白骨大戟生生折断成数截。

一只琉璃色的手掌穿过他的肚肠,握在他的脊梁骨上,只听得咔嚓和哗啦两声,在明王琉璃体前不堪一握的脊梁骨应声而断,同时肚子里的温热脏器也被那只手掌给全部扯了出来,哗哗啦啦从半空中溅落黄沙。

已成空壳的年迈名宿被一掌劈碎头颅,元婴泯灭,鲜血浇撒在常曦身上,只兔起鹘落间就击杀一名棺山岭中成名已久的化神境修士,其场面惨烈,是真真切切的修罗手段。

常曦身形并未停顿,脚下剑步丛生,直接掠向云海之上的焦灼战场。云海之上惊雷滚滚,剑气纵横,背后光翼舞动的男子任由惊雷劈在身上,毫发无伤。他望向陷入苦战的黑甲女子,只淡漠喊出两字。

“回来。”

手持洞幽剑的洞幽娇躯一颤,旋即毫不犹豫的投身剑中,漆黑如墨的洞幽剑在云海中直奔自己的主人。

棺童面色难看的看着宛如浴血修罗般的常曦,自己三位师侄的死他早有感知,但奈何他空不出手。本来倚仗着化神境后期的强横修为,对付这年轻轻轻不谙巫术诡谲的宫主本不该有如此多波折,现在这家伙的气势根本如日中天,比起老祖的威压甚至还要强出两三分!

知晓今日之事必须要分出个你死我活的棺童涌现无穷杀机,他不惜将自己的身躯炼成无经无骨的血肉熔炉,为得就是能够在修行路上剑走偏锋,以求窥伺那炼虚境的背后真意,他绝不相信自己本体出世,还会败在一个个区区化神境中境的毛头小子手里。我棺山岭屹立罗酆山地域万千势力之上千百载,就算你是那纣绝阴天宫宫主,也甭想讨得半点好!

棺童整副身体变为病态的赤红,肌肤下涌动的灵力江河和殷红血液以肉眼可见的形态决堤而出,在云海上潮起潮落成无边血海,血海中无数冤魂厉鬼凄厉呐喊,模样悲惨,但凡有任何活物落入血海中,下场几乎不用猜想。

此刻已然是半人半龙模样的常曦屹立云端,面无表情,然后有一剑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