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唯剑永尊最新章节 > 第437章 酆神湖上风波起(终)
五百丈碧绿水幕与犹如泰山将倾的四只肉柱针锋相对。

“砰!”

惊天动地的撞击声响让福船上远观的众人们眼皮狂抖。

看似孱弱的薄薄水幕没有想象中的一触即溃,反倒是携泰山压顶之势轰击下来的几条肉柱变得千疮百孔,原来那水幕中掺和了堪称海量的精纯剑气,水幕外跟刺猬似的,根根锋利,腥臭的血液沿着剑气尖刺缓缓流淌,依稀可以听见章巨体内传出气急败坏的模糊声音。

水幕皲裂,密密麻麻如蛛网的冰裂纹顷刻间扩散开来,裂隙中散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仿佛里面酝酿着什么东西。

福船上众多修士们伸直脖子望去,只见五百丈水幕如蛋壳般寸寸碎裂,一声响彻整座罗酆山的纯正龙吟绞碎云霄,竟有条金鳞金甲的百丈神龙扶摇直上苍穹!

“这是神龙?这不可能!那小子竟是龙族遗脉?!”

福船上当即就有修士不可置信的失声喊叫出来。

身为北方鬼帝跟前尽忠职守的丞相姚崇微微皱眉。

龙族这种可谓凌驾在妖界仙界金字塔尖的古老种族,他们的传承源远流长到几乎无法追溯历史源头,更是有着诸如龙冢这样可以游离在黄泉界天地法则外的墓冢,之前从未有见过龙族出现在黄泉界中。

参天府的林震江眼神闪烁不定,看着神龙摆尾在骄阳下金光熠熠,垂在两侧的双拳几次攥紧又松开,如此反复。

貂覆额的年轻女子嘴角弯起,不知为何心底有莫名情愫,仍旧青涩的脸蛋上几粒雀斑怎么看,横竖里都透露着喜悦。

巫术法门诡谲莫测,为寻常流派的修士们所忌惮,但也最是畏惧这样至阳至刚的力量。从棺山岭走出来的矮小童子又惊又怒,眼下要他当着罗酆山地域里几百号有头有脸的豪强面前低头认负,那棺山岭多少年来的积威岂不是今天就要毁在他的手里?

痴人说梦!

棺童仰天怒吼,满头如虬龙般暴起的青筋蓦然炸裂开,鲜血盖满他的狰狞脸庞,小山模样的章巨体表血雾升腾,八条触手各自舞动出神通附体,声声凄厉,迎面撞上那条威武不可一世的金色神龙。

体型已然不输章巨的神龙眼眸中掠过讥讽神色,两只龙爪迎上两条肉柱,毫无悬念的给撕成两三截。见章巨体内的棺童依旧满脸疯狂神色,龙吻张开,道道炙热浩荡的龙息在龙吻中翻滚如金汤,对准章巨身躯,龙族神通赫然浇下!

龙族化神境神通—煌炎击。

龙息如注,喷洒在章巨身躯上,炙热到难以想象的霸道高温顷刻间就将章巨那些护体黏液蒸发殆尽,伫立在酆神湖上作威作福的章巨变得焦黑一片,金色神龙一鼓作气接连又吐出几口龙息,竟真就彻底把这曾经悲鸣海中的霸主章巨活活烤熟!

**和肉香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古怪难闻,福船上顿时有几百道清风术不约而同的打出,甚为壮观。

罗酆山山巅处,年轻鬼帝目不转睛的看向酆神湖。

在众修炙热的目光中,遨游苍穹的金色神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直至重回原先白袍黑发的模样。

倒不是常曦不想维持神龙的妖化状态,而是妖化状态下的灵力消耗实在太过惊人,自己灵海中的那些储存实在是杯水车薪,要不是他掌握有向天地万物“借势”的本领神通,恐怕连后面那几口龙息都吐不出来,但其实也是因为酆神湖上水汽充沛,火雷两种灵气稀少,要不然他还能再坚持一会。

棺童身形狼狈着逃窜至半空,他双袖中空空荡荡,看着已如焦炭般的章巨连同他那双来不及抽回的臂膀轰然倒塌,心痛到滴血。

棺山岭耗费无数人力物力财力,才成功在悲鸣海中捕杀了这只化神境后期的章巨,借由这只章巨的**傀儡本可以横扫各大豪强,谁能想到竟然第一次交手就折戟沉沙。

见到金色神龙也已经不复存在,从半空降下的那该死小子连半缕灵力都舍不得用来减速,满心怨毒的棺童不甘自己损失惨重,嘴角鲜血溢出,面色再苍白一分,赫然是咬破了舌尖使用了精血催动的秘术。

棺童背后拖曳出长长的血雾残影,只几个眨眼的功夫就闪掠到了常曦头顶。

棺童身侧垂瘪的袖管再次鼓荡起来,自鲜血淋漓的断臂处爆出一截森然骨茬,骨茬迎风暴涨,变成比他身体还要巨大的八股枪刺,对着常曦的脑袋就轰然刺下。

常曦仰起头来,无动于衷,直直望向这个已经气急败坏的棺山岭名宿。

棺童察觉到难以言明的异样,白骨枪刺有微不可察的一顿,极好名声面子的他忽然不敢再以身涉险。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但就在他准备收回攻势,准备拉开距离再施展些其他巫术纠缠时,看到这厮嘴角露出计谋得逞的笑容。

“机不可失,时不待我!”

当即凭直觉认为是空城计的棺童再度刺下!

当白骨枪刺真真切切触及常曦额头皮肤时,棺童心中按捺不住的狂喜,旋即臂膀上阴寒气机暴涌,恐怕是把小时候吃奶省下的劲都用在了此时,森然枪刺此刻已然捅进去小半截指甲的深度。

但只是这小半截指甲的距离,离死还太远。

白骨枪刺再刺不进分毫,枪尖处传来的感觉已经不像是皮肉,反倒是像世间最坚硬的金铁,棺童脚底寒意直冲天灵盖,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在同一日里连续两次壮士断腕,急切的想要闪身退开。

额头一片耀眼琉璃色的常曦双目没有任何波动,同样琉璃色的双臂倏的探出,捉住棺童,只轻轻一拉一撕。

就给棺童在酆神湖上分了尸,滚烫鲜血当空浇撒。

见到棺童被生撕成两截,三艘福船上惊起声势远比章巨倒塌时还要排山倒海的倒抽冷气声,许多修士乃至各方豪强都纷纷惊得起身,直到两截尸身摔进湖中,仍是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

那身为棺山岭名宿的棺童可不是什么满大街随处可见的阿猫阿狗,作威作福多少年,现在竟然就这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