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唯剑永尊最新章节 > 第354章 死斗
被晾在一边的枯木和符崂时不时抬手去挡从禁制中心传来的劲风和震荡,他们彼此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震惊,枯木狼狈不堪,以他并不出色甚至有些平庸的元婴境修为,想要在此刻这片天地变色的禁制站稳脚跟还是略显艰难。

反观叛出万仙门的符崂虽然不受远处那两人交手间的强横波动影响,但他的脸色却有些阴晴不定。

仙道盟中年轻一辈里,除了青云山和昆仑中有寥寥几个迈入第二步大境界的年轻人以外,其他新秀都尚且处在第一步的元婴境层次,按理说这元婴境在化神境面前根本难以招架,化神境修士已经能初步沟通天地,纳天地灵力为己用,灵力可谓源源不断,便是耗也能把元婴境修士生生耗死。

可是这叫常曦的后辈虽然处在极端的劣势,抵抗的极为艰难,但始终未曾真正落败。符崂扪心自问自己绝不是魔域皇子殿下的敌手,可这常曦的浑身气机就坚韧的仿佛野草般。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符崂脸色阴沉,难不成自己堂堂化神境修士会比不上个元婴境小鬼?反倒是远处那两个已被殿下视作禁脔炉鼎的女子,让他有些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处理,忌惮于六皇子殿下喜怒无常的心性,符崂无论如何也不敢去越俎代庖。

赢德自幼在冷血无情的皇宫院墙中长大成人,见惯了魔族高手死士间的捉对厮杀,比起九州中许多声名在外但内在虚浮的新秀,这位手染鲜血无数的皇子殿下有着不俗的眼力和手段,他有心要试探出常曦这副大金刚寂灭体的极限在哪,手中鎏金刀大开大阖,罡风刺骨,魔气翻涌,掀起飞沙走石。

常曦脚下剑步丛生,眼前魔气缠裹的鎏金刀每每落在月虹上,都能打乱他脚下原本乱中有序的剑步步伐,后撤几十步将大地踩成疮痍,将大金刚寂灭体催动到极致的他避其锋芒,剑气一涨再涨,一剑递一剑,在剑道中被青云山众多峰主寄予厚望的常曦虽乱了剑步,但终归没有乱了剑法,死死守住了那一层距离落败只隔着一层的窗户纸。

短短十几息内鎏金刀已经挥砍不下千余次,赢德缓了缓提刀的气机,撇了撇手上这把斩过无数头颅的爱刀,抬头看了看天,旋即道:“难怪一直感觉哪里不对劲,原来是九州的灵气和魔域的力气不太一样,害的本皇子有些力有未逮。”

禁制中无处可逃,有了这难得的喘息时间,常曦换气再登楼,雄浑气机在肉眼中宛如水银般奔腾流淌,灵力缠裹在七剑上,常曦左右手剑指绷直,生死五行剑阵在剑主的一声爆喝声中,顷刻间将目中无人的赢德困在其中。

幽冥二老中身着白衣的冥老,是六皇子殿下身边仅有的精通阵法之人,无论是之前万仙门黑金灵舟外层的屏蔽禁制,还是眼下这座隔绝天地的阵法,都是出自他的手笔。魔域中精通阵法之道的魔修极少,哪怕在是大能如云的魔域皇宫中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由此可见掌管魔域的那位魔帝对六皇子是何等的宠溺。

冥老看出生死五行剑阵中的名堂,皱了皱眉,当即就要飘身下去将那不知好歹的剑修格杀,而他身旁一袭黑衣的幽老却是说道:“不过区区一座剑阵罢了,以殿下的实力,只要爆发魔气,毁去这等剑阵不过弹指间的功夫,急什么?”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冥老停下身形,算是认同了幽姓老者的话。

赢德没去看环伺周围虎视眈眈的七柄利剑,看着被他视作蝼蚁的常曦大把大把吞食丹药,也不阻拦,眯着眼睛仔细盯着常曦腰间的储物袋看了会,一脸惋惜道:“我曾赐给南疆万魔众那边不少功法秘籍和一些本皇子看不上眼的法器,现在却是能从你的储物袋中探查到那本叫做白蛛抱朴决秘籍的气息,难不成那万魔众里最是渴望能爬上本皇子床榻的薄樱已经被你宰了不成?”

体内灵力重新充盈,常曦吐出一口浊气,咧嘴道:“堂堂魔域皇族竟然会瞧得上万魔众的那帮乌合之众?”

赢德伸指弹碎一缕剑阵中的剑气,不咸不淡道:“万魔众对于我们魔域来说,只不过是一条听话的狗而已,本皇子高兴了,自然会分些残羹冷炙给他们填饱肚子。况且日后我们魔域大军南下踏平你们九州,少不得需要一只狗来引路。”

心比天高的六皇子继而冷笑,“看在你能宰了万魔众那几个跳梁小丑的份上,本皇子认可你是只稍微强壮些的蝼蚁,不过本皇子向来没有和蝼蚁说太多话的习惯。”

短短一炷香功夫里已经习惯了与剑气纠缠的年轻皇子抓住了一丝窍门,感受着剑阵中呼啸灵力的剑气,拄刀插地,浑身犹如实质的翻腾魔气轰然爆发开来,出师未捷的生死五行剑阵在魔气侵蚀下很分崩离析,这倒不是因为剑阵孱弱,而是在于修为上的巨大差距影响。

黑色魔气浪潮席卷开来后又倒卷而回,胜券在握的皇子殿下笑道:“听枯木说你还是什么妖族少主,能够驱使万妖供你调遣,本皇子倒是从未听说过劳什子的妖族少主。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本皇子还是特意为你画地为牢请你入瓮,这方圆千丈的禁制中没有半只妖兽,就连这地下百丈的土行兽都被幽冥二老清剿的干干净净,不能让你大展神威,本皇子心中甚是过意不去,你还有什么把式我劝你还是趁早用了,别等到一会欣赏活春宫时,再叫嚣着还有什么绝杀没用出手,那可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正当赢德想从这位在人族年轻一辈中地位不低的剑修身上找更多乐子的时候,他耳边蓦然传来幽冥二老的声音。

“殿下,千里外有两名化神境剑修直奔此地而来。”

赢德微微一愣,旋即不耐烦的道:“你们解决了便是。”

只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插曲,常曦的身形消失在赢德的视野中,赢德四下望去,只看见常曦奔若惊雷,只几个眨眼的功夫已经来到了千丈禁制的边缘。

赢德心思急转,猜到原因,讥讽笑道:“看来那两个直奔此地来的剑修是你的援兵无疑了,不过我还是劝你省点功夫,这禁杀阵不是你能破解的,他们也进不来。”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硬在了脸上。

上百块积木般侵染了主人指尖精血的阵法角牌升腾起殷红血光,百块阵法角牌上镌刻的阵法纹路彼此呼应,在冥老怒目圆瞪的注视下,灵力涌动着联袂成巨大的斥极阵。

在阵法一道上天资过人的常曦就算破不开这魔族阵法,但早已分神琢磨了个通透,这座阵法从外面看去是不可见的,就如同当初邙山陵在苍溪州现世时,周围宗门世家联手布下的那偷天换日的阵法是一个原理。

巨大斥极阵释放出与禁杀阵截然相反的波动,两股波动互斥之下,使得整座魔族禁杀阵从外面看来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起了涟漪,从而让外面直奔这里而来的两位剑修能够察觉。

被常曦摆了一道的皇子殿下终于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