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唯剑永尊最新章节 > 第247章 潜伏(下)
阴鸷男子闻言提脚动作一滞,顿时觉得脖颈间有惊人寒意涌入,他心底揣摩着这一脚若真就踏下,兴许丢掉性命的不会是罗灭,反而会是他自己。

心思急转下,他嘴唇开阖,最终还是没有吐出半个字来。元奎师兄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虽同为元婴境大修,但小境界上的差距却实实在在,真要动起手来恐怕不出半盏茶的功夫就要落败。更何况这天傀门早已被元奎师兄鸠占鹊巢,周围全是元奎师兄的人马,一个不慎下恐怕就要被杀鸡儆猴。

想到这位元奎师兄之前种种惨无人道发指的行径,他忍不住咽了咽发干的喉咙,低眉拱手恭敬道:“赵元坤办事不利,致使万傀殿苦心经营的计划付之东流,还请师兄责罚。”

元奎眯了眯丹凤眸子,眼角嗜血颜色一闪即逝,满意笑道:“赵师弟身为血灵宗元婴境大修,是万魔众中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我元奎岂是那不知轻重的睚眦之人?只不过让师兄我有些好奇的是,赵师弟虽然是顺道来我这,但为的恐怕不仅仅只是拿罗灭出口恶气吧?”

元奎抬掌做刀,殿中顿时有着尸气翻涌,他笑着说道:“赵师弟应当知晓我深谙炮制人彘的秘方,如真是为了出口恶气,不如我现在就断去罗灭四肢炮制成人彘任你发落,帮你出了这口恶气如何?”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罗灭面无人色,磕头如捣蒜,额头血肉飞溅,露出白骨。

心神震动的赵元坤强自定了定神,不去看那罗灭惨像,拱了拱手道:“师弟来此处,是为告知元奎师兄一件事。”

“哦?说来听听。”

赵元坤凝重道:“青云山后山的小师弟要下山入世了。”

宽大座椅上的妖冶男子终于将一直微眯的眼眸睁开,眼眸中精光四溢,苍白指尖缠绕的缕缕猩红血丝齐齐崩断。

青云山后山中人每逢下山入世,总要在这九州各境上闹出不小的动静,元奎自然是早有耳闻甚至是亲眼见识过。那被整个九州称为年轻一辈无人可出其右的后山大师兄初入世时,根本瞧不上那时西域南疆已成气候的万魔众,直接向北而去,自昆仑到天墉,再到万仙门和大荒殿,没有一个人青年才俊能够阻拦他的脚步。

而那后山二师兄则没有那么挑食,白衣仗剑入南疆,越过苍山洱海,将万魔众年轻一辈杀的杀斩的斩,宛如持镰的老农走进自家后院割韭菜一般轻松。最后若不是万魔众中终于有老怪终于舍得撕破脸皮以大欺小,让那白衣剑修一退千里,否则整个万魔众年轻一辈就要青黄不接了。

元奎那时只有金丹初境,那丰神玉朗的年轻公子不屑杀他,留了他一条性命苟且偷生。他当时跪坐在血泊中,双眼无神,他始终想不明白,明明师兄师姐们和那白衣剑修明明同为元婴境大修,为何却只能如韭菜般任他宰割?

时至今日他已经位居万魔众年轻一辈的魁首,但每每回想起几年前那递在他脖颈上一剑,他依旧升不起半生抵抗之意。元奎嘴唇殷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蔽于衣袖下的拳头紧攥,修长指甲刺入掌心,却诡异的没有没有带出半点血迹。

他知道这件事已经成了他的心魔,如果不能破去心魔,他将终生不得触及化神境的层次,还想踩着更多人的尸骨爬得更高的他怎么会只甘愿停留在区区元婴?他要用这个后山关门弟子的血肉尸骨,来铺就他成为化神的登天梯。

常曦几次三番坏了万魔众大事,一跃成为后山小师弟后,更是成为了万魔众必杀名单上的首要目标。往年青云山后山中下山入世弟子的修为实在太过强劲,就连那两名女子联手亦能让整个江湖叫苦不迭,臣服在那两名女子石榴裙下的风流鬼难道还少了?直到这一名堪堪不过的金丹境的小师弟,才让万魔众看到希望。

任你金丹境再强,还能强的过元婴境不成?

只要能够成功击杀这个下山入世的后山弟子,定能让上五宗颜面尽失威严扫地。元奎打定主意,只要宰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用他的肉身炼制成魔傀日夜驱使,方能消解他心魔缠身,而后他再找个借口返回南疆宗门,至于事后这些听命于他的同门弟子是否能够承受青云山的怒火,最终又有几人能活,又与他何干?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元奎沉思良久缓缓沉声道:“以往他们下山入世历练,路线都各自不同,毫无规律可循,如果那常曦朝别处去了,那便有些难办了。”

赵元坤却说道:“师弟我倒是有一计,可让那常曦心甘情愿的往此处而来。”

元奎眼眸骤亮,“此话怎样?”

赵元坤忽然缄口不语,换为神识传音,元奎阴鸷眼神几经变幻不定,最终定下主意,开口道:“若那常曦上钩,赵师弟你当居首功。”

赵元坤拱手连声不敢。

元奎撇了一眼仍是叩首不止的罗灭,说道:“我再给你十具魔傀和十名金丹境好手,再寻不到那青云山弟子身影,你就提头来见吧。”

师兄的话此时入耳犹如天籁,罗灭身前横流的鲜血中肉糜成泥,他起身颤声道:“多谢师兄开恩。”

元奎手掌一挥,大殿角落十具尸气森然的魔傀猛然睁开血目,咔嚓咔嚓的细密声响此起彼伏,连同离殿门最近的十道皂袍人影站起身来,随着模样狼狈的罗灭告退离开大殿。

随着赵元坤与剩下万傀殿弟子躬身离开大殿,元奎起身甩袖向天傀门后院而去。

偌大的天傀门后院同样松柏遍植,青松白雪两相宜,不远处还有初春桃花盛开,怡人风景乍一眼看去仿佛并无不妥,但空气中实则有着无数缕肉眼难见的殷红丝线和灰暗线条互相缠绕,空气中的微甜气息若非刻意有心探查,只会以为桃花芬芳的气息。

元奎走在横跨山涧的廊桥上,明明桥上无人,脚下步伐却是左右飘忽不定,丝毫无规律可循,脚尖每每触碰桥面,便会生出阵阵奇怪的嗡鸣声响。廊桥不过百尺,元奎却足足用了半柱香的光景才抵达廊桥另一侧。

廊桥另一侧三面环山围抱,青山断崖下有着一座院落,院落高处暗处隐藏着几十具面容骇人的傀儡,一只衔虫青鸟欲飞回树枝上,一只森然臂爪毫无征兆的探出,将飞过身边的鸟儿攥成一团肉泥,鲜血淋漓的塞进血盆大口中。

人踪灭,鸟飞绝。

元奎推开偏院房门,扑面而来的腥臭血气和浓郁尸气让人作呕,元奎苍白脸颊上浮现出沉醉神情,面前一个个漆黑邪恶的陶罐中竟然都是天傀门弟子!

只是所有的天傀门弟子既无两手,也无双足,眉发剔尽,双目被剜,就连喉咙也被药物毒哑,被剥去整张人皮的他们已经发不出半点人类的声音,陶罐中邪气缠绕侵蚀这神智,无数蛊虫攀附肉身钻进他们体内筑巢产卵,待炮制人彘傀儡的所有工序完成,便能炼制出只服从元奎命令的杀戮机器。

“常曦,希望我的这份大礼,你能够喜欢。”

元奎嘴角咧开残忍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