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唯剑永尊最新章节 > 第240章 震惊
三师姐送给常曦的阵道古籍分二十七册又三十二卷,里面详细记载着前辈阵法大师们留下的感悟和阵图,世间基础的阵道知识看似详尽详细,实则各种框架束缚极多,极容易让初涉此道的新手潜移默化的受到影响,继而固步自封,最终成为一个墨守成规不得跳出圈外的死板阵师。

三师姐特意扔掉了那本《阵法基础详解》的册子,亲自启笔落书将心中的感悟和心得毫无保留的传授,才有了常曦手上这本仍旧散发着清新墨香的翠竹手札,看着手札上工整漂亮的纂花小楷,常曦不禁感慨,若是三师姐肯屈尊躬身符道,恐怕只光凭这一手美到令人窒息的纂花小楷的书法技艺,就能让整道符篆的威力再上一个台阶。

轻轻卷起这份足以让天下阵师奉为至宝趋之若鹜的珍贵手札仔细收好,常曦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感叹三师姐真是人好,书法好,文笔更好。手札内容通篇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心思玲珑的三师姐不愧是为妙人,生怕小师弟理解不透,特意举了许多生动例子,旁边还附有绘声绘色的精致图画供他更加直观的理解,可谓煞费苦心。

这份天大的恩情,常曦深深埋藏在心底。

有了三师姐手札珠玉在前,再阅读起其他的阵法古籍明显轻松了不少,常曦着重其中有关剑阵的知识。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除去初窥门径境界的一元剑阵、两仪剑阵和三才剑阵,常曦才知道再向上的登堂入室境界中,其实剑阵种类远不止四象剑阵与五行剑阵,还有许多根据四象五行真意衍生出的其他阵法,再向上炉火纯青境界的则是有着诸如七星剑阵、八卦剑阵和九宫剑阵,也各自有着无数分支。

炉火纯青之上还有出神入化,据说达到出神入化境界的阵师被世人尊称为阵法宗师,一己之力能以苍天厚土为禁,布下绝世阵法困日月于其中,开宗立派裂土封疆更是不在话下,是为九州无数阵道中人的心之所向。

但三师姐在手札中只提及却不细说,常曦心中微暖也有哭笑不得,知道是三师姐怕他又忘乎所以走火入魔了。

剑阵种类之多犹如天上繁星密布,但大多还是逃脱不出剑阵的既定框架,常曦细细琢磨着,希望能看出其中端倪。

常曦放下书卷,眼眸中闪烁着若有所思的深沉光芒,凌空抬臂屈指着在半空中或横或捺,动作看似信手从容,实则每一个笔划都在心中经过精心计量,泥丸宫中神识如匹练般凝聚在指尖,一点点临摹出书卷上图案繁杂玄奥的阵法雏形。

案边烛火明亮,照亮了初涉阵道的人儿紧蹙起的眉头,常曦额上渐渐有了细密冷汗,半空中看似空无一物,其实有着一幅完全由神识勾勒出的残缺阵法,一根苍白手指急颤着点在阵法某处,却久久无法按下,随着常曦眼底闪过一丝痛楚神色,神识波动紊乱,指尖阵法顷刻间崩碎成虚无。

绘制剑阵只不过片刻功夫,却几乎将常曦体内黑白莲台上的生死剑气和灵力消耗殆尽。常曦没敢去尝试逆向分解剑阵构成的高深路子,毕竟之前他就险些在三师姐的剑阵中因为强行分解构成而走火入魔,所以这次他很乖,走的是那温吞着按部就班的法门,不曾想却是如出一辙的困难。

阵法一道这座大山巍峨气象的背后,遍布横生着世人畏惧的崎岖险阻和满地荆棘,山脚下的常曦抬头望不见峰顶,哪怕大山上有着前人走出的蚕丛鸟道,他只沿着锋利山岩攀爬不过丈许,便已经双手鲜血淋漓。

常曦眼睑微阖,隐去眼底渐渐浮现的血丝,调息许久后没有急着立刻再试,而是起身去湖边,取来了一钵被冬雪冻的冰凉的湖水洗了把脸,顿时精神了许多,他拿出一条紫金束带将满头墨发绑在脑后,继续捧起书卷苦读。

烛光摇曳,一夜未眠。

“小师弟,你的脸色不太好,昨夜没有休息?”

四师兄脚踩着一片青翠竹叶于熹微晨光中翩翩而来,动作优雅的在天波亭中寻得一处离小师弟最近的位子,假装没有看到七师妹都快翻到天上去的白眼款款坐下,关心的问道。

翠竹笊篱从热汤中盛出一碗热乎乎的元宵,常曦递给四师兄苦笑道:“昨夜看三师姐送给我的阵道古籍和感悟心得,一开始挺受挫败的,结果我不服输就继续钻研下去,等我再回过神来时,没想到已经快天亮了。”

四师兄将瓷碗中一只皮薄馅足的黑芝麻元宵送入嘴中,细细咀嚼吞咽,心中想着若把小师弟的厨艺比作修为境界上的辈分高低,最起码也是青云山掌教这一级别的存在,他听到常曦大倒苦水,笑着说道:“三师姐的阵法建树独步天下,能够被她看上眼的阵道古籍自然是个中精品,晦涩难明些也实属正常,我虽然不深谙阵道,但以往曾帮着师姐打过下手,你不妨与我说说是哪里遇到了问题。”

“我彻夜感悟这座三师姐教我的生死五行剑阵的构图,总觉得似乎还可以再精简一点。”

常曦点了点头,抬指凌空绘阵,指尖神识牵引着灵力,在半空中绘制出五行剑阵互生反哺的阵图,拇指定住阵眼,左右分出生死两仪剑阵,而后向前一推,缩小无数倍又精妙无比的生死五行剑阵剑气嗡鸣,飘在四师兄身前三尺。

四师兄一时间忘记了伸手接住阵图,直到阵图近身了才反应过来,看着线条构造无比繁复的剑阵阵图,他咽了咽发干的喉咙,不可置信的问道:“这是你昨夜临摹出来的?”

常曦点了点头。

性情疏淡与莘彤有得一比的四师兄面色激动,颤声道:“能够凌空绘制阵图是阵由心生的表现,不仅意味着你神识强度足够驾驭临摹高深阵图,更是代表你已经能初步掌握这座剑阵了。”

如果小师弟在拜入后山前已经涉猎阵道,那么他断然不会如此惊讶,但他却是知晓小师弟是从昨日开始,才由着三师姐领入阵道大门。三师姐是他认知中整个青云山乃至整个仙道盟中最具潜力的阵道天才,只是无奈受限于元婴境修为,无法同那些成名已久的老怪们那般布置出传闻中的惊天大阵,但是他确确实实的看到过,三师姐曾经绘制出足以比肩出神入化境界的惊天阵图,只惊鸿一瞥,便让他神念刺痛。

而眼下的小师弟,竟然有着比三师姐还要强大的天赋?

四师兄按捺下心中震惊,神秘道:“小师弟,你可知道三师姐第一次能够以神识凌空绘制阵图时用了几日?”

常曦也咽了咽发干的喉咙,这次摇了摇头。

四师兄竖起三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