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唯剑永尊最新章节 > 第57章 局势
最让人振奋的,莫过于穆樊那块玉简中的内容。

从玉简中的只言片语中,众人得知奉斗篷男子之命意欲颠覆林家的人也只此一个叫穆樊的筑基境修士。不知是为防止正派修士看出端倪亦或是留下林家一众老者性命还有用处,遍及整个林家后院范围的息魂阵威能也仅控制在了炼气境的范畴。而且玉简中还详细说明了阵法构成以及阵眼的位置,这样一来,这座息魂阵便不是不可破去。

这对常曦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

翌日清晨,青阳城城主府前,无数人驻足围观。

囚车中断去一臂的林威披头散发的跪坐,双目无神,不复以往林家二爷高高在上的模样。不知是谁扔的一个臭鸡蛋打在林威身旁,腥臭的蛋液溅在脸上。

“狗东西,你祸害我孙女时,可曾想过你也有今天?!”

人群之中,一古稀之年的老者拄着拐杖慢慢走出,脸上写满沧桑的沟壑剧烈颤抖,两行浑浊的老泪夺眶而出。

“苍天有眼啊!”

林威此前荒淫无道引得人神共愤的卑劣行径历历在目,众人的怒火瞬间被点燃,谩骂、诅咒和无数的臭鸡蛋和菜梆子铺天盖地。囚车旁的林家护卫们默默走开,看向林威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怜悯。

城主府的楼台上,一袭朱红官袍的男子负手伫立,看向府门前哄闹的一幕和囚车中只顾闪躲的狼狈身影,负在身后紧握的手掌终是微微一松。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林家这般,也算是给了一个过得去的交代。”

听到背后蓦然响起的声音,朱袍男子身形一顿,但待听出来者是谁后不由喜道:“潘师兄怎得有空来此?”

楼台的阴影中有着一名身着黑色云锦袍子的中年人,不疾不徐的走到朱袍男子的身边,略显憔悴的面庞朝着城主府下熙熙攘攘的人群道:“青阳城的调查已经水落石出,宗门任务已告一段落。”

“潘师兄本事果然了得,结果如何?”

潘师兄看了一眼朱袍男子,从怀中摸出一块玉简丢到城主手中。

朱袍男子渡出一缕灵力沉入玉简中,没过一会便皱起了眉头:“穆樊,筑基境初期散修?万魔众怎么可能只派一个区区筑基境初期的暗子来我青阳城?筑基境而已,又能掀起什么大浪?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潘师兄慢慢转过头来寒声道:“翟安,你在质疑我?”

翟安只觉得心中一窒,霎时惊出一身冷汗,连连矮下身子向师兄告饶,心中对自己方才的颐气指使一阵后怕。

在神炼宗中,似他这般为寻一方庇佑而成为外围弟子之人不在少数。神炼宗中门规森严异常,数百年来不知有多少弟子用自己的性命和鲜血验证了这一点。外围弟子和神炼宗弟子之间无论是实力还是身份都不啻云泥,至少以他这个伪金丹境界的青阳城城主来说是这样的。如果真惹恼了眼前这位有着实打实半步元婴修为的潘师兄,下场可就真的不妙了。

“既是暗子,修为过高只会引人注意,越是不起眼的修为,就越是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奇效,这是万魔众的老把戏了。”

潘师兄眼中倒映着整片朦胧的青阳城,沉声道:“自一月之前入城的修士共有一百八十七人,唯独这穆樊自当日进城之后就下落不明,直到四日前深夜才突然从林府中现身偷偷出城。而那林府中还有两道炼气境的气息,其中一个炼气境后期的修士后脚跟在穆樊之后也一同出城。一个时辰后那炼气境的小子一人当着守城甲士的面身负重伤逃回,而穆樊则是就此消失再也不见人影。”

潘师兄拧了拧发痛的眉心,莲花模样的眉纹暗淡不已。

神炼宗在徽州也是排得上号的名门大派,凭借独树一帜的神念之术让修仙界为之侧目。他所使用的正是神炼宗中内门弟子独属的秘术“众生相”。

辅以这种秘术后施展神念即可突破距离和范围的限制,从而获取情报和信息。这一个月以来他日夜使用“众生相”监视着青阳城和修士有关的一切,终于在几日前水落石出。

如若再没结果,以他的修为和随身所带资源也无法再坚持几日了。

“林家炼气境的小子回城后我第一时间出城寻找穆樊的踪迹,但除了深山中一片狼藉之外便再无所获。我相信无论如何以炼气境修为对阵一名筑基境修士,必然是一场生死搏杀。平心而论,换做是你在搏杀之中,如果对方没死,你可敢将后背留给对手?所以我料定,那穆樊已死。

“炼气境重伤而返,而筑基境的穆樊却被杀死…林家何时有了这般强悍的炼气境修士?这要成长起来还得了?”翟安不可思议道。

潘师兄一阵冷笑:“林家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弹丸之地的普通家族,如何能驾驭的了这等人物?哨子从林家传回来的消息,林家中两个炼气境修士应当都是青云山弟子,而且其中一名女弟子还和林家关系匪浅。”

“青云山?仙道盟中上五宗中的那个青云山?可是这次调查邪道门派暗中渗透徽州一事,不正是仙道盟指派我们神炼宗去办的吗?青云山这突然的一手到底是何用意?”

翟安忧心忡忡来回踱步,有些乱了方寸。神炼宗他得罪不得,但那尊为修仙界巨擘的青云山更是得罪不得。别看他身为一城之主,但正如潘师兄所言,不过是个弹丸之地的土财主。以区区伪金丹的旁末修为夹在神炼宗与青云山之间,只怕离死不远了。

不用翟安说,潘师兄自然也明白其中利害。思量一阵后却是眼角一缩道:“恐怕没有那么糟。”

翟安脸色一喜,顿时觉得眼前的潘师兄是那么的和蔼可亲,生活一下子充满了希望:“师兄,此话怎讲?”

潘师兄摸了摸下巴道:“之前我也曾怀疑过这两个青云山弟子是不是青云山外派来解决此事的,毕竟这两人进城后直扑林家,目标很明确。但现在看来,其中那一名炼气境弟子是拼了性命才击杀了穆樊。以青云山雄厚的实力,犯得着兵行险招用一个炼气境弟子引出那穆樊吗?随意拉出个内门中金丹境乃至元婴境的弟子直接碾压不是更加轻松?这般行事,不是上五宗的风格。”

翟安听言浑身一轻,只道的确是这么个理。

“那穆樊一死,线索也就断了,这青阳城的调查结果我会尽快反馈回宗门。三年前魔族大举进攻,三年后又有邪道门派联合成万魔众欲与仙道盟分庭抗礼。我料定要不了多久时间,这天下就要大乱了。翟安,你自求多福吧。”

潘师兄淡漠的扫过一眼翟安,腰间一坠串起的金碟迎风化作磨盘大小的法器,一步踏上,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消失在云海之中,只徒留楼台上翟安一阵长长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