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风雨大宋最新章节 > 第107章 无可奈何
焦用从房里出来,伸了个懒腰,只觉得神清气爽。一抬头,看见梁能嵬站在自己院子里,神情极是落寞。旁边站着几个自家将领,各自拿着腰刀,看着梁能嵬。

焦用吃了一惊,道:“这是怎么了?昨夜大醉一场,难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梁能嵬看着焦用,摇了摇头,神不守舍地道:“太尉,龙州举城而降,可昨夜为何屠城?”

焦用一时间摸不着头脑,道:“这是说的什么话?喝完酒之后,我便回这里睡觉了。什么屠城?——你说什么?龙州城被署了?怎么回事?!”

一个将领道:“昨夜有降的党项人作乱,引得满城人皆反。军兵平乱,没有办法,只好屠城。”

焦用看着几位将领,过了一会,才道:“为什么没有人来叫我!这种大事,怎么不叫我!”

另一个将领道:“不是什么大事,何必叫醒太尉?些许小事,自有儿郎们动手。”

焦用看了看几个人,知道他们都知情,只是瞒过自己。懒得问他们,大步走出州衙,看外面街道上情景。只见两旁的街道尸身狼籍,有的房子还冒着烟,路边不时有哭泣的妇人孩子。

梁能嵬从里面跟出来,指着街道,对焦用高声道:“太尉,军兵们若是想要钱,尽管开口,让百姓们去凑就是!何必如此!满城百姓,大部被杀。我已经降了的手下,一个不剩!”

焦用面色变幻,过了好一会,才猛地转过身来,厉声道:“你胡说些什么!你是降了,必然是手下不服,才惹出这一场祸事!我的军兵军纪严明,岂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再敢乱说,把你一刀砍了,算作首恶!来呀,把作乱的首恶抓了,协作不问!”

几个将领相视一笑,快步一前,叉手称是。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禁军整训之后,许多规矩也改了。出兵作战没了开拔费,战前没了赏钱,战后缴获要归公,主要以军功和官职奖励。对于营田厢军可以退役的士卒来讲,这些还可以接受,对于禁军老兵,那就觉得别扭无比。狄青知道军中不稳,一直把军队拢在一起,自己亲自看住。现在开始分兵,这种事情几乎是必然。

从九月出兵,到现在五个月了,有韩琦连立战功,这些将领和士卒还能认命。破了灵州,大军进攻横山之后,那就无论如何忍不住了。打了这么多胜仗,没有赏赐,那这仗岂不是白打了?昨夜有士卒开始抢民财,便就无法止住,最后发展到屠城抢掠。将领们根本无法约束士卒,最后干脆加入里面。

焦用在军中数十年,一看外面场景,就猜到发生了什么。禁军骄兵悍卒,这个时候无论如何是不能制止的,干脆认了。龙州是自己领兵,只要说是降兵作乱,哪个敢问什么?

重新回到官厅,焦用坐下,对梁能嵬道:“虽然降兵作乱,是你统驭无方。不过,昨夜你在这里陪着我们饮酒,与此事无关。一会我写一道奏章,你来联署,说明昨夜之乱!”

梁能嵬看看周围,闭上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党项军队不战而降,已经多次发生,怎么就自己这么命苦?别人都安安稳稳,就自己惹来屠城之祸。

草草安排了,焦用懒得再管,重新回到了后衙。一进屋子,就见到昨晚陪着自己的一个妇人,拿着一把剪刀向自己刺来。焦用随手一拉,把她拉倒在地,厉声道:“你做什么!”

那妇人看着焦用,哭道:“昨夜你占我身子,又派兵杀我全家,我拼着一条命,与你同归于尽!”

说完,拿着剪刀又刺了过来。

焦用抬起一脚,把妇人踢到一边,骂道:“真真是晦气!没一个安稳地方!”

说完,也不管房里的两个妇人,快步出了房,到了前面官厅。

夏州官厅,狄青看了焦用送来的奏状,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厉声道:“这个夯货,怎么敢纵兵抢掠!自镇戎军出兵,朝里官员对我们不知多少意见,他又惹出这种事情来,朝中如何放过我们!”

张玉拿起奏状,草草看了一遍,不由皱起眉头道:“破了灵州,党项军就已经胆寒。所到之处,大多望风而降,怎么会有降兵作乱?只怕是焦用说谎。”

狄青道:“必然是了。我们攻夏州,一样不战而下,外面的党项降兵老老实实,怎么会作乱?必然是焦用进城之后,纵兵抢掠,生怕朝廷追究,才找了这个托词。”

说完,坐在案后头大如斗,直气得浑身发抖。

张玉道:“奏状如此送上去,朝廷必然是不信的。可焦用不但纵兵抢掠,还把杀降兵说成是自己的军功,要向朝廷领赏。不上奏,只怕也不行。”

狄青摇了摇头道:“当然不行。焦用五千大军在龙州,正是去绥德军和延安府的路口,如果我们逼得紧了,他真要纵兵作乱,为祸可是不小。当立即把他的兵马招回来,才好处置。”

说完,一时间愁眉不展。沿无定河顺流而下,龙州正好是一个突出部,附近也没有大军,一时间竟无从下手。这个时候突然调焦用回来,他必然会起疑,未必会听令。这个时候再闹出其他的乱子,狄青自己也说不清楚。此次出兵,回为行动缓慢,朝中官员本来就对狄青不满,惹出大事,哪里还会放过他。

张玉道:“太尉,要不我到龙州走一遭。拿了焦用回来,看哪个说什么!”

狄青想了又想,道:“罢了,龙州已被屠城,周围再无大城,先让焦用在那里吧。等到我们攻下了石州、银州,与鄜延路夏太尉会师,再让焦用到银州会合。那个时候,也不怕他作乱。”

党项在横山地区的重地,是沿着无穷河排列。攻下银州,就再没有大股部队,横山基本平定。那个时候全军会合,也就不怕收拾焦用了。

张玉点了点头,一时间也觉得晦气。本来攻破灵州后,全军上下都想着在横山打一场漂亮仗,挽回前面的颜面,不想却出了这种事。

想了想,张玉道:“经前作战,战前军中发钱,打了胜仗,赏赐丰厚。此次出兵,与以前的都不相同,军中战前没有发开拨钱,战后也没有发赏赐。许多军中老兵甚是不满,占了城池之后,必然会动起歪心思。若不处罚焦用,只怕别的将领有样学样。”

狄青点了点头:“我也是正在为此事为难。处罚焦用,怕他军中不稳,窜进麟延路作乱,就实在是丢死人了!可若是不管,就怕其他的将领跟着他们学,惹出更多乱子。横山地区除了大城,四处还散落着许多党项的城寨,将领一路屠下去,哪里还有党项人肯降?”

这就是原来禁军的顽疾,主帅在属下将领控制不力,缺乏手段。兵是在统兵官手里,一到战时,统兵官不听从主帅命令,很多时候无法处置。靠杀立威是不行的,你杀一个,其他的统兵官就难免会心里打鼓,更加不听指挥。阵前杀将,没有绝对的权威,没有特别的能力,没有人敢这样做。

属下作乱,焦用见到的第一反应,是立即承认。狄青同样没有办法,即使反对焦用所为,却不能立即处罚。而不能立即处罚,就有其他将领跟着学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