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魔鬼进化系统最新章节 > 第八百零二章 新生 六
“厉门主,真巧啊。”

方雷叫道,没有揭穿厉飞雪的身份。

对一剑宗众弟子带着敌意的目光,厉风雷浑然不觉,依旧腆着脸道:“等进了魔神界,还要请老弟指点一二啊。”

方雷嘿嘿一笑,道:“好说,都是自己人,用不着客气。”

方雷说的声音很大,足够一剑宗的弟子长老听得清楚,闻言都是一皱眉。

可再不高兴也没办法,方雷是客可不是囚犯,不可能任由他们指挥。万一把他惹恼了,那就有悖他们的初衷了。再细想一下,方雷何尝不是借机在敲打他们,合作随时可以终止的。

厉风雷又道:“我与飞雪已经去了四次,可叹每次都是空手而归,希望这次能有些收获。”

方雷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拆穿厉飞雪的身份。

果然,一剑宗男弟子都是眼前一亮,数十道火辣辣的目光纷纷向厉飞雪投去。

可是一番打量之后,又都是一愣。

现在的厉飞雪虽然也是位美人,但好像跟传言不太相符,总觉得差了些许。

风铃儿低声道:“她就是厉飞雪吗?”

方雷嗯了一声,心中好笑。

“厉风雷,你又想在我们后面揩油水是吧?”

剑清宗主站在第一辆兽车上,口气不悦说道。

“背靠大树好乘凉吗?”

厉风雷的脸皮也真是可以了,说出话来脸不红心不跳,冠冕堂皇,而且又道:“剑清师兄放心,只要贵宗看中的东西,兄弟绝不插手。这总行了吧?”

剑清宗主哼了一声,对他的圆滑也真是没有办法。

仙冥门虽然是个小门派,但正魔两道的大宗门却都知道,很多年前仙冥门可是强盛一时,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落,从此一代不如一代。

而这位厉风雷厉门主,虽然众所周知他只有灵台境巅峰的实力,但是一些个跟他打过交道的洞天境及以上神师却知道,他并不是看上去这么草包,能够在正魔两道大宗门的夹缝中存活下来,要说没有点儿特别手段是谁也不会相信的。

方雷扭头望了望剑清宗主,忽然低声对风铃儿道:“咱们到厉门主的车上吧,省得在这儿挤了。”

“啊……”

风铃儿一呆,还没想好怎么推辞呢,就被方雷拉着起身下了兽车,直奔青狼而去。

“不太好吧,太打扰厉门主了。”

风铃儿急忙道。

方雷没开口,就被厉风雷接了过去:“不打扰,不打扰,都不是外人,上来吧。车上有的是地方。”

厉飞雪连忙向旁边一让,方雷推着风铃儿就登了上去,钻进车厢里面。

“这车就我们爷俩,你们来了正好做个伴,省去了旅途的寂寞。”厉风雷道。

风铃儿还想找个托辞,却看到厉飞雪一双秀目正在她身上打量,略一犹豫,暂且取消这个念头了。

剑清宗主当面安排的,让她跟紧方雷,再要反对的话就要让人心中生疑了。

只要厉风雷不脱离一剑宗的队伍就行,哪辆车不是上啊。

想想也就心安下来。

孟伯等人眼睁睁看着风铃儿上来又下去,心中失落之极,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坐在麋鹿背上干生闷气了。

剑清宗主只是瞥了一眼,没有作声。

这都是小事,没必要再多生枝节。

就在这时,天上传来一声鹤鸣,接着一只两翼横展长达十丈的雪白仙鹤,从云端向下飞落,迅疾无比,然后劲风扑面,扬起一阵尘风,轻轻降落在街道上。

众人抬眼看去,然后齐刷刷的起身,众口一词,向仙鹤背上七八个男女躬身施礼。

风铃儿也从车厢里钻出来,站到车辕上行了一礼,心中忐忑。

厉风雷低声道:“连一剑宗的小八仙都惊动了,真是大手笔啊。看来这一次行动,一剑宗是打算孤注一掷了。”

方雷道:“什么小八仙?”

厉风雷向前一努嘴:“喏,就是这八位前辈了。”

“看着年龄不大吗?”

厉风雷嘿嘿一笑,手指向前微指,道:“人岂可貌相啊。看到没有,那位最年轻的女子,若论年龄做你的太祖母都嫌年轻了。他们与白髯师祖均是灵相境巅峰,八人合璧,堪比三位天人境大神师,是一剑宗的中流砥柱。”

“是一剑宗的最强力量吗?”

厉风雷摇摇头,道:“一剑宗还有两位天人境界的老祖,轻易不露面。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现身?”

“那这阵容足够强大了,以前也都是这样吗?”

风铃儿正好钻进车厢,摇头道:“以前没有过。最多的一次就去了三位师祖,这一次还真有点儿特别。”

正说着,就见曲和快步跑了过来,招呼她下车。

两人在车下嘀咕了几句,风铃儿又上来对方雷道:“师祖想见一见你,可否……”

“见我?”

方雷咧嘴一笑,道:“不用了吧,他们都是仙人,我一个小武师有什么好见的。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就行了,但前提必须是我力所能及的。”

风铃儿见他执意不肯下去,只好作罢,悻悻走下兽车。

曲和无奈,又跑了回去。

方雷见状向厉风雷悄声道:“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厉风雷微笑不语,见他一直望着自己,只好道:“放心吧,就凭他们的名头声望,怎么也不会难为你一个后辈小子的。再说不还有我们吗,关键时刻也能搪塞一下的。”

厉风雷的表态刚刚说完,就见范学气势汹汹走了过来。

车上四人同时动容。

“老爷子,看来你的见识也不咋地啊?”方雷嗤笑道。

厉风雷老脸转白,目不转睛看着来到车前的范学。

“师兄,怎么了?”

风铃儿连忙下车,挡在范学身前。

范学不为所动,脑袋一拧向上喝道:“姓方的,你的架子不小啊,我们师祖都传不动你。”

“师兄……”风铃儿叫道。

“风师妹,你不用多言,这里没你的事儿。”范学道。

方雷嘿嘿一笑,道:“范学师兄,你这话我可真是越听越糊涂了。”

“你少装傻,在师祖面前还轮不到你来摆谱。识相的话,乖乖过去听候师祖问话。”

方雷钻出车厢,双手抱怀往车辕上一站,以一种看傻子的神气居高临下看着范学,哂笑不语。

场面顿时僵住。

范学失控,突然暴出一声厉喝:“在一剑宗面前装腔作势,找死!”

人随声起,右手五指成鹰爪抓向方雷,迅若脱兔。

方雷哼了一声,双腿微屈,右拳呼的一声向下砸去,拉起一声龙吟。

咚!

兽车剧烈晃荡了一下,范学就跟一只破麻袋般重重落在地上,脚下咔嚓一声,石板碎裂。

风铃儿一惊,一剑宗弟子愕然。

他们全都知道,这个少年连灵台都没有筑起,充其量就是一名力量型中阶武师,怎么一拳就把灵台境的范学给砸了回去呢?

范学也是一惊,激烈碰撞令他全身气血翻滚,隐隐有种逆息的趋势。

但是不等他想明白,车上的方雷已经展开了攻势,身形向上一起,疾扑而下,同样是右手鹰爪疾抓范学的面门。

范学震惊,身体略一后退,右拳向上一挥迎了上去。

两人的招式调了个个。

但是范学这一拳就没有方雷那种优势了,从拳面上窜起的白虎灵体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就一声哀鸣被方雷探出的龙爪捏死在手心,合拢后的五指变成拳势,爆出一声虎啸,重重轰在范学的拳头上,顺势直达面门。

空中飞起一片血雨,然后范学就在这血色天空下倒飞出去,扑通一声摔落在石板街面上。

在一阵惊“啊”声后,空气瞬间凝聚,鸦雀无声。

方雷飞出一口唾沫,骂道:“真他玛晦气!”

说完转身跳上兽车,道:“飞雪姐姐,我们走!”

厉飞雪愣了一愣,扭头看看厉风雷,双缰一抖,青狼兽迈开四蹄向前奔去。

原地只留下兀自呆愣的风铃儿。

一剑宗弟子早有人上前扶起范学,只见人已经昏死过去,生命无碍,可是一只鼻子却软塌塌的变成了平的。

有人看到范学受伤严重,就要上前追赶兽车,却被剑清宗主挥手拦住:“以后再说!”

看守门户的弟子把范学抬了进去,接着仙鹤飞起,一剑宗的兽车队伍开始出发,沿街不断有其他宗门队伍汇入进来,人也越来越多。

“方老弟,几个月不见,好像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啊。”厉风雷道。

厉飞雪也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有吗,我不一直这样吗?”

方雷扬了拳头道。

厉飞雪轻轻哼了一声,然后忍不住笑了一下。

三人同时大笑起来。

“不过这样一来,你可把一剑宗的年青弟子得罪光了,恐怕进入魔神界会有麻烦啊。”厉风雷道。

“哎老头子,你不是说过要罩着我的吗?怎么,说话不算数了。”方雷不悦道。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他们无所谓,我就怕那几个老家伙里面有人会刁难一下,不得不防啊。”

“你不是有后门吗,真翻了脸走后门就是了。”

“后门?”厉风雷一脸尬笑。

“你不会是骗我的吧,根本没有什么后门。”

方雷神色一僵,作势就要站起来,准备下车。

“有有有,确实有。”

厉风雷连忙拦住,道:“不过那是一步险棋,也是最后保命的手段,不能乱用的。”

方雷这才安下心来,道:“有就行。我警告你啊,如果真遇到危机你的后门不管用,就是死我也要拉上你。”

“不会,不会!”

厉风雷一脸心虚笑道。

浩浩荡荡的探险队伍里面,除了异兽的嘶吼声、蹄踏声,就只有耳边呼呼的风声了。

即将涉险,除了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师,其他人都是一脸凝重,也许这一去就要永远留在那里,出发之前的兴奋激动此刻荡然无存。

“为什么所有宗门都要赶在一天啊?”方雷发出自己的疑问。

厉风雷道:“这种统一行动都是取决于大神师的意志,再加上相互之间掣肘,岂是其他人可以擅自决定的。”

除了一剑宗的仙鹤,天上飞行的灵兽已经达到了十几只,其中还夹杂着两只楼船,一只通体血红,另一只却是巍巍青色,看上去非常古朴大气。

“血红色楼船是血魔宗血煞的坐船,青色大船是正道第一大宗道宗大长老无道子炼制的一件灵器。”厉风雷低声解释道。

“飞船也可以炼成灵器?”方雷奇道。

厉风雷道:“只要修为深厚,法力足够,什么样的灵器炼不出来?血煞这只坐船,却是从魔神界得来的宝物,也是这十几年间唯一公开承认来历的。”

方雷点头,道:“说起来这血煞倒也光明磊落,不像很多人敝帚自珍,生怕被人算计。”

厉飞雪插言道:“那是血煞,除了他谁敢。”

“那倒也是。”方雷赞同。

厉风雷忽然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然后嘴唇一张发出一声极轻微的“嘘”声。

两人一愣,同时闭上了嘴巴,却见厉风雷双眼向上斜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一样,眼珠跟着骨碌骨碌转了一圈,过了好一会儿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方雷低声问。

厉风雷透过门帘向上望了一会儿,方向正是那艘青色大船,这才以低得只有三人听到的声音道:“你怎么会引起无道子的注意了?”

方雷一惊,无道子不就是正道第一宗道宗的大长老吗。

厉风雷察言观色,又道:“你是因为什么被一剑宗请来的?”

方雷低声说出缘由。

“无惧神怨的人。”

厉风雷沉默片刻,摇头道:“恐怕你这一趟不会太顺利,弄不好还会给我们爷俩招来麻烦。要不,你还是回一剑宗的队伍吧,到了魔神界咱们再联系。”

“你这人……”

方雷心头火起,起身就往车下走,道:“我不去了,谁爱去谁去。”

厉风雷连忙拦住,陪笑道:“开玩笑的,别当真。”

方雷道:“老家伙,你把话说明白,是不是想利用我去找什么东西。如果只是这样,那咱们现在就各走各的,省得到了里面再翻脸。”

厉风雷道:“找东西是一定的,但不存在利用,千万别多心。”

厉飞雪白了他一眼,意思你挑这个话头干嘛来。

“哎飞雪,你看方老弟这个脾气是不是很像我?”

厉风雷又试图转移话题,但没成功,厉飞雪哼了一声没答理他。

“这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方老弟,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

方雷哼了一声,道:“希望吧,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厉风雷张了张嘴巴,终于低下脑袋自言自语般说道:“现在的年青人,怎么都这样啊,一点儿也不知道尊老、敬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