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仙侠武侠 > 河伯证道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圆真
思绪在千丈佛门下飘远,直到李牧鱼随着风神的脚步一同步临城门之下,李牧鱼的眼中的思索之意才悄然淡去。

“敢问二位施主,可是天庭中人?”

声音缥缈,由上而来,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李牧鱼的视线也不禁朝上方飘去。只见在白玉城门上的佛像旁,一处雕刻着守灯和尚图案的浮纹,竟“活”了起来。不仅歪着头打量着二人,而且,还顺势将提在手上的青灯,放在了一旁另一个和尚浮雕的手上。

“没错。”

见到门上异景,风神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也未惊讶,依旧僵着张脸,简短地回复了那“浮雕”一句。

而一旁的李牧鱼,虽在最开始听到声音的源头是来自一个看似死物的浮雕上时,心中虽然惊讶,但这种惊讶的情绪却并没有持续太久。

毕竟,修真者附身到死物之上,也并非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更何况,执掌擎天门的巨灵门神,也是长年附身在擎天门中,也早已令李牧鱼见怪不怪。

“果然是天庭神君,小僧已在此恭候二位神君多时了。”

唰——

金色的佛光忽然涌动,一如李牧鱼所料,那个能言人语的浮雕果真是由一个佛门弟子所扮,而随着佛光愈来愈盛,城门之上的浮雕也重新化为人身,并踏着佛光自城门上翩然而来。

“小僧法号圆真,是奉首座之命,特在此等候两位神君。所以,还请二位神君能随小僧移步至佛宗本院,首座与各位执事都在那里恭候二位……”

双掌合十,神态恭谨,凭借李牧鱼超强的感知力,很明显就从这个佛宗弟子的身上感受到与自己相持平的法力强度,从而,李牧鱼也能断定,这个和尚的修为,与自己一般,同样都是结丹后期。

“你带路吧。”

风神的说话的风格,依旧是强硬而不拖泥带水的方式,而与风神已经接触过一段时间的李牧鱼,对于这种说话方式自然已是习以为常,但是,对于初次接待风神的佛宗弟子而言,风神的语气以及周身属于高阶修饰的气势,皆令他有一种惴惴不安之感。

“小僧遵命。”

躬了躬身,那名唤圆真的佛宗弟子,便转身朝着身后的千丈城门看去。双掌依旧合十,大段的佛文则在圆真的低喃之中,化为金色的梵文向城门上的佛主烙去。随着佛文诵念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城门轻启,一道只有三米宽的“缝隙”,赫然两扇紧闭的城门之间敞开。

“两位神君,请——”

钟鼎嗡鸣,佛音缭绕,当城门开启的那一刹那,一股极为浓郁的檀香,恍若倾泻的潮水一般,豁然向着李牧鱼二人裹挟而来。而除此之外,同样也有一股极为炽热的阳刚之气,犹如烈火一般,在李牧鱼的额间扑打上一层细密的汗珠。

“城内的温度似乎比起城外,还要高上许多。”

感受着弥漫在体表之上的热流,李牧鱼的眉头不由得轻轻皱了起来,随即,两指轻拈,一股霜白色的寒气便顺着李牧鱼的指尖流出,紧接着,寒气聚拢,化为结界,将外界的所有燥热尽数隔绝在结界之外。

而此刻,在前方带路的圆真听到李牧鱼的疑问时,原本平和的表情,却忽然笼上了一层化不开的愁烟,就同连说话的语气,也明显可以听出浓厚的哀伤。

“劫祸已至,四季颠倒,自半年前开始,青州的气候情况就变得越发的恶劣。若非佛宗施救,怕是早已是生灵涂炭之景了……阿弥陀佛。”

念了一句佛偈,当着李牧鱼二人的面,圆真也不好继续做悲天悯人之态。但是,凭借李牧鱼敏锐的洞察能力,他明显可以感觉到,圆真的悲痛完完全全就是发自内心,没有任何的作伪。

“佛门慈悲,圆真法师这般感念苍生,天道必然不会辜负法师的一片真心的。”

看着圆真模样,李牧鱼也不自禁地安慰了一句,而听到李牧鱼的话,圆真则是强笑着同李牧鱼点了点头,双掌合十,低诵了一句佛偈,便继续带着两人,穿过城门内的第二重结界。

“嗷嗷——嗷嗷——”

温度飙升,灼热更甚,当李牧鱼与风神二人才刚踏出结界之时,只闻一道尖锐的鸟鸣声,携着庞大的黑影,迎面向几人飞来。

“圆弘师兄,是我——我是圆真——”

狂风卷地,巨影来袭,抬起头,李牧鱼朝着鸟鸣方向定睛一看,只见一只通体墨绿的绮丽孔雀,正拖着尾羽,扇着一对近十米长的巨大翅膀,向李牧鱼三人傲然飞来。

“嗷嗷——嗷嗷——”

不同于外表的绝美瑰丽,这只巨大绿孔雀的叫声,却是令人不敢恭维。但是,作为妖修的李牧鱼,却同样可以感受到这只绿孔雀身上极为庞大的法力波动。

若是李牧鱼没有猜错的话,这只绿孔雀的修为应该与圆真一般,也是个结丹后期的修为。只是,因为血脉品种的缘故,同白虎岭的那只白虎一样,这只绿孔雀貌似也没有凝体化人,依旧维持着兽身。

只是……

听着圆真唤绿孔雀的称呼,李牧鱼的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愣。

“圆弘师兄?这只孔雀妖难道也是佛宗弟子不成?”

心中讶异,但对于这只绿孔雀,在李牧鱼的印象里,却并不陌生。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因为,昔日在楼兰古国开启前夕,李牧鱼曾搭乘天庭方舟前往沙漠古域。而在李牧鱼同其他天生神灵初到沙漠之时,他便见过佛宗的首座——无心法师曾端坐在这只绿孔雀的背上打坐。而在那个时候,李牧鱼还以为这只绿孔雀只是被无心法师所收服的坐骑而已,未曾想……

见到圆真对于这只绿孔雀颇为恭谨的称呼,也侧面证实了李牧鱼对于这只绿孔雀身份的猜想。而见到那只名唤圆弘的绿孔雀向自己看来,李牧鱼则以同辈礼仪向对方行了一礼。而见此,那只绿孔雀竟也颇为人性化地朝着李牧鱼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