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夫君不要带球跑最新章节 > 第682章 番外之真身
三年前大婚,三年后洞房。

为补上这一课,六夫郎先每人独占妻主两天。棉花糖々小说网々wWw.miAnHUATANGtxT.com

为让夫郎们适应自己的真正眸色,“楚晗”当着他们的面,施展当年千面人间魔留下的百媚幻面,让他们目睹自己早已看习惯的蓝眸,缓缓变成黑眸。

千面人间魔的百媚幻面术,还是当初琉火给的消息,有他出言作证,众人便只觉神奇,并不突兀。

然而,十二天过去后,楚语然还是察觉到哪里隐隐不对。

当他终于站在巨大冰棺前时,眼眶湿润了~~曾经无比熟悉的女子,依然沉睡般躺在里面一动不动。

“语然,”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叹息,“还是被你发现了。”

楚语然回身将那跟楚晗一模一样的女子凝视:“为什么?”

“我早就说过楚晗即我,我即楚晗,可你们还是习惯了她,不习惯我,我只能出此下策,先变化身高与眸色,再以百媚幻面能改变眸色和修炼神皇能增长身高之由,让你们慢慢接受真正的我,顺便先习惯习惯魔界和神界的身体高度,”赤玄司幽语气无奈,“为了能来人界多陪陪你们,许多事都是不得不为之。”

楚语然转身看向冰棺:“你,其实已经回不到那个身体里去了对吗?”

“能,但风险极大,”赤玄司幽实话实说,“元神出窍再借尸复活,与进入魔界轮回之境转世为人的意义完全不同,离瞀原本答应每三年为我守护原身十五天,让我回来看你们,可后来着实不放心,为防再生更大变故,便送了我一件神界宝物,隐去身上的魔气,直接变化体貌后,来人界与你们相见。”

楚语然看了会儿冰棺,还是选择走向赤玄司幽,并轻轻将她抱住,半晌才低语出声:“为难你了……”

赤玄司幽回拥他:“无法狠心将你们抛却,就只能想办法。进入魔界界口不难,十年时间足矣;界口环境恶劣,生存不易,但有我亲自照应,也不难。难的是,”她在他耳边低叹,“你们得有很强的意志力坚持下去,只要在界口坚持修炼三百年,就能真正进入魔界,真正伴我身边。”

“三百年?”楚语然的身子一僵,随即后退一步拉开些许距离,“我们能否活~~”

“能,”赤玄司幽打断他,“有我在,绝对能。”

她的凝视,她的肯定,让楚语然渐渐心定。

是啊,她可是魔界帝尊,只要她想,在魔界,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赤玄司幽轻抚他的脸:“如果一切顺利,我会教你们魔界最高修炼法,让你们都修成不死不灭之身,如此,我们便能真正相伴相守,永不分开。”

“不死不灭……”楚语然喃喃。

这种传说里才有的事,此刻却发生在他身上,让他有点恍若梦中。

“对,不死不灭,”赤玄司幽将他轻拥入怀,“但前提是,你们得在这日夜持诵魔经的十年里,平安且健康地活着,不能有任何差池。”

楚语然闭上双眼,半晌才道:“那如果……如果中途有什么变故……”

“进入生死轮回,忘却所有前尘往事,”赤玄司幽语带忧伤,“只有不死不灭的我,永远记得曾经过往,独自痛苦,独自悲伤。”

楚语然的身体轻轻一颤,脱口而出:“晗儿……”

唤声方一出口,便觉不对,欲改时,赤玄司幽却道:“楚晗即我,我即楚晗,既然已经叫习惯,就无需特意更改。何况魔界试练各界人心时,本就多变化,只有在面对自己夫郎、坐在帝尊大位上开殿议事时,才用自己的本来面目。”

“那,那我们更要试着习惯你本来的名字,还有身高。”楚语然依在她身前,声音里隐隐多了一丝撒娇而不自知,“另外,闲暇之时,你也要多讲讲魔界里的事,让我们提前了解,免得到时像个懵懂无知的傻子,被人笑话。”

“原来我强大如斯的少主君也有底气不足的时候,”赤玄司幽差点笑出声来,又赶在怀里的人发作前安抚,“放心吧,能说的,必会让你们提前知晓,不让你们有半点出丑的机会,”

她扭头朝第九道内洞洞口扬声道:“是不是啊,五位俏夫郎?”

无忧最先露头跑过来,拉住她的手直摇晃:“赤玄司幽,那我以后可就一直叫你楚姐姐了,你可不能打我!”

话一落音,便引来身后另四位夫郎的几声低笑,楚语然则退离她的怀抱。

正因为他和赤玄司幽一样听出洞外藏有几只偷听老鼠,才有了那些对话,只希望他们能尽快而真心地接受赤玄司幽即楚晗的事实,这样,进入魔界后,也好有几个伴互相照应,不然孤零零在那人生地不熟的未知异界,还不知会遇什么难事而孤立无援。

“你个小野豹,楚姐姐何时舍得打过你?”赤玄司幽轻轻一点他的脑门儿,“若非我皮糙肉厚,上次非被你踢瘸咬残了不可。”

陆续进来的夫郎又是几声低笑,赤玄司幽像以前一样朝紫汐招招手:“过来,妻主给你们吃糖豆儿。”

说罢,手上便多了两枚粉色丹丸。

楚语然、千若、千羽和琉火一看,认识,正是四人已经吃过的驻颜丸。

“快吃,”琉火忙道,“这可是好东西!”

无忧一听,立即张开嘴,由赤玄司幽将丹丸喂进嘴里。

紫汐吞下丹丸后才好奇问道:“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已经吃过的四人皆笑而不语,赤玄司幽道:“这是我当初带着青秋和千若下山历练时、在留英城弄死风麻子得来的。”

听她很顺溜自然地说起往事,千若不由走上前:“那时,除了我和青秋,没有人知道少主其实是高级炼丹师,在风麻子府中得到回春莲后,少主就及时炼制成丹,我和青秋则近水楼台,最先服用。”

“错,”赤玄司幽伸出食指摇了摇,看着千若脸上那副不解神色,笑道,“最先服用的,是我,然后才轮到你们。”

千若闻言,不由低首掩唇,其他人也觉得好笑。

“走吧,咱们出去说话,”赤玄司幽道,“虽然楚晗即我、我即楚晗,但在这保存我凡世尸身的地方聊天,你们不觉得有点儿别扭么?”

楚语然也早觉有些不妥,于是,一妻六夫便离开幽冷深洞,在回殿的路上边走边聊,基本上都是回忆过去,直到看见幼子楚惊尘,赤玄司幽才停下脚步:“对尘儿要多加磨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