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赤玄司幽静默不语。

她曾当着神界众神的面允诺今生只娶离瞀一人,绝不纳侧,如今却因在人界留下夫郎、**和儿子而生出牵绊之心……

可若当真彻底舍弃,不管不顾……

情不情的暂且不说,心也是难安啊!

留下魔经、由他们自行选择是否修炼的事,离瞀并不知晓,但此时却用如此肯定的语气,足见他有多了解她。

“我知你心中不舍,但毫无修炼基础的人界凡身,就算现在开始,也需要十年,且十年后只能待在魔界界口继续修炼,无法深入,”离瞀的语气平静无波,“界口虽不止一个,但修炼小成的凡人,只能通过西真国境内的万骨山界口徒步进入。万骨山是什么环境,你比我更清楚,让他们在那种恶劣环境下生存修炼三百年,你就不怕……”

后面的不吉之言他没有说出来,却又不避另一事实,“何况,就算他们愿意为你忍受那种能把人或吓死或逼疯的生活,你又如何确定他们能活那么久?毕竟他们即使到了魔界界口,离不死不灭之身也还遥远得很。”

“茂茂……”赤玄司幽将他拥得更紧,“你……明明介意,为何还让玄月怀上我的孩子?你是神界之子,我乃魔界帝尊,人界帝王之位对我们来说,好像并不重要吧?如此费心,到底是为什么?”

离瞀闭上双眼:“人界的倒退,对神界、仙界和妖界,都不是什么好事。下一代的人界帝王,该劳心劳力,带人界逐渐恢复千年前的盛世繁荣,神皇不再是最高至尊,灵草灵果遍地,灵兽满天飞行。”

赤玄司幽讶然:“原来你如此处心积虑,竟是让她背负重大责任?”

离瞀轻嗯:“你在人界以银票交换十几座大山,不就是想挖矿炼金、再用那些钱大量铺种灵草灵果么?”

“茂茂,”赤玄司幽在他额间轻印一吻,叹道,“果然是你最懂我。”

离瞀睁开眼:“属于人界的孩子,都留在人界。宫里的,坐上帝位,用皇权发挥国之力量;宫外的,都修炼成神皇,协助帝王号令武林。只要姐妹兄弟同心协力,便能加快恢复的脚步。”

赤玄司幽点头不已:“想法甚好。”

离瞀凝视她的双眼:“你不认为我藏有私心?”

“傻瓜,我怎会那么想?”赤玄司幽抱住他,“万骨山可不是孩子能待的地方。”

“如此,是留在人界陪伴、帮助自己的孩子,还是前往万骨山接受锤炼,楚语然等人在十年后就会面临两难选择,如果他们舍不下自己的骨肉,”离瞀抬眼将她凝视,“你不觉得这是我阻止他们进入魔界、来到你身边的计谋?”

“相知相爱这么久,我怎会不信任自己的亲亲夫君?”微笑着回视他的赤玄司幽看向虚空轻叹一声,“其实,我也不想他们因进入魔界而受罪。人界虽不知万骨山藏着魔界界口,却也因其凶险而无人敢踏入一步,她们都视其为有死无生的人间禁地。”

“留他们在人界你不舍,将他们推入险境你不忍,”离瞀叹息,“说实话,身为你夫君的我,若说对此毫无感觉,连我自己都不信。”

“茂茂,”赤玄司幽低头将脸颊贴在他的额顶,“对不起……”

“不怪你,”离瞀无奈,“前两次都顺利无比,唯独这第三次,不但出现波折,还在人界娶夫生女。除了天意,没有别的解释。只是,神界、仙界若在人界经历情劫,通常都是归位便忘。即使不忘,也会留夫郎孩子在人界生活,由他们生老病死,进入轮回,忘却前尘。只有你……”

赤玄司幽面露惭愧。

“魔界试人心,本应最无情,谁能想到,最多情的,却偏偏是魔界帝尊?”离瞀目光复杂,“但你若真的无情,心无大义,我又怎会为你动心?”

赤玄司幽内疚不已:“茂茂,即使是命运的安排,赤玄司幽也对不起你。”

“若非在人界没有记忆,茂茂相信司幽定不会对他人生情。何况,”离瞀顿了顿,“他们几个都是主动接近你,才渐渐被你接受的。”

“唯一让我一见倾心的肖浅灵,其实还是你,”赤玄司幽微撤身子,双手捧起他的脸,“茂茂,这几乎与当年初识你时的一见钟情一模一样。也许我会一眼爱上肖浅灵,就是因为他是你~~即便身为楚晗时不知其中关窍,却也因灵魂的相遇而再次相吸。”

她俯面凑向他的唇:“离瞀才是司幽的唯一,也永远是司幽的最爱……”

“司幽……”她的唇越来越近,离瞀不由自主地随之垂下眼帘,低语轻喃,“离瞀从不认为司幽违背承诺、忘了誓言,从不觉得发生在人界的一切是背叛。”

赤玄司幽感觉自己对他的情快要从胸中溢出来:“茂茂,真正懂我、爱我者,唯你!”

言罢,便是两唇相触,然而,转眼间却又一触即分,竟是离瞀反过来捧住了她的脸:“你不想让他们觉得你无情,不想他们伤心,但身为魔界帝尊,元神不可频繁离体,否则一旦有个守护不力,就会很麻烦。你可以回人界看他们,但必须每三年一次,每次只能待半个月~~这是极限,不许讨价还价。”

“茂茂,”赤玄司幽感动不已,“你……”

“不必感激,”离瞀轻哼,“我也是有条件的。”

赤玄司幽看着他,并不说“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或者“多少条件我都答应”之类的蠢话。

“我……”离瞀放开手,别开脸,傲娇中带着羞恼,“我想要个孩子!”

赤玄司幽快笑出声来:“要孩子就要孩子,这么气呼呼做什么?”

她将他的脸扳正,笑意更浓:“还把脸扭过去不看我,我得罪你了么?”

离瞀心里憋气,却又不想转述赤玄驭野那故意膈应人的话,哼哼两声,竟直接伸手扒赤玄司幽的衣服。

赤玄司幽不但任由他,还非常配合,待穿好没多久的衣服刚脱完,便一个突然扣翻,迅速压上那满身清透华光的洁白璧玉:“想要孩子还不简单?要多少给多少!”

随着神帝之子再次陷入迷离的嗯嘤轻吟,魔界唯一山清水秀的地方,便充满帝尊与帝君的恩爱气息。

“司幽,”情事毕,离瞀以商量的语气道,“我想去趟离瞀山。”

疼爱又娇宠夫郎的赤玄司幽正揉按离瞀腰背的手一顿,很快又继续按摩起来:“那是你一出生、神帝便赐赠给你的神山,你想过去看看,自然没什么不可以,但要尽快回来,别等到我太想你而去找你才回家。”

“是么?”离瞀幽幽瞧着她,“那妻主大人,夫郎能在爹家待多久呢?”

“离瞀山的山主可不是回爹家,而是去独属于自己的地盘寻找满足感,”赤玄司幽伸指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现在整个魔界都是你的,巡视离瞀山就不要太久了,两天时间足够。”

“去时需要半日,回来需要半日,仅来回就得一天,路途如此遥远,你只给我两天时间,”离瞀甚是无语,“我能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

“那你想做什么?那儿除了一只护山神兽,也没什么需要消耗时间的东西,”赤玄司幽蛮横道,“你待太久,我想你怎么办?”

对于她的霸道和无赖,离瞀心里除了甜蜜,还是甜蜜,正要撒娇,忽觉雷塔那边的雷电鞭打声停止了,不由看向赤玄司幽:“天刑结束了?”

“走,去看看某人被打成什么惨样,”赤玄司幽扶他坐起身,“再镇压她个几万年,消停消停。”

二人整理好衣衫,朝雷塔飞身而去。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到了地方,只见雷塔上空已无动静,被魔链缚住手脚的赤玄驭野正耷拉着头,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赤玄司幽念了一段密咒,魔链应声而开。

眼看虚弱无比的赤玄驭野就要脸朝下栽倒在地,那方巨大的黑色伏魔印再次悬在空中,将受过天刑的人吸得离地而起并在另一段密咒下开印镇压。

离瞀目露惊奇:“直接镇压在大印里?”

“怎么样?神界没有此法吧?”赤玄司幽笑道,“魔界的多功能法宝不少呢,你这个帝君得赔上一辈子,才能摸清。”

“几个法宝也拿来炫耀,”离瞀心里甜蜜,口中轻哼,“不就是想让我陪你一辈子么……”

“对,就是要赖你一辈子,”赤玄司幽在他唇上轻啄一下,“半步也不许离开。”

“哼,囚犯也没这么不自由。跟了你,可真是亏大了。”离瞀生气般扭开脸,嘴角却悄悄勾起笑意。

赤玄司幽刚要接话,却听一声震耳吼声突然传来:“赤玄司幽,本王来你魔界做客了,还不接驾?”

妻夫二人一个对视:“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