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最后的公国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四章:重要人物
最后的公国征服女匪首第一百二十四章:重要人物随着摩尔的一声大叫,怔在原地正在喘气的所有人都向高地看去。立刻四周响起了一片来自斯尔泰歌德士兵的高呼:“对,是大人,是德泽尔大人!”

在士兵们的叫喊声中,透过火光、刀剑、人影的映衬,伊桑看到在那块小小的高地下,两个明显是圣叶环军的骑士已然觉醒了规则之力正身先士卒的指挥着骑兵疯狂的向据守高地的安德拉人冲击着!

他们根本不去管身后一直纠缠在队尾,随时可能会掩杀过来的安德拉骑兵,似乎他们的眼中好像只有那个小小的高地!

“父神在上,现在我们应该去援助大人!”摩尔拔出手斧高喊着拨动战马,可他的缰绳立刻被突然伸手的伊桑紧紧抓住。

“不,这与现如今的情势无济于事,摩尔,你带着一队人去挡住那些安德拉人!”伊桑用不容质疑的语气向摩尔大声命令道:“他们如果冲过去大人们就完了!”

他不等摩尔发出疑问,飞快抽出佩剑,随着他的剑锋一指,一声包含着紧张,兴奋和期待的吼叫在高坡顶上响起:“其他的骑兵跟我冲锋!”

“冲...锋!”

随着伊桑的呐喊,他身后的骑兵立刻爆出一阵失去理智般的高呼,骄傲和热血在这一刻掩盖了怯懦,随着伊桑剑锋在空中带起的亮影,人数不多却如泄洪般锐不可当的斯尔泰歌德骑兵如一股可怕的旋风,掠下高坡,接着下冲狂猛的力量,狠狠的砸进了正和圣叶环军苦苦鏖战的安德拉人的队伍中!

如同两个浪花般撞在一起的骑兵队伍里立刻飞溅出一片血腥的碎片!那些被迎头砍下半边头颅和根本来不及转身,就被从背后刺穿的安德拉武士立刻出痛苦恐惧的尖嚎!锋利的骑枪刺进拥挤的人群,被骨头和盔甲的夹缝卡住的刀剑在人体里不住搅动,出令人胆寒的“咯吱”声!

从背后遭受的袭击立刻动摇了正疯般狂冲的安德拉骑士,他们在呐喊和呼啸中不住盘旋战马,前后抵抗。甚至有人以非凡的娴熟马技扔掉缰绳,完全靠双腿力量操控着战马,挥舞着两柄弯刀在两边敌人的夹击下奋力冲杀。

伊桑的眼前不住晃动着明晃晃的利刃,在用足全力狠狠砍倒一个几乎和他差不多大的安德拉男孩之后,对面一道猛烈的刀光已经闪进他的眼帘!

根本无法躲避的伊桑眼睁睁的看着弯刀迎面砍来,可是随着一道从侧旁彪起的旋风晃过,钢铁碰撞的剧烈嘶鸣几乎就在伊桑的耳边响起!危险时刻,摩尔以一种令伊桑诧异的勇猛果决掩杀了过来!

迎面碰撞的两匹战马在盘旋中不住颤抖,马上的父神人则一边嘴里出毫无意义的吼叫一边向对方挥舞起手斧和弯刀。一瞬间,兵器迸溅的碎片到处横飞,战马被碎片割伤的痛苦嘶鸣震人心肺。

“去帮大人!快去帮大人!我们来牵制住他们..”

摩尔的喊叫透过厮杀卷起的烟尘传了过来,可立刻他就被对方逼得不出声音。

冲过去,必须冲过去!伊桑明白这时候唯一能做的只有这个!虽然不知道那个高地上被那些安德拉人拼命保护,以及被圣叶环军拼命扑杀的究竟是什么人,可是他知道只要能杀掉或俘获那个人,战斗就会结束!否则双方只能这样疯狂缠斗下去,直到有一方的血彻底流干!

“父神保佑,冲啊!”模仿着梅列格那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怒吼,不再保留的莫里使用道具获取规则之力使用权的男孩手里的佩剑在火光中划起一道弧光。他的剑刃在夜风里带起一片尖啸,伴着再次砍飞一只手掌溅起的血腥,随即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队伍已经穿过胶着在一起的战线。

显然这条胶着的战线比预想中要脆弱,如今在他的面前,只有小高地上绞杀在一起的圣叶环军和那些拼死抵抗的安德拉近卫了,显然这一小股的骑兵的出现让双方不约而同的出现了诧异.

“为了父神在地上的光明,杀掉卡尔菲!”一声暴喊从高地上响起,一个如同随时都可能把盔甲挣破的粗壮身影在黑暗中出狂怒的吼叫,非同一般的觉醒者的力量让他在叠战的人群中显得极为显眼,随着一柄巨大手斧的挥舞,伊桑看到一个安德拉人的头颅在那个壮汉的劈斩下应声横飞。

斯尔泰歌德----德泽尔!伊桑几乎不用细想就立刻猜出了那个人的身份。那种狂热,残忍甚至是毫无理智的莽撞在他的印象里实在是太深了,看着他砍下敌人头颅后的兴奋,在一瞬间伊桑甚至觉得前世的典籍、杜撰以及电影中对这个德泽尔的形容,根本不足以说明这个人的疯狂!

不可否认,他多少被历史的情绪影响到了,对这个“毁约者”的厌恶让伊桑有种想掉头就走的冲动,可事实他根本没有选择,随着四周斯尔泰歌德领地的战士们对自己主人的呼喊,伊桑被疯狂的骑兵们簇拥着向高地直扑而去。

这一队的骑兵的冲锋引起了一阵骚乱,接着连锁反应般的立刻在安德拉人当中掀起更大的骚乱,伴着一个领队发出的大声命令,守卫在最前排的安德拉人丝毫不顾死活的挥动着长矛对这骑兵反扑迎上!

“父神在上,我觉得他们要逃跑!”德泽尔身边一个骑士突然腰身向侧旁一扭,在躲过一个敌人的长矛后,他的战马前冲,手里的长剑借势横贯,火光中如匹练般光华刹时抹过那个安德拉人脖子,战马载着失去头颅的尸体继续前冲,立刻消失在混战之中。

斩杀敌人之后的骑士根本没有停留,矫健的身影伴随他手里闪动的长剑带起一片片惨叫,而他的目标显然是几个正在慌忙向高地后面浓密的荒野草地里逃跑的敌人!

高地上已经一片混战,甚至连原来在高地下相互厮杀的双方也已经因为圣叶环军突然出现的援军变得混乱一片。没有勇敢的挑战者,也没有倔强的应战者,有的只是相互搅在一起、推推囔囔的胆怯者!

伊桑只在刚刚冲锋的时候冲在最前,可很快他就被疯狂的骑兵们挤到战场边缘,事实上那些斯尔泰歌德的骑兵比他更会操控战马,甚至他们的技术丝毫不下于那些常年在沙漠上奔袭的安德拉人。只一会儿的功夫,伊桑就已经被那些斯尔泰歌德骑兵超过,甚至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因为嫌他在冲锋的时候碍事,还在他的马臀上狠狠给了一枪尾。

可是,因为被挤出最混乱的地方,在混战的缝隙中,伊桑立刻看到了那个追逐着那些安德拉人而去的骑士。

那是个身锁子甲,外面套着一件绣有红圣叶环印记被血迹染的有些斑斓的白色罩袍的骑士!在夜风的吹拂和火光的照射下,那个骑士的金色长摆不住飘摆,令伊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神奇剑技被他挥的淋漓尽致。只在瞬间,他已连续砍倒好几个安德拉人,随着奔腾的马影消失在浓密的草丛间,那个骑士飞快的追着那几个逃跑的敌人而去。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摩尔出的“大人大人!”的喊叫,不但让那个骑士频频回首张望,更让伊桑意识到那个一闪而逝的骑士是谁,显然他就是那个倒霉的侍从的主人-----利哥斯坦!

这个时候,不论是高地上还是河床里的安德拉人已经开始崩溃,原本相互纠缠的厮杀已经因为圣叶环军援军的到来变成了对安德拉人的屠杀。所有人都清楚这个时候援军到来的意义,一旦战心动摇就再也无法挽救的败阵像瘟疫般袭过已节节败退的安德拉勇士们,只一会儿,随着几个先胆怯的人的逃跑,无法避免的溃逃终于开始了。

已然累积了不少骑战经验的伊桑怒夹马腹,放开缰绳,在已经开始自顾不暇的安德拉人中不断冲击,他挥舞着武器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混杂中他冲出了一边倒的溃阵外,催动战马向那片草丛里奔去。

进入浓密的草丛之后,身后的厮杀声如同被隔离在很远的地方突然变的小了。除了阵阵时有时无的战马嘶鸣和被杀临死前的惨叫,就只有战马蹭过草叶出的“沙沙”声,伊桑握着佩剑尽量让自己呼吸放缓,头脑清醒,他知道,也许可以试着去捡一把漏...

一块小空地上,几具尸体把四周的茅草压倒了一大片,随着一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惨叫,远处草丛的草尖立刻一阵晃动。

伊桑闻声向更深处奔去,夹着草叶和血腥的怪味冲鼻而来。他看到了两个正在抽搐的模糊人影,两柄互刺进对方身体的兵器支撑着身体,让他们无法倒下。

看到有人出现,其中一个人影慢慢转过了头,他的嘴里含糊的出一声呻吟:“我坚信父神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快...去帮大人,他抓到了,抓到了那个....”

那个人的声音随着他头的歪倒逐渐低沉下去,“噗通”一声,两具紧贴的尸体应声倒下。

“癫狂者的执着”伊桑顺嘴说出一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嘀咕出来的词汇。就在这时,他恍惚的看到了不远处草丛中两个身影。

伊桑轻轻跳下马背,手里的佩剑剑柄因为汗水的浸淫显得有些湿滑。在用力紧了紧手腕之后,他举起佩剑拨除眼前的荒草,缓慢的向那两个人靠去。

一个全身被黑色外袍包裹的女人站在草丛里,她的眼睛在月色下流露着出奇的镇定,毫不畏惧的迎着对面的圣叶环骑士。

“我得说这一切都是父神的安排,向勇敢的萨尔蒙娜公父神致敬。”一个敬佩的声音从骑士的嘴里出,这个称呼让伊桑的脚下不由一沉,立刻出一声响声。

就在这时,一声“轰”的大响从深草中暴起!一个安德拉人勇士像一头豹子般猛扑向那个骑士。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小心!”伊桑的佩剑不加考虑的向那个突袭的安德拉人身侧刺去。显然那个勇士也并非易于之辈,规则之力赋予了他强悍且灵敏的身形,但他还是忽视了这个年龄不大的孩纸的威胁,在他做出抉择的那一瞬间,死亡就如影随形了。

安德拉人勇士立刻被这突然出现敌人淋漓的袭击逼得拼命向身旁挥舞弯刀,可是他的手臂伴随着一声割裂外袍的撕扯响声突然飞出,接着对面善于把握机会的骑士的利剑狠狠的戳穿了他的胸膛!

“陌生人,站住!”安德拉偷袭的身体刚刚倒下,那个骑士已经嘴里出一声呐喊,他原本侧对伊桑的身体猛然飞转,随着月光中如幻影般闪过的雪亮匹练,锋利的骑士剑霎时横扫过来。

“我靠”无法躲避的伊桑挥舞起佩剑直接迎上,两柄利剑在空中立时出刺耳的尖啸碰撞声,就像是鞭炮一般急促且密集。

“叮叮叮”激烈的震动和急速的碰撞让伊桑觉得自己的手腕透出了一阵阵麻意,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完全是个高雅的贵族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而且速度也毫不逊色

伊桑根本没有出声的机会,他必须集中精力、全力以赴的双手握剑不住抵挡着对方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手腕上的疼痛让他只能不住的使用巧劲避免和对方的巨剑直接碰撞。可即使如此,伊桑依然被一连串快如闪电的劈杀打得不住倒退!

“父神在上,请停下,大人”抓住一个机会的伊桑向利哥斯坦出一声急促的大喊,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挡这个高强的骑士多久的攻击,显然这一阵的打斗让他认识到了自己与这个家伙之间的差距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虽然听到这声呼喊稍微停顿了一下,可利哥斯坦立刻以更加猛烈的攻势向他袭击来。翻转挥舞的长剑在伊桑面前带起一大片闪亮的光华,随着他兴奋的粗喘,伊桑被他打得几乎无法站立。

“啊哈,这般年轻的觉醒者可真不多,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倔小子!”利哥斯坦在把伊桑的佩剑砸得高高仰起空门大露之后突然停下了手,他上下看看伊桑的打扮,然后又回头看看始终看着这场打斗一动不动的那位公主,随即把长剑一甩,锋利的剑锋突然搭到了那位公父神的肩膀上:“说真的,刚才的较量可真是很痛快的事,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侍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