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在过往的岁月里,庞德云无数次地想念过萧天南。

倒不是他的取向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萧天南是他人生当中唯一的一个贵人。

第一次他见到萧天南,萧天南帮他断指重生。

第二次他见到萧天南,萧天南就了他一命。

第三次他见到萧天南,落魄的他终于能够去酒店好好地洗个澡,吃顿饱饭。

今天是第四次见面,又是在他庞德云即将面临意识死刑,被别人买走当作私人物品的时候。

在庞德云的记忆当中,萧天南是一个高深莫测,无所不能的“大师”。

可就是这样一位“大师”,每次和他见面时,都从来没露出半分看不起他的神色。

所以在庞德云心里,萧天南也是他唯一一个值得以性命相托付的朋友。

萧天南倒是不知道他在庞德云的心目中有这么高的地位,萧天南低声传音给庞德云道:“一会儿我传给你一套可以改变自身容貌和体型的功法,你学会以后,我会劫持这里的监控系统,把你释放出来。

你出狱以后想办法躲起来,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寻找机会和我一起离开。”

“大师你放心,我拥有真灵之眼。

只要身上的禁制锁被打开,我能用真灵之眼隐匿自己的气机,没有任何人能够发现我。”

庞德云这么一说,萧天南立刻恍然,他笑着问道:“这就是你成为‘杀手之王’的原因是吧?”

庞德云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嗯”了一声道:“我修炼的是《吞天玄功》,需要吃大量的天材地宝才能提升自己的修为。

我在灵界因为偷吃了几个宗门的灵田仙植,所以被他们追杀。

我没办法只能跑回人界来,但是人界的天材地宝价格奇高,我没办法只能去做杀手赚钱。”

萧天南笑着摇了摇头道:“好了,现在不是聊这些的时候。你记住一会儿脱困以后,再放几个犯人出来,把局势搅乱。

否则兰德里公司发现逃跑的犯人都是我拍下来的,肯定会找我麻烦的。”

“大师,除了我你还要救其他人吗?”庞德云好奇地问。

萧天南笑了笑道:“你以为我真的能掐会算啊?我来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你也被抓了,是在拍卖会场看到你出现才出手把你拍下来的。”

“这就我和大师你的缘分呐,每当我有难的时候,大师你都一定会及时出现来救我。

缘,真的妙不可言。”

萧天南懒得再和庞德云闲扯,他直接把用念力将《易容术》全篇传给庞德云,然后转身看向小陈道:“这个犯人没什么问题,带我去看看下一个吧。”

小陈恭敬地点点头,引领萧天南往下一间会见室走去。

会见室内,孙义海的手脚同样被闪烁着雷光的铁链锁着。

他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完全没有要理会萧天南他们的意思。

萧天南看了一眼楚柔,脑袋轻微点了点。

楚柔也冲萧天南点了点头,这代表着兰德里号的监控系统已经被楚柔的师父成功劫持了。

萧天南没有丝毫犹豫,神宫之中的缚魂锁瞬间变成一柄短剑,萧天南念力和不灭剑意全都融入缚魂锁变幻而成的短剑之中,然后短剑直接从萧天南神宫之中飞出,瞬间穿透小陈的神宫。

小陈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眼前一黑便直接死尸倒地。

突然发生的动静很明显被孙义海感知到了,孙义海睁开眼睛看向萧天南。

萧天南直接看着孙义海道:“骑马归乡里,孙儿盼将归;义不惜骸骨,海棠如旧时。”

孙义海一听萧天南这话,原本一副高深莫测,世外高人模样的他立即睁开眼睛大骂了一声:“卧槽!你是谁?”

萧天南刚刚念的这首诗,表面上虽然是在说一个告老归乡的将军不甘于过平淡的日子,但实际上四句诗开头的第一个字连在一起便是“骑孙义海”。

这是当初萧天南在孙义海十八岁生日时,亲笔写来戏弄孙义海的。

孙义海一开始没看出来这是藏头诗,所以还挂在自己的书房,一遇到朋友去家里玩儿就拿出来显摆。

后来有人看出诗里面暗藏的玄机后,孙义海差点儿没气吐血。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了几百年,但是现在听萧天南念出这首诗,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足见这首诗给他留下的记忆友多么深刻。

萧天南看着孙义海道:“我叫萧天南,除了叫这个名字的人会跑到这个地方救你以外,你认为还有谁会跑来救你?”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孙义海一连四个“卧槽”,整个人激动地浑身直抖。

萧天南走到孙义海跟前,他右手按着孙义海的额头道:“我教你一门功法,你学会以后我再帮你破开你身上这禁制锁。”

萧天南直接用念力把《易容术》灌入孙义海的神宫之中,孙义海很快吸收了《易容术》的内容,他指着倒在地上的小陈问:“是不是让我变成他的样子?”

萧天南点了点头,他取出赤溟剑准备直接将孙义海身上这闪烁着雷光的禁制锁打开。

孙义海连忙摇头道:“不要强行破除,会引发警报的。那人身上应该有钥匙,拿钥匙开锁。”

萧天南在小陈身上摸了摸,果然他身上有一块同样闪烁着雷光的玉简。

孙义海让萧天南把玉简放在禁制锁的一个凹槽之中,禁制锁立刻打开。

萧天南把玉简交给楚柔道:“柔柔,帮我去救救刚刚那位朋友。”

楚柔拿着玉简点了下头,转身便跑出会见室。

不一会儿楚柔带着庞德云过来,孙义海这个时候已经伪装成了小陈的样子。

萧天南把小陈的尸体收入储物手镯之中,楚柔把她那菱形吊坠交给孙义海道:“你出去以后找个地方躲起来,直接打开这里面的绝缘结界,没有任何人能感应到你的气机。”

孙义海看了楚柔一眼后笑道:“多谢嫂子。”

楚柔不明白孙义海这句“嫂子”是什么意思,她看了一眼萧天南,萧天南笑着对楚柔说道:“离开这里以外我再跟你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柔点点头,孙义海先行离开,庞德云则拿着玉简去释放监狱里的那些犯人了。

萧天南带着楚柔在会见室里躲着,二人得等到兰德里公司的人开始动起来了,他们才假装被打伤。

庞德云的行动效率很快,兰德里号突然爆发出刺耳的警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