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悬疑 > 风生水起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宗师之死(第四卷终)
什么是门槛?过得去就是门,过不去就是槛。

浩浩荡荡的红色风暴终于从大城市波及到了乡镇,一波又一波的知识青年来到了东北,参与到了革命与反革命的斗争中。而原本平平静静的秀水村,终究不能幸免。

这天,刘老实家的门响了,刘大少打开门,发现正是前些日子来村子里的造反队长杨保三,而除了他之外其身后还带着一大队大约十多个手缠红臂章的“红卫兵”,只见那些红卫兵个个看着张恩溥都好像是看到杀父仇人一般,其中杨保三上下打量了张恩溥师徒之后逐大喊一声:“把这个院子给咱围起来!你们进屋子给我搜!”

“等等!你们这是做什么……”刘老实见这些“红卫兵”二话不说就要进自个的屋子,想上去拦,可哪想同一时间好几个长大比较壮实“红卫兵”围了上来把众人团团围住。说句老实话,这十几号人别看他们那都是牛高马大的,张恩溥师徒还不将其放在眼里,不过当时那世道这殴打“红卫兵”意味着什么他们还是明白的,所以都是只能忍气吞声,

“杨保三!你这是干什么,带这么多人跑到咱家里来,难不成想打劫!别忘了你家婶婶遭了鬼上身,还是张天师给你救好的!”看见杨保三带着那么多“红卫兵”来到自个家中,即使刘老实再傻都能猜得出他的目的,可不想杨保三冷笑一声,说:“治好我?!要不是咱家婶婶和咱说了你们是干什么的咱可能还以为你们不过是普通的村民而已,没想到你们家竟然藏着反动派!”

“反动派?!这话从何说起!”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张恩溥突然发话说道:“我张某人不过只是修道之人罢了,这改朝换代的事情却从来参与过……”张恩溥正说着话,不想那个叫小天的“红卫兵”那是拿着一黄色的布袋从屋里走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将其扔大到了地上,布包上本来打的都是活结儿,被这么一扔顿时散开,原来里边装的都是黄符桃木剑一类张恩溥师徒平时用来学法的玩意,“这是什么!这就是证据!”

杨保三指了指地上的玩意儿,叫道:“我说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老是摆着大大的良民不做整天鼓弄这些玩意啊?!这些那可是封建时期遗留下来的大毒瘤,你们弄这些玩意那都是想造反!就是反动派!”

杨保三一声令下,“红卫兵”都围了上来,用麻绳把张恩溥等人通通捆起来,再戴上之前刘大少等人在镇子里看到的那些写有反革命的纸高帽就将其压到临时监狱去了。本来张恩溥这个做师傅的那还抱着希望,心想自个师徒平时都没有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这反动派什么的帽子根本就不可能套到自个的头上,等他们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就把放自个出去,可不想这些“红卫兵”那是根本就没有打算要调查这事情,直接第二天就把他们师徒带到了镇上的集市口,先是由杨保三念了一阵感慨激昂的革命说词,之后那是每个人脖子上都套上了尿壶,任由四周围观的命众上来对着他三人吐痰!这些不过只是明着来的小儿科,等一天下来到了晚上之后张恩溥更是被拖到一个阴暗的小房间里用那些辣椒水灌鼻子之类阴毒的法子整,这一天一小斗,三天一大斗那也是家常便饭,每次等这些“红卫兵”整得自个累了才将张恩溥师徒三人扔到一个破煤窑里关起来。

长此以往,就是正值壮年的小伙子都觉得吃不消,更何况张恩溥这个上了年纪的人?半个月下来的批斗顿时让他老的虚脱无力,平时就是说起话来都是小声得如同蚂蚁一般,要是不把自个的耳朵贴过去根本就不知道张恩溥说的是什么!看到自个的师傅被折磨成这副模样,刘大少虽说担心可又是无可奈何,那些看管自个三人的“红卫兵”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的死活,只要负责一日一顿饭和水不至于让他们饿死其他的什么事根本就不管!

一天清早,按照以往的惯例,刘大少那是早早的就醒了过来,只等外边的那些“红卫兵”将自个提出去到集市口批斗,可不想今个却大反异常的没见有人来,等到了差多中午吃饭时间的时候却见到杨保三带着三个“红卫兵”进到煤窑里,指着张恩溥叫道:“张恩溥!你出来!”

“你们这是要干嘛!有什么事咱跟你去,咱师傅如今身体不好,你们不要为难他!”刘大少眼见这杨保三那是直奔自个师傅而来的立马站出来挡在张恩溥跟前,而杨保三却冷笑一声,淡声说道:“你这师傅以前和国民党有交情,这就是通敌叛国!”

“胡说!咱们师傅怎么可能!”听了这话,刘大少打心眼不相信,本来那就要冲上去揪住杨保三理论,不想却被张恩溥拦了下来。这几天张恩溥那身体虚弱得就似个得了重病就要死的人一样,可不想这一次却好似整个人变了另一副模样一般,只见他铿锵有力地说道:“要张某人和你去没问题,不过我得先和我徒弟交代点事情!”本来见张恩溥这病恹恹的一个人忽然精神一震,着实把杨保三下了一大跳:“那…….那好,不过我只给你们五分钟时间……”

得到这五分钟张恩溥那是已经很知足了,眼见杨保三带着手下退出门外,刘大少忽然跪了下来,叫道:“师傅!你千万不要和他们去啊!要去的话就要咱们去!”看着刘大少的模样,张恩溥只觉得一阵欣慰,说道:“你们都不要再争了,这事情你们谁都扛不下来,况且为师已经料到自个时日不多,如今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别看张恩溥如今这般那么精神,可刘大少其实心底也是知道这不过是张恩溥的回光返照,只是如今听他自个道出来还是有点难以接受,顿时失声痛哭起来,“我张恩溥今生最得意就是收了你这个弟子,此番我身遇厄运,定难幸免,如今正一天师道掌门的位置就由你来当!”说完,张恩溥从煤窑一个土洞里挖出一块已经给煤粉弄得乌起码黑一个令牌,说是掌门的信物,“徒儿,切记,要将我道教发扬光大,那样,为师在九泉之下也当瞑目了!”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这些日子,刘大少和张恩溥的感情本就十分的要好,如今张恩溥的话听起来到像是在交代什么后事,在这小煤窑里师徒两人顿时情难自控,抱成了一团……

事情果然不出所料,这一次出去,张恩溥就再没能回来。听街坊里的乡亲说,张恩溥被拉到另一个镇子里和其他大仙们一起挨批斗了,回来的时候,张恩溥不愿再受辱,一个人挣脱束缚,一头撞死在了墙壁上,满地血红。

张恩溥生前给几个村子做了多少事,大家嘴里不说,但心里却都有那么一杆秤,他这一死,乡亲们可都坐不住了,杨保三碍于群情激奋,菜破例让人收敛了张恩溥的尸首,给刘大少拉回去安葬了,就葬在秀水村的五显灵官庙旁,没有立碑,只有一颗柳树为记。

坟头前,刘大少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大少,还没想得开?”田村长走上前去,点燃了三炷香,恭敬的插在了香炉里。

刘大少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你们这两师徒却又是何必呢,哎!”田村长叹了口气。

“你不懂!”刘大少淡淡的说道。

“哦?”

“有些事儿,还是要有人去做的!”

埋葬了张恩溥之后.刘大少的生活又回到了以前的两点一线.每天在写保证书和接受批斗之间奔波.

虽说自己完全可以给张恩溥报仇雪恨,暗地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杨宝三他丫的,但是虽然刘大少平时大大咧咧,百无禁忌.可是却严格遵守道术的禁忌.张恩溥当时传刘大少正一道术的时候曾经严格要求.道术有五-不救.六不违:

一.不求者不救.二.不敬者不救.三.重财轻命者不救.四.匪盗大恶、触犯刑律之人不救.五.自作孽者不救.

六不为.一.为己谋财之事不违.二.为己谋权之事不违.三.为己谋色之事不违.四.泄天机之事不违.五.害人之事不违.六.不仁不义之事不违.

当时听到这些的时候.刘大少就知道.自个这辈子苦定了.空有一身道术在身.可又不能骗钱.又不能骗权.连骗个老婆回家都不可以。